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沉溺

点击:
楔子

大东朝经历了四十年的风风雨雨後,终於步入王朝盛期。当一切血雨腥风结束後,皇上秦怡封他的贴身侍卫伍浩为异姓王爷,这人不仅对他忠心耿耿,更是屡次在危难之时舍身救主。秦怡不顾众臣的反对,下旨封他为王,并赐予封地,同时,他的王位世代相袭。圣旨一下举国哗然,为了安群臣的心,秦怡又下旨命伍浩的长子伍子昂入宫,陪伴年幼的太子,以此作为牵制伍浩的手段。这下,群臣再无话可说。

可惜的是,在太平盛世到来的第五年,秦怡身染重病,不治而亡。不久之後,伍浩病逝。秦怡唯一的儿子十八岁的太子秦歌登基。半年後,伍子昂袭承父亲的王位,回到封地梁州。

第1章

鲜这边的“chen”和“沈”不分哦,大家自动把这篇文理解成“chen溺”就行────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可今年的雪却特别大。青化、高棠、泗丕三省遭受雪灾,上千人冻死,京师也受雪灾的影响,不断出现冻死人的情况。东暖阁的烛火已经多日未熄了。两名太监一人抬著盆热水,一人端著燕窝粥来到东暖阁。守在门外的太监打开棉布帘子,推开门,两名太监走了进去。放下棉布帘子後,那名太监呼呼冻僵的手,盼著今年的冬天快些过去。

“皇上,您该歇歇了。”

太监总管,皇上的贴身太监温公公轻声说。正埋首於奏折里的年轻皇上秦歌好似没有听到,手中的毛笔蘸了蘸墨汁,继续书写。

温公公端了热水走到皇上跟前,等皇上写完一份折子後,再次出声:“皇上,四更天了,您该歇歇了。”

“嗯。”嘴上应著,秦歌却是又拿过一份奏折,眉心处的紧皱没有平缓的迹象。

温公公无声地叹了口气,对候在外的太监使了个眼色,两位太监退了下去。他把热水盆放下,然後小心去扯皇上的腿。秦歌全神贯注在奏折上,无意识地跟著温公公力道舒展开双腿。温公公力道极轻地给皇上脱了软鞋和袜子,用双手捂了捂皇上一到冬天就冰凉的脚,待皇上的双脚不是那麽冰了,这才小心地放进热水了。

双脚刚沾到热水,被“烫”了的秦歌一挣,温公公马上说:“皇上,奴才给您烫烫脚,解解乏。”秦歌舒了口气,揉揉眉心,向後放松地靠去。温公公笑了,跪在地上给皇上烫脚。很累,这一放松下来额角连著眼睛都在突突地疼,可是秦歌却没有去睡的打算。小憩了一会,在温公公给他烫完脚後,他道:“不要穿软鞋了,朕去麒麟阁一趟。”

温公公张了张嘴,把劝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把热在炉火边的燕窝粥拿给皇上。在皇上喝粥时,温公公给皇上穿上外出的棉靴套上。皇上喝完粥後,他马上拿来棉氅和手炉,手碰到皇上冰凉的指尖时,他的心颤了一下。外头下著大雪,已经这麽晚了皇上还要出去,会冻坏的。但他劝不了,皇上根本不会听。

一掀开棉布帘子,寒风迎面而来。秦歌打了个寒颤,拉紧棉氅大步朝麒麟阁走去。侍夜的太监和侍卫们见皇上出来了,精神立刻一震,跟著皇上在寒风中前行。出了东暖阁,走过一个小花园,秦歌的身上已经落满了雪,鹅毛般的大雪没有停歇的迹象,秦歌最喜欢听的雪声今年却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麒麟阁的棉布帘子一掀开,屋内同样正在忙碌的五位大臣马上站了起来。“皇上。”脚还未迈进来,秦歌就问:“分派下去的粮草是否已经全部运抵?受灾的州县可有新的奏报呈上来?”

内阁大学士樊梓立刻道:“回皇上,南方四省的粮草已经陆续运往灾情最为严重之地。这是刚刚收到的奏报,请皇上过目。”说著,他就把几分奏报呈了上去,脸上带著难色。

秦歌走到火炉边坐下,打开奏报快速看了起来。还没看完,他就把奏报扔了出去,一脸的怒容。“奏报上所说可属实?”

樊梓躬身道:“皇上,朝廷明文规定灾民买粮一斗不得高於五钱,可有些州县的粮食却卖到一斗十二钱。还有些商户趁著灾年大发横财,囤粮不卖,肆意抬价。”

“温桂。”

“奴才在。”

“召费匡和白禄年进宫。”

“是。”

一听皇上召了这两人进宫,五位大臣的心肝颤了下。接著秦歌又道:“这种事朕绝不姑息。凡是类似的奏折,你们要马上呈给朕。”

“是。”

“皇上,”行政院参院陈唏言道,“梁州距高棠不过百里,皇上是否可以直接下令梁王从梁州运送粮草到高棠?一来可以少花些时日,二来梁王也是皇上的臣子,这个时候理应为皇上分忧。”

“是啊,皇上。梁州土地丰饶,去年粮食大收,梁王不能坐视不理。”其他人也纷纷进言。

秦歌的脸色有些微的变化,五位大臣立刻闭了嘴。梁王伍子昂从小是皇上的侍读,又在宫里与皇上朝夕相处了五年,皇上对他自然会有私心。

秦歌沈默了一会,出声:“朕给梁王写封信。肖卿,你亲自去一趟梁州,把信交给梁王。你在那里协助梁王,事毕之後你再回京。”

“是。”枢密院参院肖寿和其他人一样都吃了一惊。他们以为皇上这次会和以往一样,不会向梁王开口。

秦歌走到桌边坐下,亲自执笔给梁王伍子昂写了一封信,写好後他把信交给肖寿,肖寿行礼後马上退出麒麟阁,回家收拾一下连夜赶往梁州。

观察了一会皇上的脸色,朝议院参院寇佘拿过一份被他单独放在一旁的折子上前:“皇上,臣这里,还有份折子,请皇上过目。”

秦歌接过,打开仅看了几行字,他的脸色冷了,但他什麽都没有说,只是继续往下看。

“皇上,梁王的势力渐渐做大,皇上不能再置之不理了。”寇佘语重心长地说,“削王一事不仅是臣的意思,更是满朝百官的意思。我朝日渐强盛,可一山不容二虎。梁王是异姓王爷,坐拥梁州十四郡六十一县,占据了我朝绵山以西的大部分地方。梁州北可出关,南跨潮江,东指京师,一旦梁王的势力可与朝廷相抗,国将无宁日。”

秦歌把手中的毛笔一放,还有话要说的寇佘马上闭了嘴。握了握快要冻僵的手指,秦歌站了起来:“此事日後再议。眼下最要紧的是雪灾,朕先回东暖阁。”

“恭送皇上。”

秦歌离开了麒麟阁,他一走,五位大臣同时叹了口气。

寇佘道:“梁王之事皇上打算拖到何时?”

其他四人摇头,脸色凝重。

梁王,伍子昂;梁王,伍子昂……伍子昂……子昂……走在回东暖阁的路上,秦歌的脑中不停响起伍子昂的名字。半年未见,他似乎又忘了伍子昂的模样,每次只要他一走,隔日他就不记得他的模样了,唯一牢牢记得的就是那人温和的笑,不管遇到什麽事,他都是那副温和稳重的模样,相识十六年,极少见他发怒。

不管是他的生辰,还是年节庆典,即便他不下旨召那人回京,那人也一定会回京,一定会给他带分小礼物。只不过,在那人的心里,是年幼时的朋友,是如今的君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皇上,外头风寒,您进屋吧。”站在东暖阁的门口等了半天也不见皇上进去,温公公不得已出声打断皇上的沈思。秦歌回神,发觉身上冷得厉害,他抬脚踏进东暖阁。冻僵的手指半天也没有缓过来,但桌上的奏折不能拖到明天,喝了杯参茶,秦歌继续批阅奏折。

“皇上,费大人和白大人来了。”

“宣。”

“是。”

不一会,两位被人从被窝里挖出来的男子精神抖擞地走了进来。跪下行礼後,两人起身等著皇上下旨。

“费卿、白卿,你二人兵分两路前往青化和泗丕调查赈灾一事。朕各派十名内侍跟著你们。”

“是!”

“朕今日宣了你二人进宫,别人也就猜到了朕要你们去做什麽。朕要你们想办法查出渎职的官员,以及粮草下放之事,你们可能做到?”

“臣定不辜负皇上所托!”

秦歌从身後的墙上取下交叉挂在那里的两把剑,分别交给费匡和白禄年。“罪可当诛之人,你们就地正法,无需禀奏。”

“臣得令!”

“去吧。”

“臣告退!”

费匡和白禄年捧著皇上钦赐的尚方宝剑退了出去,秦歌道:“温桂,今早的早朝朕不去了,吩咐寇佘他们主持朝议。朝议散了後,你把太师带到吉春轩去,不要让他人知道。”

“奴才明白。”

暂时吩咐完了,秦歌揉揉酸涩的眼睛,继续处理朝务。从他登基後的三年来,这种情况已是司空见怪。温桂候在一旁给皇上斟茶研磨,脸上忧心忡忡。

……

天还未亮,官员们就陆陆续续地进了宫准备早朝。秦歌虽然没有上朝,不过早朝上的气氛却有点紧张。秦歌并不是天天上朝,即便是有事,他大多也在东暖阁或西暖阁来处理。除非遇到需要群臣商讨的大事他才会上朝。原本他今日是要上朝的,不过出了些让他不悦的事,他自然有理由推了。

朝议结束後,有人自危,有人假装无事,也有人要见皇上。不过秦歌一早就下了旨,今日他谁也不见。内阁的五位大人们在麒麟阁里小憩之後,继续为皇上分忧,而秦歌却已经在吉春轩内与太师林甲子秘密商议国事了。

“皇上,老臣定不负皇上所托。”

“太师的为人朕十分清楚,这件事朕也只能托付与您。”

“老臣惭愧。”

“朕等著太师的消息。”

“老臣告退。”

得了密令的林甲子悄悄离开了吉春轩,秦歌靠著椅背闭目养神。他打算趁这次雪灾之事把朝中的贪官污吏整治一番。贪官不除,才是国无宁日。心突然揪紧,秦歌睁开眼,三年守孝期似乎快过了。

第2章

站在梁州城的城墙上,伍子昂脸色凝重。梁州境内有几县也遭受了雪灾,但损失不大,加上粮草充足,灾民已经得到了安置。只是听说青化、高棠、泗丕三省受灾严重,就是京师也被波及。不知京城的粮草是否充足,青化三省的粮草是否已经运抵过去,皇上是不是还会和以往一样,不向他开口?

“王爷,马上就要过年了,您怎麽却不高兴啊?”城墙上的一位老兵这时候问。梁王伍子昂爱民如子,深受梁州百姓的爱戴,就是普通的兵士都能与他说上两句话。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anmei/28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