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武宗系统

点击:
第一章 逼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们各司其职,各安其命。凡人,武者和谐统一,互不干扰。

元丰七年,青峰城内,街道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吆喝声,叫卖声,声声入耳。

突然一声炸耳,原是一名少童,声极尖锐,消息却是惊人:“玉女派罗婧逼婚孙平!玉女派罗婧逼婚孙平!”

他这一吆喝,忙碌的人们,纷纷驻足观望。

只见市集旁,一栋灰色二层楼房前,一名身穿蓝色绸裙少女,身段极佳。那一抹蓝,放在这布衣人群之中,显得格外耀眼。

少女长得花容月貌,亭亭玉立,让人好生怜惜。剑在她芊芊玉手之中,有如无物。

她声高八度:“孙平,你今天要不娶了老娘,我罗婧就不让你出这个门!”

门内透出一道眸光,一个棕发的少年,看向外方的女子,并不回应。

女子见状接着道:“你以为不语,我就不知你在门内吗?只要你有一息,纵使天涯海角,我也能寻你出来!”

少年正是女子口中的孙平,他心想道:“这女人如此难缠!躲她都来不及,还娶她?”

看热闹的人们越发密集,嘈杂的人群,开始议论起来。

有人说这孙平福气不浅,有人说女逼男婚不成体统,还有人眼中满是艳羡。这些声音,听得人有些头痛。

罗婧喝道:“聒噪!”

只见她猛一踩地,顿时地面凹陷,尘土飞扬。

原先嘈杂的人们,纷纷闭口。顿时四周清静。

孙平不吃那套,若是答应,这男人的颜面应该如何放置,以后更抬不起头做人!

于是便道:“姓罗的,老子就不娶你,你能奈我何?”

罗婧嘴角上扬,表情丰富,轻声说道:“信不信我现在就破门,绑你上山,让我那帮师姐揉捏?要知道我们玉女派只收女徒,如果你上了山,你应该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了?我是好言相劝,你应了我,以后有享之不尽的福气!或许我可以求我师傅收你为徒,教你玉女剑。”

这话刚说出,人们眼放金光,满满的炽热,恨不得为孙平答应这桩婚事,要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头也入不了宗门,习不得武功。

孙平意识到不妙:“这女人,心真歹毒。”

他知道玉女派百年间,所收的女子均相貌不扬,唯独出了这个罗婧,长得还算可以。要是被绑上山,可真是羊入虎口。

罗婧接着说道。“我给你十息时间考虑,不回答就算你答应了。十!九!八!……”

每数一数,四周空气便凝固一分。

孙平打断了罗婧的倒数,门内传来声音道:“我死也不会答应,你杀了我吧!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孙意表现得十分坚决。

罗婧有些怒了,这男人三番四次拒绝她,让她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玉女剑,破风式。”

罗婧轻抬玉手,持剑,随手一划。厚实的门板,瞬间分为两半。好犀利的剑法,虽然威力巨大,但却未伤及门内之人。

少了门的遮挡,少年形态逐渐显现,十七八岁,身高八尺,五官棱角分明,身上衣衫有些破旧,这容颜放到现在绝对是小鲜肉。

孙平显然被这场景吓到了,口中喃喃道:“习武之人,果然厉害。若是我也有这身功夫,哪会受这泼妇欺负?”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罗婧那般好运,能上山习武。

一些门派,每年都会派人下山,挑选好苗子,为自己门派注入新鲜血液。说也奇怪,每个被选上的人,在短时间内武功激进,仿佛有捷径可走。

可这孙平,不知为何,每年都选不上,年年如此,他也习惯,不再去凑热闹。

“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老娘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你你……别欺人太甚!虽然我不会武功,但也不是任人揉捏!”

“死鸭子嘴硬!”罗婧想进一步动手,擒拿孙平。

孙平突然指着远处说道:“你师傅来了!”

罗婧心里一惊,转头望去:“哪里?”

这一转头,孙平前方一阵烟雾,一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罗婧后方,除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们,并无师傅踪影。

她气急败坏:“哼!臭小子,敢耍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却是寻不到孙平踪影。

“统统给我滚开!好狗不挡道。”

气头上的她,尤其恐怖,人们见状纷纷散去,不敢停留。

罗婧轻功极好,三两下便消失在人们视野。

这逼婚一事,很快传遍了整个青峰城,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山间小道,孙平正拼命奔跑。一下子跑出十来里路,他有些庆幸自己能够脱险。

“好在我预先设置机关,否则真入她手中,恐怕暗无天日。”

“这家怕是回不去了,我就在山中住些时日吧。”

他放慢了脚步,找了块空地,坐下歇息。

突然感觉到脚下传来一阵颤动。接着一只血手拉住他右脚,吓得他直呼救命。如此血腥场面,他也是第一次见。

这时从草丛之中,传来微弱的声音。

“年……轻……人。”声音断断续续,有些苍老。

孙平壮了壮胆,拨开草丛。这一看,吓得不轻,眼前的是一名老者,身体枯瘦异常,满脸是血,受伤极重。

他定了定,缓了缓气,说道:“老人家,你没事吧?有何吩咐?”

“我被人追杀,我有一事相求。”

他边说,边从口袋之中掏出一个黑色晶体,一指大小,他将其递给孙平。

“麻烦少年,将这晶体送到文昌山的赤云派,并帮我带话,弟子张腾无能,未能完成任务。”眼泪从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滑落。

他顿了顿接着道:“作为回报,赤云派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孙平本不想帮,因为他自身难保了,还去掺这趟浑水,十分不智。但听到老者的许诺,他心中一喜。

“赤云派算是一个大门派,比玉女派还要大的门派,若是我让他收我为徒,既可学习武功,又可摆脱罗婧的纠缠,这两全其美。”

赤云派与玉女派向来是互相竞争,如果孙平入了赤云派,给罗婧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上山要人。

“好!我答应你!”孙平接过晶体,满口答应,其实是心中早有盘算。

当他接过晶体,一道冰冷气息化为光闪过,通过皮肤直窜心窝,他猛一哆嗦,来不及多想,便将它放到口袋之中。

“那就谢谢小兄弟了!”

老者话刚说完,便断了气。孙平不想让他暴尸荒野,便想挖个坑,将其埋葬。

他尚未动手,便传来一阵马蹄声。他便意识到不妙,咬了咬牙,便离开了。

待他离开不久,三匹白马出现在老者身边,马上各有一名黑衣蒙面人。

只见一人下马,搜起老者。

“大哥,晶体不见了!应该是这老家伙藏起来了!”那人说道。

“这老混蛋!将他头割了,拿回去分析记忆。一定要找出晶体去了哪里!”一个厚重的声音说道。

“是!”一行三人,留下了那具无头之尸,扬长而去。

第二章 书生搭救

孙平怀揣着黑色晶体,连夜赶路,这文昌山距离青峰山大概百来里路,若是脚程快,不出三天,更可到达。而孙平一方面为了躲避罗婧,走得越远越好,另一方面是不想夜长梦多。早日将这烫手山芋送达。

说也奇怪,他连夜赶路,竟觉不累,他并不知道,体内有道黑光正在他七经八脉之中游走。所流的汗亦为深色,只被当成黑灰看待。

翌日清晨,孙平到了河边,停下脚步,这一夜的赶路,饥饿难耐。所幸,这山林之中,有不少野果,他随手摘了几个,便吃了起来。

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书生,身高六尺有余,矮了孙平一截。着白衣,生得白净,说起话来温文尔雅。

他快步走向孙平,便问道:“这位兄弟,在下王义风,请问文昌山怎么走?”

孙平连忙还礼道:“在下孙平,你去文昌山,作甚?”

王义风道:“自然是学武,在下仰慕赤云派,从千里之外的山城而来,为的是能入赤云派门下,光宗耀祖。”

王义风说得十分诚恳。

孙平上下打量着书生,细胳膊瘦腿的,一看便不是学武的料。

“学武?”

书生见孙平不信,但挽起袖子,露出了细细的胳膊,说道:“是啊!你别看我瘦弱,其实我力量不小!”

看得孙平有些汗颜,若是正常男子学武,他倒信,只是这书生……

“好好好,我信你便是。”

书生满意一笑,接着道:“现在能告诉我文昌山怎么去吗?”

孙平心想:“他也去文昌山,不如与他同行?有个照应,看他也不像坏人。”

“兄弟?”

“喔,不好意思,有些失神,这文昌山距离这里还有数十里路,我也要去那里,不如与我同行?”

书生大喜:“那是极好,小弟在这里多谢了。”他双手作辑,十分有礼貌。

“客气客气!”孙平也学着书生模样回了个礼。

正当两人迈开脚步,突然,整个山谷传来一阵回响。

“孙平,你跑不掉的,老娘定要将你扒了皮!”

说话的正是追来的罗婧,孙平心里直叫苦。这女人还真难缠,都追了一夜,也不放弃!

“完了,那婆娘追来了。我得找个地方躲一下,王兄弟对不住了。”

孙平有些慌乱起来,他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这地方空空荡荡的,连躲藏地方都没有。

王书生一脸疑惑:“兄弟,这是为何?那找你的人是谁?”

孙平边找地方边说道:“一只母老虎,完了完了,没地方躲,这下肯定被他绑上玉女派。”

王书生听到玉女派三字,顿了一会,有些失神。

随后恢复如常,拉住孙平的衣袖说道: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uxia/27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