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逆天网游行(淫贼网游行)

点击:
周天宇,孤儿,逆天者转世,本身是被世人贯之“逆天者”“宇宙破坏神”等邪恶称呼的宇宙执法者。他身份可悲,宿命为终结宇宙而存在,创世神给予了破坏毁灭吞噬的欲望,每当旧的宇宙需要更替的时刻就会觉醒,毁灭宇宙;毁灭旧宇宙后进入再生的新宇宙休眠,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当某一时刻终于真正的觉醒时,想摆脱命运的束缚,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和力量转世为人类,就是主角,周天宇。
历练人世中,在人性的丑陋面刺激下,部分意识觉醒,恰是创世神赋予的负面性格,担心伤害亲人朋友,关爱自己的人,心中恐慌,为了逃避,进入虚拟网络,在虚幻的世界里疯狂破坏杀戮,疯狂发泄。
周天宇牢记孙老太爷的教导,并尝试着寻找人间真爱,压制自己的负面性格,却因封印力量导致相貌实在太普通,屡次受挫,于是反其道而行之,发誓要淫遍天下。

【第一卷 风云初起】



逆天者传说……

逆天者痛恨仇视人类,痛恨一切,他们只知道毁灭吞噬……

历史的某个时代,机械文明已经达到极至,跨时代空间的宇宙开发,空间跳跃已经如正常的搭乘出租汽车一般正常,机械完全代替了人类的劳作,但是那个时代古武术也达到了极至,某些强者甚至达到肉体做空间短程旅行的程度。

然而不管任何时代争权夺利都永不停歇,继贵族等级之后,又实行了基因优劣的划分,出台了多种劣等基因人类不公的政策,而被划为劣等基因种族的多是平民。那个时代基因等级差异比古老传说中的种族歧视还恶劣百倍,最后直接导致了社会的动荡不安,战争最终爆发,成了血与火的年代。一个骚乱的时代来临,当权者的残酷镇压,劣等基因族的奋起反抗,由于平民的泛武,战争扩大到整个宇宙,人类能到达的任何角落。

最终古老传说中“逆天者”杀戮噬血的力量觉醒了,以绝对的力量,杀伐在整个宇宙蔓延着,几乎席卷了全人类,很多人类居住的星球荒芜了,变得死气沉沉。动荡持续了数百年,但是最终人类沉寂的一百零八古武者和“逆天者”的空间之战展开,那一战真是日月无光,空间震荡,很多的星球被毁灭,最终古武者划开空间次元壁障,把“逆天者”打入沉沦空间,那里是没有声音光线的黑暗空间,时间永久停滞,那里是连神也禁滞的空间,逆天者只能永久地在暗无天日的沉沦空间飘荡,直到意识消散。

逆天者消失时,人类经济已经衰退了数百年,机械文明没落,顶级武者消失殆尽。人类才醒悟,残存的人类开始慢慢的休养生息,人类又繁衍起来,基因划分虽然不如已往森严,却根深固蒂残存在当权者的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慢慢开始死灰复燃。

新一轮“逆天者”传说又慢慢开始流转……

第1章 觉醒

周天宇,很普通的名字,身高1.72m,长相也很平凡,今年十八岁,出生于星际历8345年,出生地地球。一个和平的年代,一个机械文明高度发达的年代,这个年代通常的劳作都由智能机器人代替,所以从你一出生就可以有房住,吃穿不愁,但是同样也存在着任何社会形态的阶级差异贫富差距。

他没有显要的家世,因为他是孤儿,没有过人的专长,因而也没什么志向,更没有优异的基因,根据基因优异鉴定,他属于劣等基因人类。这个时代人类计划生育已经不是简单的控制人口数量,所以通常来说这类人是不会留下后代的,因为后代也会象他们一般碌碌无为,痛恨自己,就象他以前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间一样。在吃穿不愁的年代,享受着宇宙联盟的最低生活保障,他这类人纯粹一个混吃等死的角色。

这类人群通常不会和优秀基因人类居住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居住的区域被定语为贫民窟,因为他们基本不能为国家作出贡献,因而没有优秀基因人类的奢侈的生活保障。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不向往豪华的别墅,香醇的美酒,鲜嫩的小牛排,欲求的不满让贫民窟几乎成了罪恶的摇篮,打架、斗殴、强奸、瞌药、卖淫、买凶等等,几乎所有的,联盟禁止的违法犯罪每天都在这里上演,一如这里的环境一般阴暗。劣等基因族和优秀基因族的不平等法纪一如古代的种族歧视一般存在,劣等基因族在这个优越的历史年代依然存在着死刑、最高囚禁年刑罚甚至放逐等一系列的不平等法律。

周天宇是在样的环境里长大的,早在别的孩子还只知道哭泣的日子里,他那双最初痛恨仇视的眼睛已经变的平淡而坦然的没有一丝情感,一如早期的机器人的水晶眼瞳。渐渐在长大一些后,他原先平静如死水的眼睛,已经充满了对这个社会形态的嘲讽讥谑不屑,但是在外面却隐藏的很深很深。

在贫民窟,没有自我保障的平民生活只能越来越艰难,最终可能会如大多数无力维艰的贫民一般选择“安乐”,虽然安乐是劣等基因族每人都享有的特等权限,但是还是为劣等基因族所痛恨不齿。

※※※

“起床啦,打雷啦,下雨收衣服啦~~!!”这是古版的一部非常著名的电影大亨周星驰的影视剧作,因为和周天宇同姓的缘故,被周天宇拿来删改后作为起床玲声,那无厘头的原版声音,顿时惊醒了周天宇的美梦。

连续三遍后,床上赖着不动的周天宇才摇了摇有些昏沉沉头的喊了声:“知道啦,起来啦。大头,今天是什么安排?”大头是周天宇在旧货市场淘来的机械佣人,因为当时只有一个头尚算完整,淘回家后被周天宇安装在因核心(核心在头部)老化而不能运作的机械佣人头上,而原来如小童一般的佣人形体和大头原来的躯体明显不符,突显一个大脑袋,被周天宇叫做大头。

“今天上午8点在新城时代广场,发售新款虚拟实境‘创世纪’头盔,主人要赶6点15的早班磁悬列车。”大头与一般的机械佣人不一般,一般的机械佣人合成的金属嗓音无平仄起伏,是毫无质感的生硬的电子震荡声音,大头的语音却蕴涵着情感,那是智能化的象征,在周天宇淘到他,启动后惊喜无限,只呼宝贝啊!500宇宙联邦币(后简称宇宙币)相当于两个月的救济金用得值得。

周天宇一激灵,飞速的穿戴漱洗完毕,拿起桌子上的身份卡飞奔出门。身份卡集众多功能于一体,例如户籍身份银行卡各类平民证件等。

赶到车站的时刻6点10,因为天刚蒙亮,候车的人还不算很多,大多数都是在市内有工作的平民在候车,那些人都是衣着光鲜,明显比一般平民好上很多,一般人脸色上或多或少都带着倨傲,在这个时代生活的平民区的人,能在市区找到工作就是一种身份优越的象征,很多人看向一身价值低廉相貌普通头发蓬松的周天宇都是一种不屑和鄙夷的神色,匆匆一扫而过。这类人大多站在一起,有意的和普通的平民保持着距离。

赶这么早象周天宇一类的贫民很少,大多都散射在四周,也与那些衣着光鲜的人群保持着距离,一脸菜色,微微低着头,偶尔抬头也是一扫候车时钟或者列车进站的方向。周天宇其实心下对那些衣着光鲜的人颇为鄙视,通常贫民窟的人在市区找到的工作也是给市区的优异基因人类做牛做马,只有在他们面前才能高昂着头,一身的市区地摊货色,淘汰的廉价西装化装用品香水,不过虽然如此也不是贫民窟的一般人消费的起的。

周天宇却毫无自觉的打量着那些男女,眼光多留在那些身形苗条漂亮的女子身上,上下来回扫荡着,在心里精确的估算着他们的三围,一看到漂亮美丽的女人眼睛发亮,口里是毫不掩饰的啧啧评价。一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被他盯上,顿时浑身不自在,仿佛周天宇那双眼睛是透视扫描似的,甚至她们穿什么内衣都不能遮拦住那双恶毒的眼睛,她们恨恨的瞪着毫无知觉的周天宇,无声咒骂着一脸的鄙夷,然后拿着小包报纸等掩住突出部位,移出他视觉的范围。

约莫6点13的样子,列车进站了,待车停稳,那些光鲜的人群轰然冲向列车门,平民却默默等待着,直到他们全部进去才开始慢慢走向车门,秩序井然的上车,周天宇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跟随众人上车。

因为那些衣着光鲜的人群先上车,所以一般他们上车基本是没座位,只能拉着横杆。上车的周天宇依然毫无所觉的大胆打量搜寻着美女,只要看到貌美艳丽的女人就拿那双恶毒的眼睛把人家死盯,毫不掩饰的目光侵犯,她们却拿他没有丝毫办法,因为联邦法律没有用眼睛猥亵人也算犯罪这一条理,否则以周天宇的行为在这里绝对被全车厢的人一起定性为死罪,因为连车上的男同胞们甚至平民也不齿他的行为。

好在每个车厢是独立的,不然周天宇绝对会跨车厢“犯罪”,一路的时光都在这样无聊的时间中打发过去,终于到站了。车上的人都没有动,或多或少的拿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周天宇,只到周天宇下车,全车人才哄然冲了下去,一下车都离他远远的。

周天宇哼着流行音乐慢慢的踢踏着小步晃晃悠悠的向时代广场的方向走去。当然一路上又少不了看美女养眼,不过收敛了许多,可惜市区的生活节奏和他们不一样,少有人这么早起来,尤其是城市的美女。

不过城市的喧闹是不分昼夜的,日夜喧嚣的电子全息广告,来往呼啸而过的各类悬浮车,生活在贫民区的周天宇是不可能搭乘出租的,只能按照大头提供的最短行程规划选择着街道。

越到时代广场喧声越隆,人群也渐渐的越来越多,变得熙熙攘攘,男女老少间杂,但在周天宇的心里却越来越静,各种喧闹的声音仿佛离他而去,耳里是越来越弱的声响,偏偏这时如果你在他身边落下一枚针却又清耳可析,显得非常怪异,这是周天宇十八岁后有的一种能力,他也说不上名目,到现在他也只能称呼这种能力状态为“觉觉醒状态”。这种状态只有在他内心非常孤寂或者精力受到刺激或精力异常集中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当细心搜寻的时候却突然消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喧闹的人群却感受到孤寂,一种难与人诉的孤寂,仿佛就站这里十年百年千年万年他也只是一种看客的那种感觉,人类的一切活动引不起他的任何注意,他只是以一种默然的态度观看这一切。

突然一种低低的声音进入他的听觉,仿佛一群人在一个向隅低声交谈,他想要倾听点什么却怎么也听不清楚,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些人眼光在频频的留意着他,这种从未有的感觉令他异常压抑难受,就算是在贫民窟经历生死考验的时刻也没有体验过,仿佛他成了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孤独无助的任凭别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感觉,他难受的想发泄,想大吼大叫,想撕碎眼前的时间空间,一切的一切。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angyou/27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