皮肤
字号

武则天私密生活全记录

点击:
揭密中国帝王的私生活:《武则天私密生活全记录》阅读指南

一、关于历史……

"世上有两部历史,一部是满纸假话的历史,是给皇太子看的;一部是大胆揭露秘密的历史,它才能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法国人巴尔扎克尖锐而深刻地一语道出了历史的真相,为后人读史划下了一道清晰的"分界线"……

中国的许多历史,是在皇帝的"刀"下写就的……哪位帝王不是唆使一帮缺失"脊梁"的御用文人,将自己的脸上涂写上"替天行道、圣德明君"的金字……好像帝王们个个都是谪仙饮露的"天子",皇位天绶,从生下来就担承着拯救黎民于水火的"天职"。

其实帝王也是人,让帝王走下"神坛"的最好方法,就是纵览天下几千年,没听说过哪位"万岁"的寿限有超过"二百岁"的,尽管他们个个都想活上一万年。因此帝王也是人,他们也有品德高下之分、性格分裂之疵,他们的一个错误抉择所造成的损失不是寻常百姓可比的……但在过往的史书中,对这些记叙往往是缺失的、是经过粉饰的……这不是真实与公允的历史。

在秦始皇创制"千古第一帝"的背后,有他寻仙求丹的愚昧所映衬;在李世民开创"贞观盛世"的背后,有他杀兄弑弟、强娶弟妻的阴鸷而无法消弭;在成吉思汗横扫欧亚大陆的背后,有他杀人无数、御女万千的霸道所烘托;在武则天成就"第一女皇"的背后,有她私蓄面首的淫乱而垢名。

这才是真实的历史,这才是多姿多彩、曲折跌宕的历史。这样的历史才会被我们所借鉴,所警醒,或接纳与认可。

二、关于帝王……

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被推翻,封建帝制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在"中国历史纪年表"上,就有223位大大小小的皇帝名字列在其中,这还不包括成千上百位"野皇帝"、"儿皇帝"……在中国历史的"功名碑"上,在他们的名字后面,还跟刻着或伟大进取,或悲壮陨落,或千古流芳,或遗臭万年的"注解"。

在这些帝王中间,有扬名世界、威震天下的一代霸主,像秦始皇、成吉思汗……他们有的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有的是为中华打下了广袤的疆域版图……他们创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霸业雄图。但是,从另一个视角上看,他们的这些功名也是建立在"杀人盈野、流血漂杵"之上,尽管他们书写的历史为后人所敬仰,也更为后人所触目惊心……像刘邦、朱元璋本是"无赖"出身,他们依靠历史的机遇及他们个人的努力,让他们打拼出了一个崭新的王朝,但其"痞性"与"残忍"仍在记载他们丰功伟业的史册上,涂上了一层充满"血腥"气味的底色。他们的人生经历是中国历史上另一道奇丽的"风景"。

三、关于私密……

"德兼三皇,功高五帝,兼采帝号,称为皇帝。"

在封建帝制时期,皇帝是天下至尊,其言是金科玉律,其行是垂范天下。皇帝一声动喝,天下皆撼,皇帝的品德、性格、个人喜恶、才情高下,无不对国家政局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历朝历代的帝王都是生活在万千臣子的眼皮子底下,事情大到登极称帝、经天纬地,小到临幸嫔妃、喝茶观戏,宫廷无不一一记录在案。但是,为了维护帝王的至高尊严及封建统治,历朝历代纂修国史的笔者们无不大行歌功颂德、涂脂抹粉之能事,对帝王之罪责或忽略不记,或刻意粉饰……尤其是针对帝王的情感生活及后宫秘事,不是寥寥几笔,轻描淡写,就是"顾左右而言他"。

倒是历代的一些文人骚客在野史趣录中,不乏记录一些帝王们的"私密"……但其翔实与否又很难考据。这样一来,便为我们为中国知名君王"量身打造"这套《中国帝王的私密生涯》提供了最大创作空间。也让我们明朗了全面、准确、公允地再现中国历代君王千秋功罪的创作目的。在创作视角上我们力图开辟"大历史"的思维方法,并通过"眉批"的形式,让读者诸君可以在世界历史的大背景下,重新认识这一个个中国历史的"知名者"……从中国历史的"后门",走近他们……

私密本是历史存在,只是不曾大白天下。追寻真相,窥破原由,对我们完整地了解历史,以古鉴今、对我们辩证地洞析帝王的千秋功过,去粕纳精,意义非凡。

历史的玄机也许就藏在这一个个"私密"之中……

四、关于本书中的"武则天"……

作为中国历史上惟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一向饱受争议。有人说她篡唐代周,信用酷吏,淫乱后宫,罪不可赦;有人说她统御有术,政治开明,国势强大,四边安靖,功在千秋。

对权力的执着欲望贯穿了武则天的一生。她先是肆意诛杀李唐宗亲,接着又用严行峻法,排除异己,到后来几废几立儿皇帝,其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她唯我独尊的权力需要。这在夫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其"牝鸡司晨"早已触犯了几千年的戒条,而其一系列的"维权"酷行更成了后人垢病与抨击的焦点。

对情感的饥渴欲望则是贯穿武则天复杂人生的彩色链条。她先是太宗的才人,后又与太子暗生情愫,踏着感业寺青灯古卷的跳板,一跃成为新皇帝的宠妃、皇后。能得到父子两代帝王的临幸与怜爱,折射出了她的心智机巧以及妩媚可人。丈夫的去世并不能关闭她情感的闸门,她的天生霸气与欲望横流让她的后半生春色满园。无论是风采卓然的御医,还是天生膂力的薜和尚,再有那貌赛潘安的张氏兄弟,都成了她心灵慰藉的甘饴。正是这种对情感生活的无休止索取,为她的有为政绩抹上了一缕不伦不雅的乌云。

与历史上其他帝王不同的是,武则天不仅是仅有的一位女性皇帝,也是私密隐情被"曝光"最详细、最大胆的。这对公允评判她的一生功罪恐有偏颇,但对我们赏析那段多彩的历史,倒是一大幸事……

第一章

盼儿子盼红了眼的武家又生了一个女孩儿,顿时,阖府上下阴云笼罩,哀怨连连……哪承想,这个女孩儿天生贵相,心高志远,想方设法一步迈进了皇宫,迈上了大唐天子李世民的龙床……媚娘搂住他撒娇道:陛下,给臣妾一个名分吧……

世间活计三样苦:打铁、撑船、磨豆腐。当年挑着豆腐担子走街串巷,早起晚归,做辛苦小买卖的武士彟,压根儿也没料到,出身于社会最底层的自己,如今会官至大唐帝国工部尚书。天命之年又娶上前隋宰相、皇族宗室杨达的女儿。对于武士彟这样的寒门新贵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愁事了,可整日享受平步青云的喜悦。但在血统论大行其道的隋唐时代,武尚书当前最迫切需要的,是让杨氏贵夫人给老武家生一个血统高贵的儿子。

年届四十的杨氏已生有一个女儿,此时又到了怀胎期满、珠玉临盆的时候。武府老老少少都知道,最焦急不安的是老爷,这会儿他正背着手,在外厅里来回踱步,不时地叫人探问内堂产床上的情况。虽不是头生,武夫人仍然高一声低一声地呻吟着……

此时虽接近立春,京城长安仍看不到春天的影,大小树木都阴郁着脸站立着。墙角处,花池边,堆着积雪。天空昏黄没有生机,偶而只见一二只灰色的鸟雀弹跳到坚硬的空地上,叽叽喳喳寻觅一番,倏地又飞升而去……

已到掌灯时分,天仍黑得早,不知从几时开始,室外已飘起了缕缕雪花,灯光从门窗内照出来,显得更加昏黄和温暖。室内炉火熊熊,下人们轻手轻脚,忙这忙那。院子走道上的雪不时有人去打扫一遍。万事皆备,只等夫人临盆的那一刻。生子生女,深深牵动着尚书老爷的心,也牵动着武府上上下下人的心。

管家武金走过来,低眉顺眼:"老爷,又变天了,您先用些饭吧,天这么冷,喝点汤好暖和暖和身子。"

武士彟摆摆手:"我暂且还不太饿,等等再说,武金,外面雪下得怎么样?勤打扫着些,免得雪后路滑。"

"是,老爷,我已吩咐下去了。"武金边答着话,边把太师椅挪到火炉边。"老爷,您坐着说话。年后这场雪下得有点稀奇,下午还是晴天,热得都有人穿着单褂。临黑天又落起雪来。雪片又大又轻,一会儿就盖着了脚印。老爷,常言道瑞雪兆丰年。咱武家今儿又添丁增口,我觉着是好气象啊!"

武士彟两眼出神地坐在那里,不置可否地嗯了两声,他的心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对武金的话,仿佛听到又没有听到。

武士彟想的很多,心平静不下来,他踱到八仙桌旁拿起《论语》,轻轻地吟诵了起来……

多年的人生历炼,从卖豆腐到木材商,以及后来的领兵打仗,出将入相,武士彟每临大事必静气,而读上几段《论语》,已成为他平静心情的最有效的方法。

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是武士彟的老家。想当年,武家祖祖辈辈好几代,都靠租种人家的田地过活,十分的贫寒。及到了老大武士彟、老二武士逸、老三武士彟这一代人,家境才逐步改观。三兄弟头脑活络,不甘心于现状,种地的种地,做小买卖的做小买卖,一天也闲不住。武士彟专管走村串巷,赶集上店卖豆腐。武家的豆腐做得又白又嫩,深受乡邻的喜爱,销路很畅。再加上老三嘴甜腿勤,精于算计,没过数年,就攒下了不少本钱,后来又和朋友许文宝一块贩点树条木材,南北大集、互通有无。钱多了,买卖也大了,走得更远了。

隋朝末年,隋炀帝杨广昏庸无道,面对国内的种种社会矛盾而不顾。这个著名的败家子整日花天酒地,时常突发奇想,到处大兴土木。木材,这个建筑的主要原材料,需求量大增,武士彟他们瞅准时机,行贿送礼,狠狠地赚了一笔,成了暴发户。于是在乡间建房买地,过起地主财主的日子。但事实上,在隋炀帝的残暴统治下,到处怨声载道,民不聊生,盗贼蜂起,天下不太平,有钱也未必守得住。

武士彟用手里的钱,不断地交结仕宦,曾在太原鹰扬府谋得队正的小官,等同如今一名管理百十个兵卒的小连长。虽职微言轻,但好歹也是皇家军官,武家完成了从农民到商人,又成为官人的彻底转运。

但奠定武氏家族名满天下的好运还在后头。隋大业十一年(公元615年),时任并州河东巡抚大使的唐国公李渊,军务政务繁忙,常奔走于并州、河东两地,连通两地的官道正从文水的武家庄过。善于捕捉人生际遇的武士彟,果断地辞去队正的官职,处心积虑,在家门口的道旁开设茶肆饭店,常有意无意地躬立道旁,拦住李渊的马头,诚心诚意地请唐国公下马歇息一番。武士彟不但免费招待,还不时地从自己马厩里挑上几匹骏马送给唐国公。苦心到底没有白费,第二年,李渊改任太原府留守,武士彟就随之抛家舍业,到太原留守衙门当了一名行军司铠参军,官至正七品,比起鹰扬府的小队正,无疑又高升一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zhuanji/27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