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七号棺材铺

点击:
序  

青木巷开了家棺材铺,棺材铺的老板谦谦有礼,温文尔雅。

巷子里的女人们都说,这棺材铺老板是从大城市来的,不仅长得好还很有可能是个有背景的人物,要不他怎么能在提倡火葬的今天开家棺材铺却没人管呢?

巷子里男人们觉得棺材铺的老板人好是人好,不过怎么说都是有点晦气的,毕竟谁愿意自家旁边开了家棺材铺呢?更何况那家店在不久前才闹过鬼……

人人都在议论着那家新开的棺材铺以及棺材铺里的老板,就连小孩子也忍不住探过头去看看棺材铺里有没有什么妖魔鬼怪。

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看着棺材铺的目光里是敬畏的,因为他们注意到了棺材铺招牌右下角的一个小小的符号。

传说啊,有一种人,他们可以沟通阴阳……

同七推开了门。

门是老式的门,需要从中间推开,推开的时候甚至还有着“咯吱”的声音。

他来到这个小镇已经一个多月了,小镇临近大城市却难得的保持了自己特有的风格,虽然城北还是按照现代化所发展可城南却难得的没有被红灯绿酒所沾染。城南较之城北稍显落后,可这一点点落后并不会动摇同七的店铺。毕竟他开的是棺材铺而不是什么什么公司。

因为临近大城市又山清水秀,所以这里不缺富人,也就是说,他的生意在这里能做的开,毕竟有些人富裕了一辈子,不会吝啬于那么些死后需要用的东西,比起一个小小的骨灰盒来说,上等木材制作而成的雕刻精细的棺材恐怕更能让那些有钱人看着舒服些。

当然,同七的棺材铺主业是卖棺材寿衣花圈等等等等和活人沾边的的东西,副业却是做各种生意。

例如?

例如寻找你丢失的头,或者是你吊死的那棵树……

同七站在店外,看着那块金光闪闪的招牌,笑了。

二十多年了,他总算可以干些自己想干的事了,那群人大概都以为他死了吧,挺好的。

同七走进了棺材铺,潇洒的背影带着几分决绝。

招牌依旧在阳光底下散发着金光,露出了几个大字。

——七号棺材铺。

第一卷:鬼·无头冤魂

第一章

小虎是青木巷里的孩子王,长得虎头虎脑。

青木巷的最深处有一棵桃树,桃树长的粗壮,四五个成年男子鼓足了力气才能围住,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说啊,那颗桃树怕是成了精了。

小虎今晚要做的就是去那棵桃树上拔一个树枝以巩固自己“老大”的地位。

巷子深处吹过一阵风,小虎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咽了口口水。

青木巷的格局比较怪,巷子尽头并没有人家,桃树附近只有几个小板凳供白天在这里乘凉的老人。小虎看着那黑乎乎的树影,突然很想回家。

小虎想要转身,可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他直直的盯着那棵在黑暗中只能看个大概的桃树,心里恐惧不已。又是一阵风吹过,小虎蓦地睁大了眼睛,恐惧的尖叫被堵在嗓子眼里出不来。他看到,桃树下有个白色的身影!

忽然一只手拍到了小虎肩膀上,小虎终于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

同七被小孩子的尖叫吓的表情一僵,厉声道:“别哭了!”

哭声嘎然而止,小虎颤颤悠悠的转了过来,边转还用着带着哭音的嗓子道:“别,别吃我……呜……”

同七扶额,这都什么和什么?他看着眼前活像只小猫的小虎柔声道:“我是七叔,不认识了?现在很晚了,小虎还不回家?”

小虎的双眼已经蓄满了泪水,看见认识的同七就像见了亲爹,眼见抽抽搭搭的就要哭了出来,同七赶忙道:“小虎?在不回来你妈等会揍你了哦。”

这话说的颇为管用,小虎低声叫了句“七叔”就飞也似的跑回去了,同七看着小虎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转身一脸淡然的看着那棵桃树。

同七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你不应该出来的,他还小。”

一阵风吹过,桃树却是不为所动。

“小孩子总是容易受邪秽的侵蚀,他回去是要病上几天了。”

桃树树枝无风自动,急不可耐般的摇了摇。

同七毫不在意的笑笑,“我没有办法,受了惊总要发一发,就是不知道他以后还敢不敢来这里。”

树枝静了,可稍过片刻又疯狂的摆动了起来,也不知道是风带动了树枝还是树枝鼓起了风,总之又是一阵阴风。

“你没有肉体。”同七平静道。

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树不动了。然后非常缓慢的收回了凌乱的树枝,树干竟一点一点的倾斜。

同七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也是要遵守规矩的,你应该知道的。抱歉,我不能帮你。”

呜呜的声音传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哭。

同七垂下眼睑,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所以,来交易吧……”

那声音很轻很轻,却是充满了蛊惑之力,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渴望之情。

又是一阵阴风传来,桃树的一节树枝“嘎吱”一声折断,掉落在地然后消失。

同七勾起了嘴角,微不可查的笑了笑。

同七回到棺材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可就算很晚了他还是远远的就看到了棺材铺门口停留着的一个模糊的身影。

走近一看,一个白发老人站在棺材铺门口,那样子就像是专门等待同七归来一样。

同七的棺材铺开了有一个月了,对青木巷也有了大概的了解。那个老人他也认识,今年六十多岁了,独自一人生活在青木巷,是个挺慈祥的老人。据说他的儿子在城北有着家公司,公司不大,却也够成为青木巷里的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的了。

老人一见同七就显得激动不已,同七暗道麻烦却彬彬有礼的微笑着拉开了棺材铺的门,“景爷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先进来吧。”

景老爷子拘束的跟着同七进了门,棺材铺就像古时的客栈一样有着一张大大的木制柜台,只不过别人放酒的地方被同七放了香烛纸钱之类的扫墓用品。

同七的棺材铺蛮大,除了前面的店面外里面还有两间屋子,一间被他改造成了卧室一间则被他堆了棺材。所以外铺只孤零零的放了一口棺材,棺材旁边还摆放着一个黑白花圈。

同七拉开了灯,端了凳子让景老爷子坐下然后面带微笑的问道:“景爷爷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景老爷子的面色充满了犹豫,同七也不急,就那么等着,最后景老爷子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颤悠悠做势要跪下来,“同先生,请你救救我那不肖子。”

同七一叹,不动声色的扶住了景老爷子,温声道:“景爷爷您这说的什么话,您那儿子遇到什么危险了吗?您应该去报警。”

景老爷子几乎是哀求的看着同七,“同先生,除了您没人可以救我那不肖子了,您就发发善心救救他吧……”

同七微低着头,语气中已经有了不可察觉的疏远,“景爷爷,您这是什么话呢?我一个开棺材铺的……”

景老爷子一双眼睛发红,“我曾听我的父亲讲过,有一种人,他们可以沟通阴阳……”

同七沉默了两三秒,然后微微一笑,如果你仔细看就可以看出那笑容深处的一丝冷漠,“景爷爷,我是生意人。”

景老爷子赶忙道:“同先生,只要你能救我儿子一命,钱不是问题。”

同七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不缺钱。”

景老爷子颤抖着双手,然后狠狠的握拳,“同先生,只要能救我那不肖子……”

同七将指头搁在了唇旁边,景老爷子有眼色的消了话音,同七又是轻声道:“景爷爷,我开的是棺材铺。况且鬼主要人,数对不上的话,可是会出大乱子的。”

景老爷子不明所以的看着同七。

同七却看向了外铺搁着的唯一一口棺材,道:“景爷爷,您是明白人……

同家可是不随意帮助人的……”

景老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缓缓一笑,“我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

同七看向景老爷子那双略显浑浊的眼,喃喃道:“所以,来交易吧……”

景老爷子缓缓的点了点头,似乎想问什么却问不出口,同七善解人意的一笑,“交易会在您儿子的问题解决完进行——您可以放心。”

那神态,仿佛眼前的老人不是一个将死之人一样。

“那么,”同七顿了一下,“那么交易就开始了。”

“现在,您可以告诉我您的儿子惹了什么麻烦了。”

景老爷子是在一个礼拜前发现自己的儿子不对劲的。

具体的表现是,他发现自己的儿子经常性的发呆,有时候还会一个人自言自语,有一次景老爷子听到儿子说的话赫然是“我的头呢?”

景老爷子被吓了一跳,可是转眼儿子又恢复了正常,让他下定决心去找同七的也是一本相册。

相册里的大多数相片都是儿子的,景老爷子有时候会翻看,在他发现儿子不正常后的一次翻看中赫然发现那些照片的头部都模糊不清。

照片是按照儿子成长的先后顺序放的,起初几张小的时候的照片并没有什么,可是越往后变化越明显,到了最后一张儿子的头部索性已经与背景容为了一体,五官淡淡的,远远看去就像没有头的样子。

景老爷子刹那间就想起了儿子的那句话。

——我的头呢?

第二章

景老爷子离开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七号棺材铺的门依旧大开着,同七则托着头坐在柜台后面沉思着。

没有头啊……真是麻烦……

“咯吱——”

棺材铺的大门传来一声响声却不见有人进来,同七看了眼大门,然后轻声道:“欢迎光临,不过请随手关门。”

又是“咯吱”一声,棺材铺的大门被关上了。

如果这时有人在的话一定会被吓得半死,因为在他们眼中,棺材铺里从头到尾只有同七一个人而已。

同七颔首,“欢迎,感谢您的准时。您可以出来了,鬼差是管不到这里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anmei/28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