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召唤万岁

点击:
龙腾大陆是个纯召唤的世界,无魔法无斗气。
宅男岳阳来到之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变换了另一个身份,岳家三少爷,一个被美人退婚后投河自杀的淹死鬼。原来的岳家三少爷是个杯具男,是四大家族中公认最废柴的废物,用了十五年时间还无法契约召唤宝典,穿越男岳阳则不,他只需要一天……
当别人为契约战兽头疼的时候,无数的神兽圣兽却跑去拍宅男的马屁,一副‘我是合格打手’的乖巧模样。
偏偏这小子还不领情:“滚,神兽就很了不起吗?给我死开点,老子只喜欢美女召唤兽!”
面对各国的争相拉拢,无耻的穿越男给出答案:“不谈国事,只谈风月!”

第一章:【穿越】

宅男岳阳看见天空有人影飞过,他仰脖子大叫了一声:“老婆,快出来看上帝!”,上面那御剑飞行的人影听了一晃,似要跌下来,岳阳同学又来一嗓子:“哥们,别飞太快,你裤链没拉好!”

上面那人一头栽了下来……

岳阳同学也不看人家摔得怎么样,就跑去捡那金光闪闪的飞剑,同时大叫:“师父,飞剑是宝物,乱扔会污染环境,万一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没有,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啦,徒儿替你保管了!这是啥?小乾坤袋?像师父您这么英明神武的仙人,怎能在腰间挂个破布袋呢?徒儿替你保管了!”

天空跌下的老道士差点没喷血,活了几千年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乱认师父的无耻之徒。

“师父,徒儿我已到适婚年龄,但还没有对象,不知您有没有孙女?御姐萝莉都无所谓,我这人不太挑!”岳阳同学淫荡地笑,终于,激怒的老道士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大吼一声:“滚,滚你丫的!”

就这样,岳阳同学穿越了……

※※※

“啊,眼睛动了,醒了醒了,小三哥哥醒了。”岳阳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有银铃似的清脆童音在耳边响起。

“霜儿,不许对哥哥无礼……”接着,又听见有温柔贤慧母性十足的女人声音带点溺爱地轻斥。

岳阳睁开眼睛,发现老道士不见了,映入眼前的,是个活泼可爱精灵过人的小丫头。这小丫头约六七岁,是个粉嫩粉嫩的小萝莉,穿着湖柳淡绿的短褂子,露出两条莲藕白臂,头发两边用红线扎起幼细小辫子,长长的垂下来,那葱白水滑的小手腕,戴着个单环银圈,上面吊坠着三个指尖大的银铃铛。

小丫头异常淘气地伸手,想捏岳阳的鼻子。

她那白兰花似的柔荑小手一伸,就有叮叮的铃声响起来,与她清脆的笑声相映成趣。

哎?

岳阳奇了,这个小丫头难道就是老道士的宝贝孙女?极品萝莉啊!他正准备动手调戏一下,忽见后面有双素臂伸过来,轻轻捉住顽皮的小丫头,嗔打下她肉乎乎的小手,算是淘气的惩罚,再将她宠溺地搂入怀中。小丫头全然不怕,还觉得好玩,咯咯直笑个不停,一边极其可爱地冲岳阳做鬼脸,神气非常。岳阳注目过去,定神细看,一见小丫头身后那个女人,心里即涌起一阵暗叹。

天哪,极品人妻……

坐在岳阳对面,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美妇人。

她眉清目秀,容颜皎好如月,一双剪水瞳人,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娴静之余,带有似水温柔。

乌黑头发自后梳起,盘云高挽,上面仅插一支淡紫带黑的木制云纹凤钗,朴素清雅,却不失大方。整体看上去,更显得她脸净神清、灵气内隐,再衬合那身天蓝带白的泛底拽地长裙,以及搂抱着小丫头的皓腕玉臂,真让岳阳心里感慨万千。

如果谁能娶得这样的女人,真是夫复何求!

美妇人看见岳阳醒了,收起笑容,玉脸露出痛心又自责的神情:“三儿,以后可不许如此胡闹了。谁给你这个胆子,想不开就去投河,幸亏这回救得及,否则,你教我……你教我如何有脸向姐姐交代?姐姐当年将你交托给我照看,那四娘就是你的娘亲了。三儿,多年来,四娘可没有舍得打过你一回,这次你犯了错误,若不让你记住今天这个教训,四娘可就有负姐姐当年所托了。下月,等你四叔回来,你自己去向他那领一顿棍子吧!”

小丫头皱起可爱的鼻子,学着说:“去领一顿棍子喔,啪啪啪,打得你屁股开花!”

啊?

岳阳一听狂汗,自己哪有想不开投河?

这是哪?老道士将自己踹到哪了,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心里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会不会有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和自己同时掉到河里,然后这美妇人将自己捞上来了,而那个倒霉鬼则喂了鱼虾呢?

一想到这里,额头顿时大汗淋漓。

这个误会,可真够大的!

穿越男深怕开口露出破绽,不敢说这是误会,更不敢开口问这里是哪儿。

万一让对方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宝贝三儿,说不定会马上翻脸,将自己重新扔到河里去,那就完了。

美妇人看见岳阳同学满脸紧张,额冒汗珠,脸生红意,似是愧色,心里顿时欢喜,还以为这孩子有了悔改之心,语气不由放缓许多:“三儿,你知错就好,年轻人不怕犯错,就怕有错不改。四娘看你长大,也知你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只是雪家小姐退婚的事,迫得你急怒攻心,一时堵了心,才会做出此等傻事。三儿啊,雪家小姐虽好,但她心已不在你身上,退婚也罢,若夫妻之间不能同甘共苦、患难相扶,那还不如不成亲呢!想我们岳家,也四大家族之一,天下女子何其之多,难道还挑不出一个好闺秀?”

“是……”岳阳同学决定先冒充那个淹死河里的倒霉蛋,支吾过去,等有机会再溜之大吉。

“三儿,你知道这样想就好,四娘也就安心了。”美妇人本来还打算费大唇舌来劝的,没想到这孩子死过一回后就想通了,心里觉得真是祖宗有灵。

又安抚几句,美妇人吩咐岳阳好好休息。

她放开小丫头,站了起来,似乎准备离开房间。

岳阳心中暗叫好险哪,自己幸亏瞒了过去,现在得赶紧想办法溜人,否则万一那投河自尽的家伙没淹死,又回来了,那就什么都得拆穿掉。

美妇人牵着小丫头,走到门口,忽然又回过头来问:“三儿,你给我个准话,你是否真的不会做傻事了?你性子外柔内刚,表面随和、心里倔强,我是知道的,千万别等我一走,你又往傻处想……你真的不会再做傻事了,是吗?”

“不,不会!”岳阳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自己怎么可能会自杀?自己还要找老道士报仇呢!

美妇人一看岳阳脸上表情特认真,心里顿时又安慰几分:“四娘相信你,三儿,傻事万万不可再做,你父母不在了,你四叔又膝下无子,我是德薄无福,冰儿命苦,霜儿年幼,你父亲和你四叔两房人的后续香火,现在只有靠你一个人了,你切记这一点啊!”

岳阳狂汗,心想靠我可不行,我不是你三儿,你那三儿估计早喂了鱼虾,这香火的问题,恐怕够呛!

当然口中不敢这样说,只有点头称是。

小丫头似乎觉得屋里无趣,撒开美妇人的玉手,自个蹦出门口,一下子就跑远去。

美妇人唤两声,看见这小丫头不听,决定亲去追回来,临出门又似不放心地对岳阳说:“三儿,不必灰心,你四叔天资愚钝,他在二十岁前的最后一个月,才契约成功,你这不是还有三个月时间吗?这么多年,你都咬牙挺过来了,现在还不到最后,难道就要放弃吗?岳家子孙可没有人是契约不了宝典的,相信四娘,你也不会例外……我想,有可能是当年你父亲和娘亲联手封印了这一本召唤宝典,他们不想你过早契约成功,不想你骄傲自满,借此来磨练你的意志,否则,以你幼时表现出来的天份,如何契约不了宝典呢?相信四娘,你得到父亲和你娘亲的血脉遗传,肯定会是最优秀的上上之人,你一定能成功的,莫要泄气,也莫要浮燥……”

契约宝典?

召唤宝典是啥玩意儿?

也许那个杯具男的血脉很好,但自己可不是他,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宅男。

如果说自己有什么优秀的地方,那可能就是特别擅长玩游戏,尤其是某个岛国出的工口游戏。

岳阳不知道要契约什么宝典,但听美妇人这些话,现在也能猜到几分。他估计那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杯具男之所以投河自杀,是因为心里绝望了。

首先杯具男没爹没妈,然后契约什么宝典也不成功,还被人退婚,觉得人生杯具了,于是投河自尽。

更杯具的是,他投河自尽,捞上来的不是他,而是跟他长得很像的自己……结果自己带回了这一间屋子,而那个倒了十八辈子大霉的杯具男,估计现在已经到海底免费旅行了。

唯一让岳阳同学想不明白的,就是自己为什么会掉进河里?

难道自己让老道士一脚踹进河里的?

他为什么要把自己踹进河里呢?这老家伙该不是想让自己代替那个杯具男重生吧?

岳阳同学这么一想,额头立即飚起了大汗。

这玩笑可开大了……

“三儿,你先好好休息,四娘心里面是这样想的,就算你契约宝典不成,那也是我的三儿,我也当你是亲生儿子一样,就算倾尽家产,也会想办法让你有个出息。你四叔不爱出声,但他心里也是这意思。三儿,你安心休养吧,说不定那天开窍了,一下子就契约成功了。”美妇人叮嘱岳阳好好休息,转身出门。

岳阳听她一说,心里挺感动的。

虽然她关心的不是自己,但对那杯具男真是好,顿时觉得那个杯具男傻逼了才会去投河自杀!

这么好的继母,世间能有几个啊?

那个杯具男他不好好珍惜,反而为了个无聊的未婚妻投河自杀,活该他淹死!岳阳心里都不平衡了,自己想要人关心一下,还没有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uanhuan/27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