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官途借势

点击:
老婆赵丽丽是偏远乡镇干部,很突然提拔成区妇联副主席,成为领导。对他也就看不上眼,多方挑剔,激化矛盾。偶然发现老婆晋升背后的原因竟是……悲愤激情的杨东轩与网友见面,谁想对方却是小萝莉、十足小魔女。为小魔女与城南区四大恶人冲突,完全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改行进区政府,决意在官场上走好,将之前的敌手统统踩在脚下……敌手太多太强大,他一个小科员该怎么借势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赵丽丽优势怎样的命中宿敌?婚姻破裂后的恨,使得彼此的立场不能协调,各处招数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才甘心……

见网友(1)

很多偶然,都是有看不见的必然因素,你觉得偶然,其实是你看不到背后的必然。

第一眼看到那个从宾馆里出来、侧身躲在胖子男人身前埋头走的女人有点像赵丽丽,杨东轩就想冲过去揪住她,只是还不能确定。忍住冲动没有跑过马路,想等认准了再捉住她,看她还有什么脸再吵。

那两人出宾馆搂抱着,杨东轩在街道对面跟着走,越看越觉得像。准备跳过路边护栏,冲到街对面去。却见那对狗男女到一台车边,开了车门,女人坐进车里露出脸。他终于看清了,真是赵丽丽。

翻过护栏跳到马路上,可那车起步开走,等他跑过街这边只看见跑远的车尾。

杨东轩肺要气炸了,***贱货!

一拳捶在护栏上,“嘭”地一声响,过路的人都转头看他,以为遇上神经病了。

这时候也没处去捉奸。

气冲冲回到家,“啪”杨东轩一脚将家里的铁桶踢得飞起来,“咣当”一声飞撞在墙上。让他即将爆裂的身子找到了泻火口,下意识地攥紧拳头,一拳击打在客厅墙面上,墙面承受不了冲击力,凹进去,打坏一块水泥墙砖。手指节破皮流了些血也不觉得痛,这样的伤让杨东轩总算冷静一些。

是啊,赵丽丽早在半年前就不对劲了,自己早对她有所怀疑,只是没有实证。没有实据,赵丽丽这个恶婆娘哪会承认?像今天这样看到她给男人抱着走,自己出现在她面前她都能够快速地镇定,之后一口否决所有的事实。她做得出的。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真能够将她打成残疾?

杨东轩一屁-股坐在地上,瘫软了,没有一丝劲力。

对的,半年前具体是哪一天开始无法确定,就是那段时间赵丽丽开始便了。之前,回到家里赵丽丽对见他他最多的就是不停地叨念甚至是恶毒的咒骂,都是为了她的工作调动问题。赵丽丽是在偏远的九曲沟乡上班,来回市里二十几里路,车又少,很不方便。活动调离九曲沟乡已经一年都没有响动,赵丽丽将这一切的不顺利、怨气都发泄在杨东轩身上。见面吵架几乎成为两人生活的一个环节,吵完架后到床上去肉搏,将所有的精力、怨气、种种都消耗发泄出来。

但半年前却变了,杨东轩没往深处想,赵丽丽似乎不再有那么多的怨气,两人的吵架也少了。赵丽丽对他慢慢变得冷冰冰的不理,看他什么都看不顺眼。看不顺眼也不像之前那样吵架,而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逐渐地回家也不像之前那样按时,深夜回家一身酒气。

以前也不是没有应酬,可感觉完全不同。赵丽丽对这些没有任何解释,渐渐两人在床上的活动也少了。虽感觉到不对劲,杨东轩却不肯往那方面想,夫妻之间的基本信任都不存在,那生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三个月前,赵丽丽突然调回城南区,还在城南区妇联当上了副主席,成为副科级干部了。

之后,在家里对杨东轩更挑剔,不论什么事情,都要按照她的意思去做。晚上回家更没有准时,杨东轩偶尔问起,赵丽丽非常尖刻地问杨东轩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谁都像他那样下流那样没有底线?

种种往事,当真每一点回想起来都是锥心地痛。想明白了,赵丽丽能够调回来不是她有什么能力,而是有身体本钱换来的吧。

呸,贱货,这就是赵家的家风?我呸。

也不知什么时候,杨东轩坐到书房电脑前开机上,平时上主要是浏览一些新闻和专业方面的页,但今天一下子上了qq,还在qq签名上写了:求约炮!

小魔女(2)

连杨东轩自己都想不到,他真会做出约炮这种事,当天下午一个叫秋水怡深的友搭话聊半天,将这事莫名其妙定下来,两人还通了电话。只不过,秋水怡深一点都不肯透露她的信息,从通话声音听,可确定是一个女人,有些寂寞的女人。

想想也是,不寂寞的女人也不会干这样的事。

心里其实很忐忑,也不是杨东轩怕事,这种事从没经历过但也听说过,只是真要自己来做总觉得不可思议。只是,秋水怡深跟他的电话一直保持着联系,她还不时报出车的位置,让杨东轩不得不确认真有一个女子从不知之地坐车过来见他,约炮。杨东轩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订房,等听秋水怡深说她下车报出城南区街道招牌来,才确信对方真过来。

急急忙忙到酒店去订房,还到外面的小吃那准备不少的烧烤,带进房间去。而秋水怡深已经在出租车上,要他报出房间号。杨东轩又担心会不会是有人设了圈套给自己钻,但在城南区是他熟悉的地方,也不会有人专一针对他这种本地人设圈套。

车站那一带骗子确实有,主要物色的是往来旅客,他们能够很准确地分辨出是不是本地人。招惹本地人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处,捞不到钱还有可能遭到打压。

这一点,杨东轩不是很担心。

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心想秋水怡深即使不出现,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存在,自己不过损失订房间的钱,不算什么。如果秋水怡深真的来了,自己跟她是不是放纵一回、体验一回还得看她的意思。坐下来彼此见面聊一聊,说说话,也是他目前最好的解脱。不说容貌如何,单单是听秋水怡深的声音就让他有种慰籍,很温柔又有点软糯,这种音调显然不是平秋市的说话习惯。

打电话说用普通话进行交流,秋水怡深不肯多说自己的情况,说既然是约炮,过后彼此都不会影响对方的生活,最多就是上聊天或今后有机会再约炮,总之是不能说住址之类的信息。杨东轩也不好缠着问这些,这时进到房间后,将房间里的冷气开足。不说别的,单单这样在酒店里休息一晚也能够让自己消散一些那些负面情绪。

心里多少有些期待。

等房间门给敲响,杨东轩的心咚咚咚地狂跳起来,深深吸一口气,将房间门开了,见外面一个生俏俏的背影。但从背影看身材确实棒,一米六五左右,紧身牛仔裤,那屁股虽没有鼓翘丰满但那腰肢宛如柳枝儿似的。虽站得直也能够想象得到扭摆起来那种风情万端,乌黑的头发不长,齐肩,非常精神。

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杨东轩往过道两边扫一眼,见没有人,说,“秋水怡深?”那人不应往房间里直接撞进来,杨东轩忙让出道来顺手将门关上,还小心地将横栓也关上,免得有人开门冲进来,以防万一。

转身看,见进来的女子背着窗坐,窗外光线较强看不清她的脸,而女子已经将桌上放能够的烧烤拿在手里开吃了。杨东轩见她这样隐隐觉得不对劲,有这样的女子跟人老远约炮的吗。

“秋水怡深?”

“你以为还有谁?”声音跟通电话的声音一致,让杨东轩放心不少。往前面凑一些,“饿了吧,要不我给你再叫一个餐来。”

“不行,想让我吃胖呢,吃胖了你负责?”说话的声音一下子变了,完全是一个少女的声音,平时在学校经常与女生说话,立即听出来了。

“你是谁?”杨东轩警觉起来,注意看,正在吃着烧烤的女子分明是一张嫩嫩的脸,而身体也没有长开,即使腿、腰肢各处都显得长但那种没有张开完全看的出来——少女,按上的定论是萝莉。

“我就是秋水怡深,是来约炮的。”那声音又回到通电话的声音,说过后一阵放肆地笑,笑得天昏地暗的。那笑声清脆劲儿就如同一根根针刺密集地刺在杨东轩的心上,顿时,他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平时跟初中女生打交道多,对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心态熟悉,面前这位自然是家里那只最逆反、对上虚无的东西最好奇,不惜以身相试。

如果今天换一个人,面前这个女生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可很难说。杨东轩有些担心。

“站着不动干什么?”那清脆刺耳的声音将杨东轩从懵懂中震醒,见女子笑得非常得意,这样的恶作剧之下,完全达到她要的效果。“快坐到我身边来,我们做完事儿我还要回去呢,来吧,直奔主题节省时间。”说着招手让他到身边去,还拍了拍自己的腿,意思是要他坐上去。

杨东轩哪敢挪动半分,没有仓皇逃出房间已经算很不错了。

“你是谁,我送你回家吧。”杨东轩沉声说,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好言将面前这女子送回去。

“怎么了?”

“你这样很危险,知道不知道?”

“会有什么危险?你是平秋市一中的老师,我看过你的日记。”少女脆声地说,又有些不屑与玩世。“你跟我估计完全一致,是不是觉得很好玩?你是不是遇上感情问题了,说出来我帮你出计谋,保证你所向披靡,万女臣服……”

之后两三个小时里不论杨东轩怎么套问,都无法套问出少女的信息和来历。交谈中,她表示对杨东轩十分关注,会一直关注下去,对他有好感了。之后,少女坚决不要他送表示回程的车票都准备好了,出酒店拦下出租车就走。

几个小时后,秋水怡深来短信,表示自己已经回到家。

之后,都是秋水怡深给他发短信来不少稀奇古怪的短信,让他深刻体会到小魔女的威力,直到一年之后的春季开学,秋水怡深突然到平秋市一中九年级借读,才知道她叫宋韵秋。

--尤物--

小巷子进去不深,一堵院墙,厚实大门。大门上吊着大铜环,很亮。

铜环敲门很响,杨东轩尽量放轻一些。大门开了却见是方茜的老妈方琼,在门后笑腼如花。杨东轩招呼,“今天在家,不忙呢。”

方琼笑脸更甚,“老师来了”说着让杨东轩进院子,“今天我想跟老师了解茜茜的学习情况呢。”

杨东轩点了点头。

再过一个月就要中考了,家长关心一下是必然的。上学期末方茜的化学成绩才79分,对她而言成拉分科目,影响升学成绩。本期开学通过班主任找到杨东轩,要他帮周末单独补一补。班主任提出来,最初杨东轩建议在班级或办公室抽空单独辅导,但方茜和她家长都想在周末补一补,开小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28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