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百炼焚仙

点击:
楔子

幅员辽阔的神洲浩土,偏东一带,有一处方圆千余里的巨大山脉,是为齐云山脉。位于山脉正中的主峰齐云峰,高足有三千丈,如一柄利剑,直插云霄。

这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出现在齐云峰的北峰。西斜的日头,将他瘦削的身影拉长在这深山险壑间。

只见他的臂膀、腿弯多处用布条包扎着,隐隐有血迹渗出。但少年却只抿着唇,腰上缠着一个符光隐隐的飞爪,飞爪尾部的绳索紧紧缠在他的腰上,爪头部位却持在手中,沿着崎岖的山路,慢慢爬向北峰深处。

手中的飞爪不时祭出,虚空划出一道赤光,牢牢抓住突出的岩石、粗枝,然后借助着飞爪之力,爬过险要之地。

他的双眼也不住在周围的石缝、险壑之中逡巡,寻觅着可能存在的灵药的踪迹。这些地方容易汇聚灵气,或会有灵药存在。

他叫做凌萧,是这齐云峰上,齐云宗的一个普通外门弟子。在这深山险壑中,正是为了采摘灵药而来。

齐云宗,是这齐云山脉一带的最大修仙势力。

齐云宗的外门弟子,每月都需要完成一定的宗门任务,用来换取修炼所需的种种资源。譬如丹药、修炼功法、宗门长老的指点种种。

齐云宗以炼丹为长,所需的灵药量极大,故而这采摘灵药,也是最普遍、限制最少的一项任务。其他炼丹炼器、制符布阵、捕兽养兽这样的宗门任务,或要求有着某种天赋,或要求修为不弱,奖励虽然更好,但限制也更多了。就不是凌萧这样入门不久、仍只练气一层修为的外门弟子,所能完成的了。

凌萧小心借助着飞爪,逐渐靠进北峰深处的鹰愁涧。向一侧峭壁下望去,云遮雾绕间,深不见底,令人不由心生寒意。

其实说起来,在这深山之中采摘灵药也并不容易。要知道这些灵药,生存环境大都极为苛刻,多生长在常人难至的悬崖峭壁上、天险兽穴间。即便是凌萧这样,初通法术的弟子,想要采摘也是千难万难。每年都会有超过一成的弟子,因为畏惧其中的艰辛,而放弃离开,便是断了修仙之路。

但凌萧自幼父母双亡,小时颠沛流离,吃尽了苦头。所以后来有机缘,拜入齐云宗后,分外珍稀这样的机会。

外门弟子的条件虽然艰苦,他却甘之如饴,只因他明白,这是他改变命运的最好契机!仙家传说,自古有之,长生不死、逍遥九天……有实现这些愿望的天赐良机,与之相比,吃些苦头算得了什么?

这件飞爪,是齐云宗赐下的符器。

外门弟子入门的时候,齐云宗都会赐下一个下品储物袋,和一件下品符器。储物袋虽只有三立方尺左右,却也大大方便了他们完成宗门任务。

至于另一件符器,则有多种选择:攻击速度迅疾的飞剑青锋剑、威力刚猛势大力沉的青炼刀、攻防兼备的符器情丝网……虽都只是下品符器,但配上对应口诀,却也能大大增强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战斗力。

在旁的弟子大都选择刀、飞剑这样的符器的时候,凌萧却有不同心思。

他很小便被迫自立,历练、城府都要比这些同龄的孩子胜出许多;刚入门就小心打探了宗门的各种情况。考虑到去深山采药,少不得要借助飞爪的攀爬之力,是以在旁人都不解、嘲笑的目光中,默默选了最不起眼的百炼飞爪。

却也正是靠着宗门所赐的飞爪,他才敢去其他外门弟子,轻易不敢涉足的悬崖峭壁。其余刀剑一类,虽然看着好看,防身也好,但在深山之中,实用性比之飞爪,可就差了许多。

因此,凌萧年纪虽幼,修为不过练气一层,在外门弟子中也排末尾,但往日的宗门任务,却也大都可以顺利完成。

只是这个月,却出了变故。

他是惯常在北峰这一带采药的。说是北峰,其实却是指齐云峰主峰以北的那一大片,绵延足有百余里。这里是齐云山脉灵气最充裕的地方之一,各种天才地宝、奇珍灵药数之不尽,也是齐云宗外门弟子,最常采药的几处地方之一。

再加上其他几处,灵药虽不敢说取之不尽,但总也够他们所需的。

但这个月,莫说通灵枝、培元草,这样药力更足、相对少见的炼丹主药没见到一株;便是往日里,每月至少都能采摘到四五株的甘凝花、冰露兰这样的辅药,也是鲜少见到。

眼见就要到了月中,宗门任务考评的日子,他这个月采摘的灵药能换到的贡献点,还不足往日的三分之一多!

这样一来,只怕这个月的培元丹,便一粒也换不到了。培元丹,便是他这样练气一层到三层的外门弟子,辅助修炼最常服用的一种丹药。没有培元丹辅助,他的修炼速度,只会更慢。

到底是舍不得放弃这些,所以凌萧几番犹豫后,还是下定决心,向着北峰最险要的几处地方之一的鹰愁涧攀去。

齐云峰北峰本就陡峭,大都直上直下,而鹰愁涧这里,岩体更是坚硬厚实,山势笔直如削,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平日即便他有下品符器百炼飞爪,轻易也是不敢涉足的。甚至就连齐云宗勉强可以御器飞行的内门弟子,面对这样的险地,也轻易不敢前来。更别说其他外门弟子了。

当然,少有人至,那么灵药存在的数量,相较其他地方,自然也要多些。这也是他冒险来此的原因。

鹰愁涧。

凌萧手紧紧拽着绳索,小心翼翼地向下爬着。脚下是望不见底的深渊,若是失手坠落下去,一百个他也要摔得粉身碎骨了。只有修为到练气四层,又有飞行符器,才能勉强御器飞行,只是这些对凌萧而言,都还太过遥远。

故而饶是他素来胆大性稳,此时动作也不由放得更加小心仔细了许多。

忽然神色微微一动,撇过头,就见藤蔓掩映下的一处阴暗的凹穴之中,蜿蜒探出一株拇指粗细,弯如游蛇的灵药,若非他看得仔细,几乎就要错过了去。

凌萧心中一动,那样子,像是九芝草?连忙小心在峭壁上借力,慢慢觅路爬过去。

九芝草是二阶灵药,价值比之通灵枝、培元草更胜。

但随着他的渐渐靠近,鼻中却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凌萧忍不住心中微微生疑,这九芝草的香味也太浓郁了些;而且,九芝草怎么可能生长在这样阴暗的地方?

多年采药,他性子又仔细用心,对种种常见的灵药的药性,他都是极为熟悉的。九芝草香味很淡,茎干颀长,三角形淡蓝色的叶子,味道似橘,四年结一次花,平素多长在温热向阳的崖壁上。在这样阴湿的地方,可是很难生存的。

心里存了几分疑惑,凌萧小心爬到近前,探头一看,但见凹穴中蜿蜒伸出的,果然是一株九芝草。

只是这株九芝草,通体竟不足一般九芝草的一半高!颜色也不是淡蓝色,而是浓郁的深蓝色,当真奇怪无比。

在修仙界,丹药被粗略划分为了一至九阶,其中一阶最低,九阶最高。

诸如他们这样的低阶修士经常服用的培元丹,只是一阶丹药。而九芝草,却是炼制二阶丹药九芝丹的主药,可比培元草、通灵枝这样培元丹的主药,还要珍贵的多!用九芝草能够换到的宗门贡献点,自然也更多。

像培元丹的辅药甘凝花,只值1个贡献点;而主药通灵枝,则值6个贡献点……九芝草,则值足足15个贡献点!

齐云宗有规定,想要换取修炼所需的培元丹,至少需要100个贡献点!多了这么一株九芝草,虽然这个月的贡献点依然不够,但总也好了许多。

是以虽然心底有些疑惑,但他也并未多想,伸手过去,将周围土拨开,小心将那株九芝草一点点移出来。

九芝草的药力,主要集中在草根处,是以他也分外小心。

但却不料,刚将那草摘下,忽然眼前一晃,一股青色火焰状的东西,猝然自草根处的岩缝中窜出,一闪之下,竟是蓦地扑向了他采药的左手手心中!

这是——

凌萧一惊,手连忙收回,然而那东西速度却奇快,蓦地便窜到了他手心处。凌萧登时只觉得一阵难抑的疲惫,仿佛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眼前一花,好像有股淡绿色的光芒一闪,原本紧握绳索的右手再无丝毫力气,登时松开手,身子一空,便向着峭壁外坠去。

第一章 神秘火焰

眼前有一股诡异的淡绿色火焰,肆意地喷吐缭绕,火苗窜起间,勾勒出无穷的幻象,不住朝着凌萧脸上扑来。熊熊灼烧的火焰,裹挟着万千幻象,将他的视野,染上了一层妖艳的绿色。

豆大汗珠,不住顺着脸颊滑落,凌萧不住不安地躁动着,拼命想从这里挣扎出去。

但说也奇怪,并没有火焰扑及到身上时那种炙痛的感觉,反而有些温润精纯,像是水波一般,浸润到周身的肌肤内……

……

忽然,额头上传来一阵清凉的触感,像是最温柔的抚摸和安慰。凌萧不由慢慢安静下来,呼吸变得舒缓,眉头微微一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然后就只觉浑身一阵酸痛。

这是哪儿?

手臂酸楚地几乎抬不起来,但凌萧依然下意识地做出防御,手掐起焰光盾诀的指诀,随时准备祭出。焰光盾诀,是一套很基础的火系防御法诀,擅长火系的弟子,练气一层修为便可施展。威力虽不怎么强,但释放速度极快,可以瞬间在周身形成一道火焰光盾,护住自身。对木系或者金系的攻击,防御效果尤好。

这也是凌萧自小养成的谨慎习惯。

“凌萧,你醒了?”却紧跟着传入耳中一个惊喜的声音,有些舒舒软软的。

凌萧睁开眼看过去,就见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手中拿着一块湿润的汗巾,正一脸惊喜的站在竹床边上,接触到他的目光,俏脸微红地垂了下去。

“凤仪?”凌萧有些错愕,不动声色地将手收回。凤仪也是齐云宗门下的一个外门弟子,与自己十分相熟。想来自己是在安全的地方了,定定神,目光向四周移动,记忆里最后的印象是他坠下峭壁的,现在这是在?

竹床、草垫、纸窗……稀落零散的布置,之外几乎再无余物,当得上寒酸两字。一切都很熟悉。

这是——已经回到了齐云峰,自己住的地方?

低头看见自己浑身多处被细心地包扎起来,不由问道:“凤仪,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帮我包扎的?”

少女脸上微红,小声应道:“嗯,是我——你都昏迷三天了!是那天我见天色已晚,发传讯玉符给你,想约你一起回来;但你一直未回,有些担心就去找你。结果、结果竟发现你吊在北峰的峭壁上,还有只山雕在那里徘徊,把我吓一跳。连忙赶走山雕,把你拽上来。见你虽然一身是伤,但好在只是昏迷过去,就、就赶快把你救了回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iuzhen/28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