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灵鼎(上)

点击:
修仙一途,感天聚气,练气筑液,固液为丹,碎丹凝婴,通婴化神……
泡妞界:每天一拜楚神人,泡妞给力长精神!
修仙界:今日跟从楚妖孽,明日逆袭仙二代!
综合评价:凶残,妖孽,奇葩,神人!
这里有无穷无尽的新奇法宝,这里有数不胜数的太古灵兽,这里有奇幻玄妙的法诀灵术!人族,妖族,鬼族,族族纷争!道修,佛修,儒修,百家争鸣!
光怪陆离,神秘无限,热血沸腾,战意滔天!
且看一名落魄的少年,如何凭借一尊残破小鼎重踏修行之路,最终破解万古谜团,问鼎无上仙道!
这不是一个草根强势崛起的故事,这是一个天才绝境逆袭的故事!

第一卷 羽化宗,再踏仙途!

第1章 死而复生

断苍山脉。

于翼州之南,主脉蜿蜒百万余里,脊背接天引地,百余山峰直耸云霄,支脉万千不可度之。飞瀑急流,断崖深渊、千仞峭壁多于崇山峻岭之间。

灵源福地,多为仙人妙所,翼州正道第一修仙宗门羽化宗便坐落于此。

飞龙峰为羽化宗九大主峰之一,峰顶构造惊奇,终年云雾缭绕,青光耀眼,远望如苍龙卧于其上欲飞九天而游一般,故以“飞龙”二字冠名。

南侧的断崖旁有两座孤零零的小土包儿,上一任飞龙峰峰主楚长天与其夫人就葬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

楚岩跪在坟前,其面容虽略显稚嫩,但那双睦却给人一股沧桑之感。两个粗制的木制墓碑插入坟中,那样耸立在他的面前。

“先父,楚长天之墓。先母,王轻柔之墓。”

字迹深刻于木头中,上面还带着淡淡的干涸血迹,这两座坟是三年前楚岩为父母立的,人走茶凉,其中的苦楚楚岩深深体会。

“飞龙峰第一修炼天才?羽化宗十大天赋弟子?呵呵……”

楚岩的笑容冰冷至极,曾经无数光环围绕的自己,现在却是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材,还要靠着装疯卖傻来苟且偷生。

“爹,娘,孩儿不孝……”

坚毅的面庞满是愧疚之色,三年了,三年之中为报父母之仇,楚岩忍辱负重,每一日都在倾尽全力的苦修,然而灵根被废,再难恢复当年之辉煌。

三个月,还有三个月就到了六月十五,又到了每五年一次的峰内考核,没有达到练气期第三层的弟子将会被驱逐出宗门,不可以羽化宗弟子自居行走天下。

练气期是踏入修仙之列的修者面临的第一个境界,共有十三层,每四层为一个阶段,分为前、中、后期,第十三层便是大圆满。楚岩如今别说第三层,自从三年前的那场变故之后,楚岩一身修为尽失,并且再也找不到气感,苦修三年仍难以踏入练气期第一层。

曾经的修炼天才,飞龙峰峰主楚长天最为引以为傲的独子,如今要被驱逐出峰,这是何等的讽刺?

“不到最后一刻,我决不放弃……”

那坚毅的面容上是一份坚决,心中已是暗下决心,三年的低谷已经让楚岩完全成长了起来,年仅十六岁的他心智已经不下于成人。

“这是……”

坟上的两块墓碑颤动起来,楚岩感到地面有些晃动……

“轰轰……”

骤然,天空之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地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飞沙走石,地面之上蛛网般的裂缝扩散开来,楚长天的坟墓就处在飞龙峰南侧的断崖之边,楚岩脚下的地面忽而断裂开来,他根本来不及反应,随着父母的坟墓以及脚下的土石一同落入万丈深渊。

“爹娘,这是你们的意愿吗?如有来生孩儿必为你们报仇雪恨!”

楚岩处于极速坠落之中,双眼之中是深深的不甘,就在此时:忽见天空之中,虚空骤然破裂,漆黑的虚空裂缝间飓风凛冽……

“嘭……”

“轰轰……”

一道黑色光柱从中极速窜出,竖直劈下,轰然撞击在楚岩的身体上,楚岩瞪大了眼睛,瞬间便失去了意识,黑色光柱去势不减带着楚岩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土石飞扬,沙尘弥漫,一个直径约十米的半球形深坑出现在了地面之上。

三日后……

一个废物死了,还是被雷劈死的,这件事已经传遍了飞龙峰。本来这样一个无关紧要之人的死活不会让众人这般注意,但这个人是楚岩,曾经的修炼天才,前任峰主之子,难免让人感叹一番。

飞龙峰,乱坟岗……

乱坟岗位于飞龙峰西侧边缘一处荒野之地,飞龙峰中一些无足轻重的弟子死去便会被随便葬在这里,乱坟岗之上一个个小土包,这便是那些可怜弟子所谓的坟墓了。

两名身着灰色麻衣的青年抬着一具遍体鳞伤的死尸走进了乱坟岗。

其中一名弟子一脸晦气道:“大牛,你说这活咋总是咱们兄弟俩干,想起这脚下不知踩着哪位兄弟的胳膊腿儿,我这心里就发毛啊……”

那名叫做大牛的青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知足吧,最起码咱哥俩还喘着气儿呢,不知多少倒霉的家伙被赵长老折磨死了。狗剩你记住,咱只是赵长老的狗,千万别把自己当人看,否则咱离死也不远了。”

听到此处李狗剩脸色微变,道:“大哥,前几日那楚岩明明还有气息,我……”

“啪……”

陈大牛一巴掌甩在了李狗剩的脸上,恶狠狠道:“你个蠢货,你给老子记住,赵长老说那是死人,咱埋的就是死人,死人怎么会有气息,赵长老的手段你是知道的,你想死不要拉着老子。”

“我……”

李狗剩捂住肿起来的脸,点了点头,两人随手把那具尸体扔进了一个土坑里。

“嘭嘭!”

远处一个小坟堆儿莫名地震动着,天空之中无数淡蓝色的光点朝其汇聚而去。

“大……大哥,这坟堆引起了天地灵气异动,其中必定有宝物啊!”

看到此景李狗剩脸上顿时显现出狂喜之色。

“这怎么好像是昨日埋楚岩的那个地方?当时我们搜遍了,其身上一件好东西都没有啊!”

陈大牛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

“可能是咱们还有遗漏,别想那么多了,大哥,咱赶紧挖吧,一会把别人引来就没咱兄弟的份了。”

“好……”

富贵险中求,何况那废材楚岩已经是个死人,在李狗剩的劝导下陈大牛点了点头。

两人从储蓄袋中各自拿出了一把玄铁锹,这是他们专门挖坑埋尸体的工具。

两人恐碰坏了宝物,挖地很小心。

片刻,坟堆儿被挖开,一具少年模样的“尸体”被挖了出来。

天空之中仍旧不断有淡蓝色光点汇聚而来,均是钻入那俱“尸体”的天灵盖之中。

“难道这家伙死的时候将宝物含在了嘴里?”

“老子把他的嘴撬开看看到底是什么宝物!”

陈大牛将铁锹扔到了一旁,从怀里取出了一把匕首,朝着那“尸体”的面门刺去,然而下一刻其便感觉一股寒意袭遍了全身:只见那俱尸体猛地睁开了眼睛,左手一把攥住了陈大牛那握着匕首的手腕。

“这……”

感到手腕处难以挣脱的强大力道,陈大牛心中极度恐惧起来,楚岩当时只剩下一口气息,在这阴气浓郁之处埋了三天怎么还可能活着?并且这废材的力量……他刚想到此处,一道冰冷的声音便在其耳边响起:“死……”

楚岩左手瞬间被一股淡蓝色的灵力所包裹,下一刻直接插入了陈大牛的心脏,鲜血四溅,速度之快,陈大牛根本没机会反应。

“灵……灵力,怎么可……”

陈大牛双眼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接着其中便失去了光华。

将陈大牛的尸体扔到一边楚岩朝着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的李狗剩走去。

“啊……你不要过来,都是赵长老让我们埋了你的,不是我,不是我……”

李狗剩向来懦弱,此时已把楚岩当做了鬼魅,看着楚岩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李狗剩吓得身体不断朝后挪动,下身一片潮湿。

“嘭……”

一颗被淡蓝色光芒包裹的拳头打碎了他的喉骨。

“天不绝我……”

感受着丹田之中漂浮的那一道淡蓝色气态灵力,楚岩三年来冷若冰霜的面庞上第一次闪现出一丝笑意。

三天来,楚岩意识模糊,但却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极速恢复着,并且不断有天地灵气朝着自己汇聚而来,惊喜之下楚岩运转起了《玄重水诀》,今日在最后关头终于突破到了练气期第一层。

两人的谈话楚岩当然全都听到,两人不过练气期第一层的修为,而楚岩此时虽然也只有练气期一层的修为,但身体力量却足有练气期三层修者的水准,轻松斩杀两人。

终于能修炼了,练气期第一层,自己竟然再次踏入了练气期第一层!

不仅如此,更令楚岩震惊的是丹田之中竟然还漂浮着一个有些残破的青色小鼎,这?

第2章 立威

傍晚时分……

飞龙峰西侧的一片小茅屋是所有杂物弟子居住的地方,所谓的杂役弟子就是修为垫底的弟子,这样的弟子会被分配一些杂物,此时众多杂物弟子干了一天的活托着疲惫的身躯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走入众人的视线,下一刻便炸开了锅……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iuzhen/27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