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剑帝谱

点击:
第一章 我叫李龙辰

第一章我叫李龙辰

我叫李龙辰,我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从小被师父收养!

不要潜意识地认为我师父是一个世外高人,虽然师父隐居深山,确实是一个世外之人,而且师父拥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也确实是一个高人。

但他确实不是一个世外高人,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倚老卖老、酗酒成性的老酒鬼。

不要认为我在污蔑师父,接下来就是证据:

虽然隐居深山,但他在隐居的地方,挖了一个可以同时淹死数百头水牛的大酒窖,在里头存满了酒!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天天酗酒,天天喝,一日不少,还一天比一天喝得多。

也不知道是老头子身子骨硬朗,还是他对酒有着神奇的力量,喝了这么多年,老头子的身子倒是越喝越硬朗!

曾经偷喝了老头子的酒,而醉死三天三夜的我对此,深表不解呀……

其次,我们住在大山里,与世隔绝,外界的许多东西是我们没有的,于是我和老头子就需要自力更生。

我依稀还记得,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坐在树荫下,看着老头子戴着草帽,在田地里锄草。

那太阳叫一个烈,虽然戴着草帽,但老头子还是晒得汗流浃背,而我则安逸地躲在树荫下,微微有些热了,我就会打个盹,那段时光可以说,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间!

但或许是小时候舒坦日子过多了,遭了报应!

等我到了九岁,老头子就每天强迫我去锄草,他自己就坐在树荫下,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看着我锄草,微微有些热了,他就会打个盹……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老头子给我吃了什么好东西,我长得特别快,身体也特别好。

从九岁开始被老头子“折磨”,愣是没有半点病痛,每一次我偷懒装死,都会被老头子一眼识破,然后我可怜的小屁股就会被老头子的竹棍一顿好打。

真正诡异的是,每一次我把老头子打我的竹棍扔掉后,下一次他打我的时候,又会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竹棍。要知道我们隐居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竹子!

被打了这么多年,我都被那竹棍打出了感情。当我最后背着老头子把竹棍烧掉的时候,我都流泪了!(那当然是激动的泪水,没有竹棍,以后就不用挨打了!)

但让我崩溃的事情,在我下一次装死的时候,出现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老头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竹棍,然后用那个竹棍,狠狠地打我的屁股。

唉……往事不堪回首呀!

等我到了十二岁,已经锄了三年的草后,老头子终于不让我锄草了,他开始教我剑术……

听起来很猛吧!而现在,想起当初学剑的经历,我只能对天感叹,天天锄草是怎样幸福的生活,当初的我为何就没有好好地珍惜呢?

老头子对学剑的要求非常的高,比锄草不知道高出多少。(好吧,我承认,锄草确实是没有任何的要求。)

正是因为高要求,我挨打的次数,变得多不胜数!但相对于扎马步,直接被打几下都是幸福的。

老头子说,做一个剑客,首先要有一个稳定的下盘,所以他要我练扎马步。

对此,我万分鄙夷,不是鄙夷老头子对剑术的精髓看法,而是鄙夷他的理由,做一个剑客。

我们住在大山里,天天见到的都是飞禽走兽,一个大活人都没有,当什么剑客呀,去为那些野兽们行侠仗义吗?

而我每次提出我不想当剑客的时候,又是一顿好打!

那时候我并没有离开老头子、离开大山的想法,但我并不知道,从老头子决定教我剑术的时候,我就注定会踏上一条凶险万分的路,老头子走过的路——剑客。

被老头子打久了,剑术也练久了,我也逐渐喜欢上练剑。当我握上剑柄的时候,心中就有了要仗剑行天下的豪气。

也许是这种豪气支持了我,也或许是每次我提出不练剑的时候,老头子脸上出现的黯淡之色提醒了我,让我在这艰苦的六年练剑生涯中,挺了过来!

而这六年,头三年是在扎马步;后一年练拔剑术;再后一年练起手式;最后一年是修习当今各大剑派的剑术。

也正是这头三年的站马步,让我拥有极好的练剑基础,为我将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一点,是我在退隐之后,收了一个记名弟子之后,才发觉到的。

但那时候,老头子已经去世很多年!老头子的良苦用心,让我在他去世后,更加怀念他。虽然那时我已经知道,他不是我的恩人,而是……

练拔剑术,是老头子一生剑术的感悟!

一名剑客,剑就是命!一剑出,不见血,剑客的命就没了一半!这是老头子的原话,现在想想,说得倒还真是精辟呀。

但对那时的我来说,拔剑术并不意味着剑客的命,而意味着我能否吃饱!

你们或许会觉得很奇怪吧,拔剑术和吃饱饭有什么关系?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但在老头子这里,两者完全就是一回事!

我们住在大山里,吃得是粟米。不知道为什么,老头子搞回来的粟米非常难吃,难吃到他自己都吃不下去。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种粟米叫做王粟,取义粟中之王,是生长在高山之巅的极品食材。我小时候就是喝这种粟米汤长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喝过母乳,身体却格外的好,长得格外得快。

老头子也是因为天天吃这种粟米,身体才格外硬朗,怎么狂饮,身体都没出现过不适。

而想要吃下这种粟米,只有配着一种叫云芝叶的紫色菜叶一起吃。云芝叶是甜的,格外的好吃,它也是生长在高山之巅的极品食材,但量少。

为了保证持续的供应,老头子每次都只煮一点,而那少量的云芝叶,就是我和老头子吃下饭的唯一手段。

但老头子的拔剑术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每次出筷子,都快得让我看到不到筷子的影子,云芝叶也就飞快地进到了他的嘴里。

老头子从来不要我在碗里占着菜,也就是云芝叶,美其名曰作为一个剑客,要有剑客的修养,在我看来,不就是怕我把云芝叶全部占到碗里,他也不好意思抢,就没得吃了!

起初的时候,一盘云芝叶,我只吃得到一两片,为了下饭,我只能小口小口地咬,相比于老头子拿着云芝叶肆无忌惮地大快朵颐,我真是苦到家了!

但在我练了半年拔剑术后,我就已经可以和老头子分庭抗礼!对此,老头子每次都说是我的资质好,是他老了!

但直到我和老头子撕破脸皮,真正交手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一直都在让着我!

虽然这样,但每当想起我练完一年的拔剑术后,速度完全超越了老头子,已经是十六岁青年的我,出于敬老爱老的心理,将大多数云芝叶,在老头子似乎是感动的目光中,送到他的碗里时,我就想要仰天长啸!

这个倚老卖老的家伙,知道和我相争费力气,就干脆倚老卖老,毫不费力地得到大多数云芝叶。

他那时的目光,现在想起来才明白,那完全就是奸计得逞的兴奋,哪里是什么感动呀!当时还是太年轻呀,被那个倚老卖老的老头子,耍了!

再到最后的一年练剑,又让我对老头子心悦诚服!

老头子在剑术上的造诣,在我退隐之后,依旧是难以匹及。我退隐后,就住在这里——原来和老头子隐居的地方。

在我回来之后,我就按照老头子的遗命,把他酒窖给抽干!进去一看才知道,老头子在酒窖的石壁上,刻下了他一生所学、所见的剑术,堪称集天下之大成!

这里,当年应该是老头子练剑的地方,可能是后来为了什么,才直接改成酒窖了吧!当然不排除他练得差不多,觉得没啥用,为了天天喝酒而改成酒窖的可能性!

对于老头子这个人,我一生都没有看透……

除此之外,老头子已经将毕生剑术融会贯通,我一生和他交手不下数万次,却从未赢过他!

每一次我出剑,起手式一出,他就瞬间知道我要使用的是哪一门派的剑术,瞬间洞悉我即将出手的招式漏洞在什么地方!

老头子说过,世上没有完美的剑术!任何剑术都是有漏洞的,你没有看到漏洞的存在,不是它没有,而是你没有看到!

对于老头子的这句话,我一直深信不疑,这也成了我接替老头子,成为威震江湖新一代剑帝的重要原因!

即便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到了最后那一次,我和老头子的最后一战,也是他刻意相让,而那一战,也成了让我后悔一生的,与老头子的最后一战……

在我到了十八岁,练完了拔剑术、起手式、各派剑术,并且束发成年之后,我被老头子命令,带着一柄装在木匣子里的剑,出去给他送一封信!

出于对外界世界的向往,也出于心中的仗剑行侠梦,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现在想起来了,当时的自己还真是智术短浅。

因为从我踏出大山的那一刻起,我就被卷入一个名叫江湖的巨大漩涡,无法自拔!

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一定不会选择踏入其中,因为当我退隐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

……

妖剑流落 第二章 初入江湖

第二章初入江湖

江湖,是一个充满尔虞我诈的地方!

这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可能是普通人,也可能是武者,他们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坏人。

这样的定义可能有些过了,因为世上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注定当一个坏人!

他们之所以成为一个坏人,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即使他们已经是坏人了,也不影响他们会在什么时候表现出善良的一面!

在这充满欺骗的江湖,虽然很尔虞我诈,但如果可以遇到那真诚相待,值得相守一生的人,那真是弥足珍贵的!

这两点,是我在最终退隐之后,才真正明白的,也是我在江湖中,遇到各型各色的人之后,而感悟到的。

从我带上那包裹着剑的布包、那封信,离开大山起,我就真正踏入这个纷乱的世界!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uxia/27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