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宦海龙腾(下)

点击:
第043章 东风西风各不容

唐旭山怎么也没想到,林森会这么没原则,为周秀英做工作竟然做到了岳清兰的病床前!是不是那位可为同志又给林森许什么愿了?这位昔日的同志加兄弟是不是还在指望干部处理时余可为重要的一票?这阵子他和林森说了多少啊,明敲暗打,一再让林森多想想党和人民,多想想自己身上的责任。看来林森根本没想,心里仍然只有一己私利,这个年轻人身上已经没有多少***人的气味了!

陈志立的判断和他完全一致。当陈志立说到干部处理,要他多加小心时,唐旭山马上心领神会,明确表示说:“这一次我准备付出代价,哪怕是沉重的代价!”

然而,让唐旭山没想到的是,这代价来得快了些,仅仅一周之后,省委、省『政府』对彭城市领导干部的组织处理工作就开始了。余可为以“八一三”火灾善后工作处理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带着领导小组其他成员和省组织部、省纪委有关干部,到彭城来主持召开经验教训总结会了,要求市委和市『政府』两套班子参加。更没想到的是,不是别人,而是余可为在会上对彭城市委坚持法制原则的精神予以了充分肯定。

会议一开始,余可为就谈笑风生说:“同志们啊,先说明一下:这个会主要是总结经验教训,组织处理免不了,可重点要摆在总结经验教训上,同志们在思想上不要背包袱!为了把这个会开好,我特意和小林市长提前打了个招呼,伙食一定要安排好,就算明天拉出去枪毙,今天也得让同志们吃几顿饱饭嘛!是不是啊?”

唐旭山听到余可为这话就想,要拉出去“枪毙”的这个人恐怕就是他了!

是一次***上的枪毙,枪毙的理由估计会很充分:作为彭城市委领导班子的一把手,一座城市的最高领导者,面对这么一场灾难『性』的大火,组织上从严处理,就算把你一撸到底,你也无话可说。唐旭山太清楚组织处理和法院审判的区别了。法院审判有法律细化出的刚『性』标准。组织处理则就大可玩味了。组织对你印象好,想保你,给你个党内警告,行政处分,也算处理过了,不想保你你就死定了。余可为是不会再保他了,人家已经明言“枪毙”了,这听上去是句玩笑话,实则透着***杀机。

余可为话说得滴水不漏:“枪毙不至于,开个玩笑罢了!可教训要汲取,领导责任要追究!在这里,我要纠正一下最近听到的错误言论。有些同志说啊,彭城这把大火烧死这么多人,只判了一些小鱼小虾,级别最高的不过是市城管委主任。我现在就代表省委、省『政府』郑重告诉同志们:这些小鱼小虾没逃掉,大鱼大虾肯定也逃不了!还有的同志又是一种意见了,说是渎职干部判了那么多,又判得那么重,比如说城管委那个姓周的主任,判了十五年还要抗诉,怕水涨船高。

我也可以告诉同志们,没这么回事!水还是那些水,船还是那些船,法院对渎职犯罪分子的依法判决,和省委、省『政府』对在座某些同志领导责任的追究,是『性』质不同的两回事,是出于爱护的目的!当然,爱护也要讲原则,在这一点上,旭山同志和彭城市委做得就很好,有原则,讲法制,在省委常委会上,元焯***给予了高度评价!有关情况我也向元焯***和省委常委们介绍了,

我说旭山、林森同志和彭城市委不容易啊,这么大的一场火灾,社会影响这么广泛,上上下下涉及了那么多人,来自各方面的干扰和压力可想而知,旭山和林森同志硬是顶住了嘛!”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唐旭山和林森,又和蔼地说,“旭山、林森同志啊,我这可不是丧事当着喜事办啊,经验教训要好好总结,该肯定的还是要充分肯定嘛!是不是啊!”

唐旭山表情平静地道:“可为同志,这得力于您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嘛!”

林森看着余可为,极是漂亮地当场将唐旭山卖了:“余省长,这您可表扬错了,‘八一三’大案能办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我们班长唐***掌握得好啊,我这个市长不过执行罢了,有时执行都不得力!余省长,在这里,我得先向您和省委做个检讨,我这人心太软啊,有时也爱感情用事,唐***可没少批评我啊,我呢,过去还不太服气,今天听您这么一说,才知道自己在原则『性』上是有不少问题哩!”

唐旭山觉得一阵恶心:林森想干什么?这究竟是检讨还是献媚?他是不是想说明,让余可为极不满意的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全是他唐旭山一个人的事?这个***小人怎么一点廉耻都不讲了?还什么同志加兄弟呢,他过去真是瞎了眼!

余可为和林森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林森话一落音,余可为便接上来说:“林森同志,你有这个自我批评精神就好!在讲原则这一点上,你是要向旭山同志学习,我也要好好学习嘛!”话头突然一转,“坚持原则,依法办事,应该充分肯定,但是,不能把丧事当做喜事办!彭城这把大火烧死了一百五十多人,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惨重,虽说火灾肇事者和相关渎职犯罪分子受到了严惩,可这还远远不够!这把大火暴『露』的问题触目惊心。同志们要反思一下,我们对人民负责了没有?该承担什么责任?我和陈志立同志就有责任嘛,在一些干部的任用上,在制度建设上,给你们这届班子留下了不少隐患。我在省委常委会上已经做了两次深刻检查,前天还向中央写了引咎辞职报告,准备承担自己的历史责任,决不含糊!”

这倒是唐旭山没想到的,余可为作为前任市长引咎辞职,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表态发言中,唐旭山认真检讨了自己作为一把手的失职,说自己官僚主义作风严重,没把人民的生命财产放在心上,忽视了安全问题,对“八一三”大火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最后,当着余可为和与会者的面,郑重提出引咎辞职。

余可为在唐旭山表态结束后,做了即兴发言,听上去语重心长,实则是在定调子:“旭山同志,我知道你会有这种态度!你是个原则『性』很强的同志,对同志们要求严格,对自己的要求会更严格!你的检讨我看也是实事求是的:林森同志虽然是市长,可来彭城的时间毕竟很短嘛,不过几个月嘛!你这个市委***呢?来了一年多了,都忙了些啥呀?能这么官僚主义吗?能这么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吗?!”

事情很清楚,人家在搞诱敌深入,你明知是套还得往里钻!不钻还不行,人家脸一拉,会甩起鞭子把你往套里赶,这位余可为同志把***手腕玩得炉火纯青了。

林森跟在唐旭山后面做了检查,也一脸真诚地提出要引咎辞职。

余可为却阻止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怎么回事啊?同志们要把这个会开成辞职大会啊?小林市长,哦,还有在座的同志们,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总结表态时不要开口辞职,闭口辞职,大家都辞职,彭城这盘买卖还要不要了?我们的改革事业还干不干了?!我把话说清楚:省里要引咎辞职的是我余可为,市里就是旭山同志,你们其他同志要放下包袱,轻装上阵,用行动给党和人民挽回损失!”

这话说得真漂亮!既报复了他这个不听招呼的市委***,又拉拢了人心。

晚上吃饭时,余可为笑眯眯地把唐旭山拉到自己身边,还给唐旭山敬了杯酒,似乎很贴心地说:“旭山同志啊,感谢你的理解和支持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啊?啊?你我引咎下台,承担责任,其他同志就好处理了!”好像唐旭山撤职已成了事实,又半真半假地问,“旭山同志,说说看,离开市委***岗位后想干点啥啊?我们一起开个公司好不好呢?而今迈步从头越嘛!”

唐旭山压抑着心头的极度反感,笑道:“怎么?余省长,你还想发财啊?”

余可为呵呵大笑起来:“哎,旭山同志,为什么我就不能发财啊?啊?当官不能发财,做生意就要发财嘛!做生意的都不发财,咱们国家的经济就别发展了!”

唐旭山这才勉强应付说:“余省长,我呀,今后还是想研究点实际问题!”

余可为又乐了:“那也好啊,旭山同志,去省农科院做副院长怎么样?农业问题既是实际问题,又是大问题,现在中央力抓三农,你要真有这个想法,我可以郑重向省委建议!”

这分明又是个套,而且太明显,也太拙劣了!唐旭山这回不钻了,引咎辞职是没办法的事,安排新的工作岗位,组织上还得征求他本人的意见,他不能这么被余可为牵着鼻子走!于是,明确声明说:“余省长,我可没有这个想法啊!我在大学是学机械的,属于工业这一块,和农业没任何关系,就算下台搞研究,也研究不了农业嘛!”

余可为“哦”了一声:“旭山同志,你不是京城农业大学毕业的吗?我还搞错了?好,好,你这么一说,我就有数了!”话头一转,谈起了工作,“你我的事先不说了,还是说说你们处级干部的处分方案吧!省委原则上同意你们的处理意见,只是对个别同志还有些想法。比如:***长江云锦,党内警告是不是轻了些呢?”

唐旭山颇为意外,以为听错了:“余省长,对江云锦同志的处分轻了?”

余可为点点头:“这个同志是不是应该考虑调离现岗位,行政降级啊?”

唐旭山意味深长地看着余可为,故意刺激余可为说:“余省长,关于江云锦和您的关系,彭城方方面面的说法可不少啊!都说这位同志是您一手提上来的……”

余可为表情庄严:“哎,旭山同志,你这就不对了嘛!不能因为云锦同志是我建议使用的干部,就从轻从宽嘛,必须讲原则嘛!旭山同志,你们可不要看在我的面子上替云锦辩解啊,情况很清楚嘛!***内部渎职和***问题很严重,云锦同志这个局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看再摆在这种要害岗位上很不合适嘛!”

唐旭山想了想:“余省长,那您认为谁做这个***长更合适呢?”

余可为笑道:“哎,旭山同志,怎么问起我来了?你们市委研究决定嘛!”

唐旭山一声夸张的长叹:“这恐怕不是我的事喽,我随时准备下台走人了!”

余可为脸一拉:“旭山同志,你好像有情绪嘛?!不客气地说,在这一点上你得学学我!我告诉你,请你记住:中央只要一天不免我的职,我就会恪尽职守,承担起我的责任;就算决定请我下台了,我也要把彭城的事全处理完以后再下台!”

唐旭山全听明白了,这实际上等于公开告诉他:不把他从市委***的位置上弄下来,人家不会轻易下台!再说,你还弄不清人家是不是真向中央打了辞职报告!萧宸***就没向他唐某人说起这一茬!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28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