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红楼之臻玉

点击:
这是一个名字叫“真”玉的悲催少年对着红楼里一众“假”玉各种玉的故事。
曾用名林琛生活富裕的现代小公子变成了红楼梦里苦哈哈的周姨娘的儿子,现用名贾?的小包子在娘俩儿的筹划下离了泥窝子贾家摇身一变成为林如海从姑苏旁支过继来的儿子,终用名林臻玉的小少年握紧小拳头要尽全力保护好真心对自己好的家人……
还有一只名为青梅竹马的身份高贵资深腹黑的大尾巴狼时时“看顾着”……
鸡血狗血JQ该有的都会有,不该有的尽量不让有。
此文就是写来满足yy的同人而已,考据党请轻拍。
耽美红楼同人,一对一,轻松向,坚定奉行:不坑,不虐,不后妈。

第1章 世事一场大梦

内院近角门的一处小小偏房里,一个穿着蟹壳青棉纱小袄子的妇人坐在榻上,手里做针线,却是个白绫红里的兜肚,上面扎着花鸟梅花的图案,甚是鲜亮。一时想是累了,妇人放下活计,叹了口气,看向内间床上甜睡着的小哥儿,只见白嫩嫩的小脸上微嘟着张粉盈盈的小嘴儿,胖乎乎的小手虚握着搁在脸颊旁,虽年纪尚小,却已显出不俗的样貌来。

门外回廊上,几个穿红着绿的小丫鬟叽叽喳喳的闲聊,许是兴头上,声音不免大了起来,惹得床上的小哥儿眉头一皱似是要醒来,妇人眉角拧起来,想要对外说些,嘴张了张却又噤声,脸上不免平添一丝凄苦,半垂着头呆住了。此时床上的小哥儿却是醒来,雾蒙蒙的大眼睛看见湖绿色的床帐子,愣了一愣,方转向妇人:“姨娘,什么时辰了?”

刚那妇人,称周姨娘者赶忙回过神:“方过卯时三刻,哥儿再睡会子罢?”虽掩饰的快,可贾玦依然瞅见周姨娘方才苦涩的神情,乌溜溜的大眼飞快的闪过一道光,起身自个穿了袄子和外裳,登上兔皮小毛靴儿,下了床走到周姨娘身边。

周姨娘素知自己的小哥儿向来与人不同些,平日里最厌别人碰触,自手脚有力后便自个穿衣沐浴,少叫人服侍,是以见贾玦穿衣并不上前相帮。

贾玦依偎到周姨娘身边,伸出小胖手儿轻轻抚平周姨娘眉间的褶皱,轻声说:“姨娘不必忧心,万事咱们商量着慢慢来。”周姨娘看儿子粉嫩的小脸做出一副正经老成的小模样儿,糯糯的嗓音,小嫩手上还胖出五个浅浅的小窝儿,煞是可爱,不由得笑了,竟不似平常‘木头人’的形状,添了几分妍丽。伸手摸摸儿子一头软毛儿,也细声说:“甚是,姨娘只听你的,再不想其他。”

贾玦见周姨娘笑了,心中自是喜悦,偏头瞧了瞧门外并无人在近旁,把头靠在周姨娘怀里,悄悄的叫了声:“娘!”周姨娘身子一颤,把贾玦搂紧了些,并不声张,只一下下的摩挲儿子的小脑袋,房里一时温情脉脉,把刚才的那股子愁苦驱了去。

洗漱,饭毕不提。因太太房里的大丫鬟绣鸾来叫,说要周姨娘给太太做两双鞋,周姨娘自跟着前去描花样子。贾玦年纪尚小,再者太太并不喜见庶子,是以贾玦仍在屋子里自己玩耍。周姨娘房里的两个小丫头唤春草、春雨者三两天前被太太的陪房周瑞家的借去收拾库房了,说是收拾库房,其实不过是府里摆放些粗瓷布葛、坏物陈件的地方罢了。里面的东西,别说老爷太太,就是府里稍稍体面的丫鬟仆役也看不上的。再者那库房里灰大物杂又无油水,那些做粗话的婆子避之唯恐不及,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这活就落到‘木头人儿’周姨娘屋子里的丫头身上。

贾玦趴在窗前,回廊里小丫头瞧见也不以为然,他倒乐得一个人清静。时节刚入冬,已是冷了,一股股的冷气从窗子浸过来,贾玦只觉得分外精神,眯着眼思量:王夫人已怀胎三月有余,想这一胎就是那“混世魔王”贾宝玉了,此时贾珠刚中了秀才,正要议亲,看来距离‘红楼梦’开场已是不远了。

原来贾玦原是现代的一名学生,原名林琛来着,出身大家,也是一明晃晃的富二代、权二代,但自小家教严谨,少有松快的时候,好不容易家里老爷子看在课业突出的份上放了一次大假,谁承想一梦南柯,睁开眼竟成了红楼梦里面本该掉了胎的周姨娘的儿子。

幸好贾玦颇有心胸,性子也豁达,郁闷了些时日慢慢就想开了。且自他降生,周姨娘百般疼爱,眼里心里再容不得其他,日子一长,贾玦深感前世从未享过的拳拳慈母之心,也将周姨娘看做是母亲了。

再说那正房里,周姨娘坐在小杌子上做活,端的是低眉顺眼。王夫人斜卧在榻上,倚着簇新的青缎靠背坐褥,身着镂金八团喜相逢小袄子、撒花纯面百褶裙,头上只斜斜插了只赤金宝钗花细,腹部已见微微隆起,旁边脚踏上半跪坐着小丫头正轻轻给她捶腿。

王夫人有孕后娇贵许多,刚入冬房里便放着上好的银丝碳,屋内暖融融,只闻大丫鬟细声吩咐小丫头做事的声音,正是一派和乐之景。

一时内院小厮来报:“老爷经从衙门里回来了,说是一会子就看太太来。”大丫鬟秀凤抓了一把铜钱,赏了那小厮,喜道:“老爷真是心疼太太,自打怀上二爷,老爷便时时想着、念着。”王夫人脸上泛起笑,只嗔到,“你这小蹄子。”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周姨娘,吩咐道:“你也做了这么会子活了,家去罢。”周姨娘似是未听到秀凤称那肚子里的孩子为“二爷”,规规矩矩的行了礼,道了安退下了。

王夫人淡淡的看了眼周姨娘,半阖的眼皮下闪过些阴霾。旁秀凤忙笑道:“太太不必烦心,养好肚子里的二爷是正经。”抬眼望了下门口,因又说道:“养了哥儿又怎样,凭谁也越不过大爷二爷去,大爷已是入了学(即秀才),太太肚子里的哥儿老太太亲说是二爷的,哪里又有那屋里玦哥儿的位子了,不过是个‘木头人’养的‘小呆子’罢。”说着王夫人复又高兴起来,不由得握住秀凤的手:“好孩子,你是个伶俐的,只听你这一说,我这心里就顺畅些。”

王夫人不免思量:‘这周姨娘是个省事的,平时跟锯嘴的葫芦似的,颜色也普通,不是那轻佻媚宠的,老爷也不过是偶尔去一趟,没成想怀了个哥儿。那玦哥儿瞧着也平常,虽长得玉雪可爱却随他娘一般木讷,平日里也从不上上房里打眼,老爷对他们母子从来也是淡淡地,并不上心,这一回自己有了小哥儿,贾母更是称为二爷,这岂不是明摆着没有那玦哥儿的位子了?’这样想着,稍稍放下了心,便把周姨娘母子丢到脑后去。一时又想起老太太才封的姨娘赵姨娘,绞着帕子恨得牙痒痒:‘那赵姨娘体态风流,颜色姣好,惯会在老爷面前做小伏低,竟勾着老爷隔三岔五的去她的屋里,把一屋子的姨娘丫鬟俱比下去了,整日里打扮的妖妖娆娆,上赶着奉承,比那周姨娘棘手打眼许多。’

原来此时王夫人才三十出头,还没修成日后只端庄修佛的“慈善人”,对贾二老爷的姨娘通房是恨之欲死,也是她手段高明,这十几年除了她所出的哥儿姐儿,贾政房里竟无一人生下庶子庶女,不想三年前那一直不声不响不受宠的周姨娘竟会怀上身子,还让她平安生下个哥儿。幸而府里没人拿着那娘俩当回事,如今更是连称呼‘二爷’的身份也没了,反倒让老太太、老爷看到她的贤惠大度,因这,老爷不免来正房勤些,老天庇佑竟让王夫人又坐了胎,还是个男胎!

去年打平安醮的时候,一老道士被她找来给贾玦看命,只说是个福薄的,让王夫人也放了心,虽依然有些膈应,但并不针对他们。

周姨娘走在路上,面无表情,埋头只管走路,无一丝招摇,袖子里指甲却抠进肉里,心里对贾府一家子恨入骨子里。想她原也是小官子女,因着父母早逝为教养幼弟能有钱进学读书才狠心自卖入贾府,本想着弟弟有了出息再赎身出府,没想到那贾老太太面慈心狠,拿捏着卖身契将她给贾政当了姨娘,本已心死,偷偷着人带信给弟弟只说被发卖了,只盼着不叫知道弟弟有个做人小妾的姐姐,没得因为贾府这一摊子连累弟弟。没想到老天待自己不薄,竟有了玦儿这个心肝儿,为了母子平安,一径的装木头,可这贾家欺人太甚!竟是连个“二爷”的名儿也不让玦儿有,想将玦儿踩到泥里头。

周姨娘回到屋子里,眼见玦儿一人趴在炕桌上玩儿,回廊里具是穿红着绿的丫鬟,无一人想着照应下小哥儿,一时悲愤交加,险些持不住“木头脸儿”。

贾玦见周姨娘脸色不对,急忙下了炕扶了她坐下,方悄声问:“姨娘,这是怎么了?”周姨娘摩挲着儿子,半晌方将事情道来。

贾玦笑道:“我当什么呢,生生吓我一跳,原也是这样,只是如今没有这虚名罢了。”周姨娘恼道:“这不是虚名的事儿,今后你科举做事,哪个不要个名儿?这可叫人怎么看你呢?”贾玦拉拉周姨娘的手,入了内室,半掩上门,方细声道:“娘,你瞧这府里光景如何?您可在意这国公府的名头么?”

周姨娘想了想也悄声道:“这荣国府虽花团锦簇,却已是烈火烹油,过犹不及,若是安份还好,若不安份,恐怕……”又道:“甭管这荣国府再显赫,又关咱娘俩什么事?娘只盼着你平平安安,将来顶门立户,离了这腌臜窝才好!只是当下干什么都要个出身,只怕摆脱不了反被这庶子的身份牵累压制。”

贾玦点点头,他娘心中颇有沟壑,是个有见识的,不禁庆幸好赖没托生到赵姨娘肚子里,不然不仅没有这份母子亲情还没得惹一身骚,看那原著里她对贾环不上心多做那争宠的幌子就知道。而想来原著里的周姨娘就不显山不露水,平静到老,是个聪慧的女子。

周姨娘也老怀安慰,这哥儿打小聪明有天分,难得的是孝顺体贴,学着自己藏拙,自己也不拿他当无知小儿,有的事就和他说话商量,这才三岁就能将事情看得这般透彻。

幸好周姨娘家教良好,自小幼弟也是个早慧的,四五岁就会替姐姐分忧,周姨娘才没有怀疑,而人也往往有这种心理,自己的孩子即使太聪明早熟潜意识里也不会去怀疑,只觉得是有福的,是好的。

贾玦想了想,伏在周姨娘怀里小声道:“娘想的真好,原是我不能及的。只是这阖府上下也只有珠大哥哥上进些罢,只看那大老爷,还有那琏二哥哥的做派就知道子孙不济,珠大哥哥身子骨还不好。太太又是中年得子,恐怕那还未出生的小哥儿将来也会被娇宠坏了,若珠大哥哥有个万一,二房里我就是长,想来我即使保住性命,也会被压制的一事无成。”嫩嫩的小嗓音儿像是小雀儿初啼般惹人爱,周姨娘心里升腾起十二分的母爱,把贾玦抱在怀里揉了又揉,亲了再亲。

贾玦说完,周姨娘猛然惊觉,心道,‘对呀,看珠大爷那羸弱的身子骨儿,不说这读书本就是个耗精神气的事,只说那科举三天、九天的赴试,就能让好人也拖累病了。看来太太借口玦儿身子骨弱怕上了宗谱恐不好养活,压着到如今玦儿三岁还不给上族谱也不尽然是坏事儿!还要好好打量筹划,将有一日让玦儿光明正大的离了这虎狼窝。’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anmei/27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