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奇童艳遇

点击:
第一章 再度逞凶海霸王

海霸!伊拉克总统海珊宝有够海霸。

伊拉克欠了科威特一百余亿美元,不但不付本息,而且出军占领科威特,宣布科威特为伊拉克之一省。面对世界各地的指责及经济制载,海珊悍然不惧,并且扬言要为对战好好的教训多国联军。如今,被海珊瞧为“不东不西”的美国总统布什已经下令攻击,胜负已定,咱们估且静观其变。

事实上,海珊若和他的老祖宗“龙仙”一比,他可就要小巫见大巫,躲到茅坑,不敢见龙仙矣!龙仙?龙仙是何许人也?

南北宋年间,朝廷正被金兵修理得“满头包”,民不聊生之际,各地的“角头大”纷纷应运而生。一向被视为中国奇山的黄山却突然飘出一面旗帜,它就是“海霸庄”,庄主就是身世如謎的龙仙。

以他的姓名应该朝有水的地方去发展,他却挑选这个以奇松异石闻名的黄山为地盘,而且开始打知名度。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这个海霸王却从窝边吃起,黄山的祥符寺被他列为第一个目标。寺中之的和尚们上自老住持,下至幼小的沙弥全部被他剥光赶下山,寺中的油香及值钱的物品立即全部被他没收。接着,桃正庵的粗牙师太及幼齿尼姑们亦遭殃了!

她们遭的殃并不小,海霸王老少通吃,不但一一破了她们的贞操,而且还挑选六名上等女子解闷!

海霸王的这种令人发指行为立即引起黄山各家寺、庙、道、观、庵出家人的同仇敌忾,他们找上他啦!

那知,海霸王不但海霸无比,而且武功高强,那批人一找上他,立即好似肉包子打狗般完全被他摆平了!结果,他们光着屁股落荒而逃了。

不出半年,全黄山的香火全消,除了那六名尼姑之外,除了那六名尼姑之外,已经没有一位出家人肯驻足或逗留啦!

相反的,久仰他海霸作风之道上兄弟先后前来投效,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已经拥有三百余名手下啦!这还是他把握“宁缺勿滥”的原则淘汰了四千余人所留下来的精英哩!因为,他不愿意收留“米虫”呀!

他的挑选条件委实简单,任何人只要能招架隹他的一招,便可以下来,可是,半年下来,至少一千人被他一招劈下黄山。有不少人虽然接隹他的一招,可是,却立即“吐槟榔汁”般的吐血而退,当然自动识趣的离去了。

海霸王“净化”黄山之后,黄山山下的大户人家先后被他率登门访问,结果,美女及财物被带上山了。不到三年的时间,整个黄山地区便成为海霸王的地盘,连鸡公山上面的武当派也不敢吭声了!

武当派身为名门正派,原本以除魔卫道自居,可是,经过“海霸王”率众登山“拜访”之后,他们不敢吭声了!

经此一来,海霸王的声势更旺了!

此时,岳武侯正好被奸臣秦桧连下十二道金旨害死,整个局势更加混乱,人心更加动荡不安了。海霸王混水摸鱼的大发“乱世财”,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又吸收了将近四千名高手,他的“万儿”已由海霸王改为“龙仙王”了。经此一来,他更海霸了!

今晚,龙仙王再度出击了!目标是山水甲天下的桂林。

桂林地处广西,原本是个百虫蛮荒之地,一向是犯罪的官儿被下逐之地方,亦是世人心目中的恐怖地带。可是,自从唐朝加以开发之后,桂林的原始清纯风貌立即吸引川流不息的游客前往报到。

在桂林东城郊,有一座“五岭庄”,庄主那位曾经在十几年前以一把青钢剑于华山挫败群雄的五岭书生金鑫。

他甫获神剑美誉之际,其妻却因为紧张、兴奋交集而在提早分娩一名女婴时不幸因血崩而亡。金鑫便带着一名娃娃返回桂林。从此,他闭门不出。

一年之后,那名女婴一开始走稳步子,他便用特制一双十斤重的铁靴让她穿上,而且,吩咐奶妈每天带她去登山涉水。

每天,那女婴带着血淋淋的脚踝返家,可是,她从来不哭,尽管奶妈已经沾湿双袖,她仍然挤不出一滴泪珠!哇操,她似乎认命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那双铁靴重量亦逐渐加重,而且每天固定的要出去登山涉水,即使遇上大风雨亦必须出去行军,她越长大越标致,活生生的成为他的妻子再世,于是,他削断她的秀发,并且不准她再梳理头发。

因此,年仅双十的她原本该是一位锦衫绸裙的美人儿,却变成一位兽衣皮裤,满头乱发的不男不女角色。

这晚,夜黑风高,远处的唧唧虫鸣乍断,在榻上歇息的金鑫却悠然睁眼,而且迅速的侧耳趴在地上。刹那间,他听见一阵脚步声,而且,他迅即辨出其中的脚步声轻得好似雪花飘地,他神色微变的立即推门而出。

他一飘入爱女金若男的房中,立见她坐起身子。“锵”“锵”二声,她的双脚甫着地,他立即沉声道:“他恨我吗?”

“不恨!”

“你听我的话吗?”

“听!”

“走!”

刹那间,父女二人便掠出窗外。

他弯身端开一盆棠,顺手掀起铁板,立即指着黑幽幽的地道声道:“快走!一个月之后再返此地!”说着,立即自怀中取出一本小册送入她的手中。

她将小册朝怀中一揣,道:“爹,你恨若男吗?”

“不恨。”

“好!一个月之后,若男回来见你。”

说着,立即跃入地道奔去。

金鑫又盖妥铁盖,又搬回海棠,立即掠入房中。

他摸着挂在壁上的青钢剑喃喃自语道:“心已枯,情未朽,唉!”

倏听院中传来一阵哈哈长笑,他立即执剑步出。

他刚走到厅门口,立见龙仙王狞笑道:“你就是五岭书生,神剑金鑫吗?”

“正是!”

“你不觉得你的耳朵太多吗?”

金鑫淡然一笑,道:“尊驾双耳比金某大何必此嫉妒呢?”

“哼!金鑫,你的姓名不该有此四金,更 应在金下边加两个金(指鑫字)须知,金一入耳轻是失聪,重则丧命?”

“那是金某之私事,尊驾顶着寒风来此,难道就是来研究金某的耳朵吗?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哈哈!龙某今日特地来领教你的神剑?”

“姓龙的,你是狂人龙仙。”

“住口,普天之下敢评龙某之人皆已作古,你活得不耐烦啦!上!”立见挺立在他身后的六名大汉挥剑扑去。

金鑫轻哼一声,“呛!“一声,剑簧甫响,便见一片青光洒出,一名大汉闷哼一声,立即刹身后退。当他望见自己那只握剑右腕已经掉在地上,方觉得右手一阵剧疼,他杀猪般骇叫出声。龙仙王冷哼一声,笛子一滑,右掌便已经掐在大汉的后颈。

大汉刚呃一声,龙仙王的左掌已朝大汉 的头顶一扣,接着接着好似在转“水龙头”般将左转一旋。“卡!”一声,大汉立即被“断头了。”

龙仙王尚末扔开尸体,便看见三名大汉已经被金鑫削去持剑之手,他不由喝道:“住手。”青光一闪,金鑫已经剑归鞘。

五名大汉正在庆幸捡回一命,却见金光一闪,龙仙王已经探肩取出那把重达五十斤的金剑。金光连闪之下,那五名大汉的吃饭家伙已经被“驱逐出境”的飞离而去,只剩下一具尸体分别跑了两三步,便倒地而亡。金鑫见对手如此的凶残,他不由手心一湿!

龙仙王斜挥金钢剑狞笑道:“姓金的,除了房中那女之外,此地只剩下咱俩人了,咱们好好玩玩吧!”

金鑫轻轻地握住剑把。乍觉掌心一湿,他不由暗道不妙!他沉哼一声,立即缓缓抽出青钢剑。剑诀一引,两人便似鸡般对峙着。

夜风呼啸连连,将两人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呼,两人却似石人般凝立溘,双眼只剩下一条线了,倏见龙仙王的右眼皮一颤,虎目突张,神光乍闪之下,金钢剑已幻也一篷金光了!他那硕伟身了似一座山般压向金鑫了!

金鑫沉喝一声“来得好!”身子带着一团青光疾迎而去。

“锵……”连响,好似近百名铁匠一起在打铁哩。

一篷篷的剑花好似咱们地中秋节夜引燃“仙女棒”般绽放着令人耀眼、兴奋,却又胆心会被烫到的光芒。两人擦身而过,迅即转身对立。

“嘿嘿!果真不愧为神剑!”

“狂人,瞧瞧你的右袖吧!”

龙仙王一低头,立即发现右袖已经多了一个小圆洞,这圆洞若出现在他的心口或眉心,他稳“嗝屁!”他当场神色一变!

他不经易的轻摸一下带在右手中指的那枚大戒指。

那枚戒指上方嵌有一个姆指粗圆的白球,若依照咱们目前的“克拉”数来估算,他分明是一大富翁。

金鑫却悚容沉声道:“艳阳珠?”

“嘿嘿!有见识,杀!”

金剑一挥,戒指上面的白球迅即被功力迸激出灼人的白光,白光一映到金剑上面,迅即金光大盛。

金鑫迅即觉得双眼一花。他则咪眼掠退,龙仙王已经似秋风扫落叶般不已!

终于,在一声“锵”脆响之后,金鑫的青钢剑已经被削断,他的右臂更是齐肩而断了哩!

“嘿嘿!姓金的你方才削断本王四将之右臂,本王已经连本带利的替他们挣回头脸了!”说着,他立即将剑归鞘大步入厅中。

“你要干什么?”

“本王每战胜一名对手,便需庆贺一番,宝贝,出来吧!”

“住口,你以卑鄙手段取胜,光荣吗?”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是要留下来看戏?还是要含羞自尽,或者一走了之,苟延残喘呢?”

“哼!天下没有打不败的人,你别得意太早!”

倏听院里传来奶妈的惊呼声及挣扎声,不久,便有一名大汉挟着奶妈掠到龙仙王的身前道:“王爷,丫头不见了!”

“搜!”

“是!”

龙仙王一扣住奶妈的右肩,立即疾撕她的衣襟。

“裂!……”连响及哭叫声中,奶妈已经被剥得光溜溜了!

金鑫喝声“住口!”右掌立即朝天灵盖一拍!

“叭!”一声,血光一现,他立即一晃。

不过,一股傲气仍使他挺立着。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uxia/28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