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战争领主

点击:
前卷

序章 新纪元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双城记》

2012年,海南三亚。

“爸爸,爸爸,看我发现了什么?”戴着草帽的少年,兴奋地扬起手中的海螺,如同发现了不得了的珍宝。稚嫩的脸上,闪烁着兴奋的光。那帽沿下黑得发亮的双眼,毫无杂质,仿佛那最闪亮的星辰,照耀着这个世界。

一只大手落到草帽上,逆光的原因,让人看不清样貌,只留下一道高大的身影。

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好孩子,你可捡到不得了的宝贝啊,还不快拿给妈妈看看去。”

“嗯!”少年大力点头,欢笑着朝沙滩上一把遮阳伞跑去。

笑声回荡在三亚的沙滩上,简单而快乐。

突然,起风了。

毫无预兆,从远边的天刮来了强烈的风,吹飞了少年的草帽。

“啊,我的帽……子……”少年抬起头,看着草帽飞上天空。

本来碧蓝如洗的长空,不知为何,却为不断盘旋而至的灰色云层所占据。风卷云龙,天地变色,似乎正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少年的父亲,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连忙跑至,牵着孩子的手,同时朝遮阳伞的方向叫道:“亲爱的,我们快回酒店,要下雨了……”

他话音未落,却被少年惶急的声音打断:“爸,快看上面,那是什么?”

中年男人抬起头,视线中,那天空的灰云之上似有什么东西经过,竟然出现一道赤红的轨迹。

那道红迹越赤越盛,仿佛灰云渗出血来一般,看着让人心里十分不安。

中年人刚想安慰孩子,就在这是,天空红光大作,却有一颗大火球从灰云中砸了下来。云层翻滚,被火球烧开一个巨大的洞。于是沙滩上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云洞之后,蔚蓝的苍穹之上不断有火球划过。

“那是流星吗?爸爸?”少年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他非没有看过流星,却从未看过燃烧着,体积如此巨大的火球。

中年人已经忘记如何回答孩子提出的问题,他的视线跟随着那颗掠出云层的火球,一直看着它落入遥远的海面。片刻后,才有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如闷雷,滚滚而至。伴随着巨响,地面亦剧烈的震动起来,于是沙滩上尖叫四起,不断有人影被强烈的地震给掀翻在地上。

“快走!”中年人大吼,拉着孩子就往后跑,却听到身后传来海浪翻滚的声音,以及人们的失声尖叫。

“海啸!”

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却像是瘟疫般在人群中传播开去。人们惊慌失措,恐怖如同海浪般一波波扩散,整个沙滩乱成一团。

少年被父亲捉着手狂奔,却好奇地往后看去。视线穿过父亲强而有力的手臂,落到那身后的海面。却发现本来平静无波的海面,如今却掀起数十米高的浪潮,仿佛巨墙般朝着沙滩的方向压了过来。

而在这堵海墙的背后,少年的眼中,映照出一团徐徐腾起的夺目强光。

下一刻,强光绽放,比海啸更快地扫过沙滩。

少年飞了起来,他从未感觉身体如此之轻,如此之……热!

是的,难以想像的高热掠过体表,那天真的孩子连话也未曾说一句,灵魂便已经上了天国。在他死亡的瞬间,那眼睛中看到的,只有火焰。

排山倒海般的火焰从海的另一边烧来,把沙滩、游人、建筑在瞬间点燃,又焚为了灰烬。

从天空往下看,只见远处的海面被强烈的光芒占据。一波波烈焰跨海而至,横扫整个三亚,让这昔日闻名中外的旅游名市,在转眼间变成了废墟,死伤无数!

同日,无数的陨石破空而至,它们袭击了中国、日本、非洲、美国、德国、法国等诸多国家的重要城市。陨石的撞击,改变了大陆的板块,引发了海啸,滔天的洪水席卷全球,圣经预示的末日开始上演。

这一天,被后世称之为“大灾变之日”!

经受陨石雨的洗礼之后,地球千疮百孔,爆炸产生的尘埃遮天蔽日,无数的生命不断凋零。而更致命的,却是爆炸产生的辐射,让曾经繁荣的地表,即使在洪水退去之后,却已经变成如同地狱般的存在。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地球,大灾变之日后幸存的生命,却遭受着大自然最残酷的考验。

无数的生命在死去,却有一小部分生命在地狱中苟延残喘的生存下来。五十年的时光悄然流逝,活下来的生命,他们、又或它们的基因,却已经发生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地球迎来了一个崭新的纪元,然而没有人知道这将是个什么样的时代。

第一卷 无法大地

第0001章 苏醒

“给我一个合适的距离,神亦可杀!”——战争领主·零

梦境仿佛一张褪色的老照片,笼罩着昏黄的颜色。

“哈哈哈……来追我呀……”

“……笨蛋……你要活着回来……”

“什么?回来后就向我求婚?我……我可没说要嫁给你……”

“……除非……你带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那我就勉强嫁给你吧……哈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梦境里,轻柔、欢快。

那袭摇晃的白色身影,如同风中的百合,娇柔得让人怜惜。

看不清的容颜,却有一双清澈的眼睛闪现。那温柔似水的眼眸中,倒映的,是谁的身影?

“丽……”梦境里,他轻轻唤出一个名字,却没有回应。

就像以往,梦境渐渐如泡影般消失,他又即将陷入不知为期多久的深沉睡眠。

然而这一次,有些意外发生了。

蒙蒙胧胧间,他好似听到一些别的声音。

“……见鬼……我还以为能发现什么宝贝呢,原来是个臭男人!”

“哈哈哈,汉斯。你小子饥渴起来不是连男人也上的吗?我可是听说过,伦巴家那十三岁的小子曾经被你搞过。”

一阵不堪的哄笑声响了起来。

“闭嘴!小心老子捅烂你的菊花。不过,这小子看起来还挺漂亮。老子还没搞过旧时代的俊男,说不得今天可以开开荦了。”

浪笑声中,他突然觉得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身体。

意识深处立刻发出一个信号,几十个数据立刻传递到身体各处。不知深眠多久的躯体带给他生锈般的感觉,但动作却也只比全盛期慢了5个百分点左右。身体先是横移了三十公分,然后突然坐起,手习惯性往右侧一捞,冰凉的金属感传来。

手臂抬起,带得那冰冷而沉重的物体向上捅去。直到碰到实物的触感传来,他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短暂的不适后,视线渐渐聚焦,于是他看到一张猥琐的脸孔。从褐色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判断,对方应该是个白种人。而现在,这张脸孔的主人,他的下巴被一截黑得发亮的枪管抵住,眼睛中交织着恐惧和愤怒的复杂神情。

“天啊,他醒了。”

“喂,小子。快放开汉斯,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纷乱的声音从白种人的身后传来,他的视线越过手上的“人质”看了过去。那是十几名作矿工打扮的男人,肤色有黑有白,甚至还有两个黄种人。他们的手上拿着武器,如果铁锹、铜锤也能称之为武器的话。毫无疑问,他们把这些能够展现暴力的工具都对准了他。

他沉默,脑海里混乱不堪的画面并不能整理出名为记忆的东西。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面对着谁,甚至,他连自己是什么人都不记得。隐隐间,脑海里有身着笔挺军装的画面掠过。

或许,自己是个军人吧?也许!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然而即使在思索中,他的手如同铁铸般坚定,手中握着的微型自动机枪,那截乌黑的枪管未曾做出哪怕只有一毫米的移动。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把微型机枪能够瞬间把汉斯的头射成马蜂窝。

而被枪管抵着,汉斯已经全身为汗打湿。可恨的是,他别说移动,连改变下姿势让自己站得更舒服的动作也不敢做出来。那会引来对方的误会,然后下一秒,数以百计的子弹会让他的头变成一颗烂气球。

这样的对峙持续一分钟后,汉斯双腿已经开始颤抖了。眼见情况就要一发不可收拾,这时人群里出现骚动,那包围着他的各色人种朝两边退开,一个老头子走了进来。

这人显然和矿工属于俨然不同的两个阶级。

他身上套着件磨得发烂的皮夹克,里面穿着件灰蓝色的粗呢格仔衬衫。下身则是一条沾着油渍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军靴。这样的搭配自然不伦不类,但和这些衣不蔽体的矿工比较起来已经是云泥之别。

老头子叨着个烟斗,眼睛闪烁着毒蛇般的光芒,在他和汉斯的身上游走不定。最后,他用深沉的声音道:“放开他吧,幸存者。你会用枪,这很好,说明你是个战士。我老杰克正缺少像你这样的人才,像你这样的战士,没有必要和汉斯这样的狗计较,不是吗?”

尽管被枪抵着下巴,汉斯的眼睛里还是闪过怨毒的光。

他开口了,用轻柔,却略嫌嘶哑的声音道:“我,要如何相信你?”

老杰克喷出一个烟圈,慢悠悠地说:“在这个基地里,我就是上帝,没有人敢违背我的声音,所以你放心,这些狗杂种不敢找你麻烦的。何况你手里有枪,虽然是旧时代的微冲,可也足够射杀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

“只是如果你把我们全杀了话,就不会有人告诉像你这样的幸存者,现在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老杰克补充道。

枪管,一点点地离开汉斯的下巴。后者双腿一软已经坐倒到地上,后头几名矿工连忙上去把他拉了下来。

他坐直了身体,微型机枪放在大腿旁侧。枪口却仍朝着众人,保持着随时可以开枪的姿态。

老杰克却像是对这把机枪视若无睹,他走了上去,拿出烟斗问道:“欢迎你来到世界末日的时代,但不管如何,生活还得继续。那么,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幸存者?”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kehuan/27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