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校园之商女/重生之黑道商途

点击:
《重生校园之商女》作者:吃草的老羊
☆、第一章 梦醒时分

午后的阳光分外刺眼,房间内的蓝布窗帘被微风轻轻的吹起,消毒水的味道格外刺鼻,走廊上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病床上的白衣少女睁开双眼,迷茫的眨了两下,脑海中的图像快速闪过:

大学毕业工作五年后,升到部门经理职位。

任职部门经理长达两年之久,业务扎实,手段利落的她却突然被关系户顶了下去,事情来得非常突兀,使她毫无防备便从经理职位突然落马。

看来这年头没关系什么都白扯,省吃俭用花了3万多元买的小型力帆轿车,在回家的路上刹车突然失灵,撞向路边电线杆,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转头看看四周,是病房。

可病床和房间装潢看起来为何这么老旧?

看来定是出了车祸被好心人救下,送到医院。

想到这里,艾子晴自嘲的微微一笑,看来还是好心人多呀,本来因丢了工作搞的阴霾的心也好似照进了一缕阳光。

回暖中……

“吱嘎”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身穿白色大褂的大夫走了进来。

看到子晴醒来便轻训道,“小同学,怎么这么不小心?下次一定要注意些,还好这回没摔出毛病,那么高的水池!”

说完摇了摇头,看到子晴傻愣愣的样子,便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自语道,“没发烧,现在你们这些小孩子,都不知道爱惜身体,父母累死累活的为了谁。”

艾子晴被雷到了,真的被雷到了,小同学?

这是什么称呼?最近流行的?难道不是童鞋吗?水池?难道不是撞车吗?是不是搞错人了?

没等她开口,医生继续碎碎念“小丫头长的这么水灵,磕破了脸怎么办,一天尽让老师和家长担心,你们老师刚走,下课就能过来,你先在卫生室躺着,下午没事了估计就能去上课了,要是难受,一会就跟你们老师请个假回家休息。”

碎碎念完毕,也没指望子晴回答,便拿着水杯开门走了出去。喝水时还发出滋溜滋溜的声音……

可是床上的子晴彻底蒙掉了,刚刚回暖中的心脏,迅速拔凉。

老师?落水?上课!

等把这些个词语连贯起来,艾子晴心想,难道有人跟我开玩笑?可是我有什么值得人家开这么大个玩笑?猛地坐了起来,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

轻轻抬起手。

“啊!”

艾子晴捂唇轻呼出声。

纤细的胳膊,修长的手指……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不可否认,艾子晴的第二张脸很漂亮,可这一定不是年近30岁的艾子晴那已经磨出薄茧的手!

现在她只想仰天长歌“神啊~救救我吧!”

艾子晴眉头轻皱,掀开被子走下床去,慢慢移到到门边的镜子前,深呼吸,抬头。

镜子中的艾子晴,皮肤白皙透明,眉眼如画,清秀漂亮的脸庞却难掩稚嫩。

薄薄的嘴唇,看上去有些薄情,但让人看了有种吻上去的冲动,此时正紧紧的抿起来,细长的眉头正轻轻的皱着。

有些细长弯弯的大眼睛里有着震惊,疑惑,但难掩智慧的光芒。

不是妖艳的美,很清纯可爱。

只是没有打扮,看起来也有些土气。

这是自己年轻时的模样!

木然的走到办公桌边,立在桌上的日历表无情的告诉艾子晴

1997年6月19日!

从2011年回到了14年前?16岁?初三下半学期?

“太诡异了,实在是太诡异了”艾子晴傻愣愣的重复着这句话。

眨了眨眼,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难道这就是穿越时空?重生?那样的话,父母怎么办?知道我死掉了,他们该多难过?让那些势力眼的亲戚们奚落嘲笑?

艾子晴突然很悲伤,并未感受到没有重生的喜悦!

是的,悲伤!曾经的过往突然逝去的悲伤。

记得1997年,她的父亲艾国华和母亲蒋琴是国企单位职工,艾国华现年38岁,辛苦半辈子提升到车间主任,工资也有700多块,母亲蒋琴也有500多块,两人都很重视这份工作。

在这个年代,这份工资虽然比不上下海经商赚的多,但是地方小单位还是略高的,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永远都不能理解铁饭碗的重要性。

虽然被几个赚点小钱的亲戚瞧不起,虽然几个表兄弟姐妹狗眼看人低,但一家人还是快乐,暖心的。

只可惜自己不争气,中高考接连失意,念得都是中低等学校,并没有让父母沾上什么光。

回到这个年代,就是为了重新让爱我的人生活的更好吧?

艾子晴微笑起来。

☆、第二章 缘起缘灭

房间的门再次被推来,伴随着‘哒哒哒’的高跟鞋着地声音,走进来一个年约30多岁的女人。

该女人长相普通,身材普通,身高也很普通。

不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戴也显得一丝不苟,使得整个人看起来略显刻薄。

这个就是艾子晴初三的班主任。

王敏走进来时,看到艾子晴站在地上,本来因有些担心而被压制的怒火腾的一下又窜了上来,心中暗恨,还好没出什么事,不然年终奖金被扣不说!能不能干下去都是回事!

这么大的责任,谁来承担?

继续面无表情的盯着艾子晴,高跟鞋哒哒哒的稳稳迈步,若是正常学生,应该已经造成了足够的心里压力,可惜对面年近30,越活跃回去的艾子晴,她恐怕要失望了……

“怎么在地上站着!身体刚恢复就想严重吗?还嫌老师担心不够?”王敏面无表情的从镜片后微眯着眼睛刻薄说道。

“对不起,王老师,真的很抱歉,让老师担心了,是我不好,以后一定没有下次了。”艾子晴微微低头,语气诚恳的道歉。

“以后一定要注意,不然老师和你父母该多担心,这次是运气好,那么高摔下去没出事,万一出一点什么事,你父母含辛茹苦的养你这么大,让他们可怎么活?”

看到艾子晴态度诚恳,王敏语气一滞,也不好太过严厉,毕竟是自己学生,身体还没痊愈,所以放缓语气叨叨两句。

随后,王敏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有栏杆吗?怎么会掉到水里?”

怎么掉下水的?艾子晴心中一动,随即说道,“我会注意的,让您操心了,只是跟同学玩的时候,不小心就绊了进去了。”

说着还好似愧疚的把头压的更低了,眼眸中却在闪烁着异样的光泽。

“下回一定注意,下午不用去上课了,给你父母打个电话来接你回家吧?”王敏见艾子晴态度甚好,也不好多说什么,竟是开恩放了艾子晴半天假。

“王老师,这件事……我想还是不要告诉我父母了,既然我身体无碍,就省的他们跟着操心,我回去躺一躺就没事了。”艾子晴微笑说道。

“嗯,你要注意身体,回家调养好,明天来上课。还有,功课别落下,马上就要中考了。”王敏心中感叹,这孩子真懂事,平时在班里看着内向不爱说话,成绩一般,不上不下的,没想到这么懂事。

“谢谢王老师,我知道了。”艾子晴笑着送王敏出门,看着王敏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远。

转身,艾子晴心中暗叹,长相刻薄不一定都是大反派嘛!

如果王敏知道艾子晴心中想法,估计要后悔刚才没有好好的收拾她了……

回到床上,靠着床头,艾子晴眼睛微眯,落水?

回想起这个白衣飘飘的年代,纯真的爱情,被称作禁忌的早恋,拉手就会脸红心跳的羞涩时光,那个叫做白浩的男孩……

初一下半学期时二班的艾子晴,认识了白浩,那个被称作是一班篮球王子的男孩子,他高大帅气,温柔体贴,好似永远只对着艾子晴才会笑弯眉眼。

他为她买水打饭,在冬天为她拉严衣领,好似阳光般,令艾子晴全身都暖洋洋的。

在这种温柔攻势下,艾子晴沦陷了,如所有早恋的女子般,深深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

虽然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一对,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她配不上白浩……

可是当年纯真的艾子晴一直认为爱情面前,双方是平等的,幻想着两人大学毕业后一起努力,生活一定会非常的幸福,也从不把别人的冷眼看在眼中,她在乎的只有她眼中那一个人。

就像简爱曾说过:

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起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可上帝没有这样的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的站在上帝面前。

是的,两个人的精神的平等的不就好了吗?可能艾子晴从小虽看起来内向,其实骨子里是那种冷漠的人吧?所以她从来不去在意那些……不应该在意的东西。

可是初三下学期,他们这不被祝福的恋情,终究走向了灭亡。

白浩牵起了他同班校花许倩的手,却放下了那个曾经羞涩的,因他一句话,便会脸红微笑的女孩子。

而许倩,却是艾子晴的好朋友……

许倩跟白浩的父母本来就有生意往来,也希望两个同样优秀小辈将来能够在一起。

白浩当初是爱艾子晴的,姑且称之为爱吧?或是喜欢?总之是放不下的。

他喜欢艾子晴的微笑,甜甜的,美美的,喜欢她的脸红,她的羞涩,喜欢牵起她手指时看她抿唇不语的模样。

可是他感觉很有压力,他不喜欢听到身边的朋友说,“嘿,白浩,你怎么找这么个丫头?土里土气的,成绩一般,配不上你啊!”

“喂,白浩,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灰姑娘了?想当王子吗?”

这样的话令他心烦意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在心中比较、挑剔,觉得子晴没有性格,没有亮点,希望她改变一点,再改变一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希望他身边的她,能够以耀眼的方式微笑站在他身旁,让别人妒忌,或许男人的虚荣心在作祟吧?

艾子晴不能,但许倩可以。

许倩很出色,她长相出色、学习更是出色,是公认的美貌与智慧并重,是全校男生心中那朦胧的倩影。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7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