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也重生

点击:
1.重生

“妈妈,南南长大后,就带你跟爸爸去北京,咱们去看天安门,去看升国旗,去看英雄纪念碑,博物馆,还有像巨龙一样的长城……”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眨巴着大眼,懒在母亲的怀里,可爱的掰着小手指,嘟喃着。

“南南真乖!”母亲呵呵笑着在儿子脸上亲了亲,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但眼角已经出现不该有的鱼尾纹。

“南南,等等我嘛!你跑太快了,我跟不上……”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小女孩迈着小步子,跟在一个同样十二三岁的少年身后,小嘴微微嘟起,道不尽的委屈。

“早跟你说了,别跟着我,真是烦死了!”少年不由的皱起眉头,双眼瞪着女孩。

被少年一瞪,小女孩眼中那蓄满的眼水终于悄然滑落。

“不许哭,再哭下次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

被少年一喝,小女孩扁着嘴,抽着鼻子,委屈的小模样可怜之极。

“南仔,长大了你想干嘛?”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这样问一个同样十五六岁的少年。

“想干嘛?想干嘛就干嘛呗!”少年无所谓的笑了笑。“你呢?”

“我要当公安,抓光所有的坏蛋!”少年脸上飞扬着兴奋的神采,挥舞着拳头。

“那我就去当坏人,看你抓不抓得了我,哈哈……”

“唉!”一声长叹,一个秃着脑袋的青年在狱床上翻了个身,泪水悄然滑落。不知是不是人快死了都比较容易想起以往的种种,吴振南只觉得,最近这些年少时的记忆总在脑海里翻腾。回想自己短暂的一生,他得到许多,也失去许多,遗憾的是,他终始没有完成儿时对母亲所说的那个承诺。

狱窗外,雷声轰轰,乌云滚滚,惊电如龙,大雨倾盆。让这本就阴暗的监狱更加阴沉压抑。

“TH9521,时辰到了!”

咣铛一声,沉重的狱门打开,几个穿着绿色制服的狱警手持警棍,敲了敲狱门,吼道。

吴振南翻身坐起,随手抹掉眼角的泪痕,随着狱警,走向刑场,那里,早已有人持枪等着他的到来。

“唉!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也好啊!”其他囚犯着着托着镣铐的青年,爬在狱门的栏杆上,摇头叹气。

“听说,这货是天海龙帮的一个堂主,没想到如今落到这步田地,怎么就没见有人来看看他呢!”

“你懂个屁!这人要是一倒霉,除了父母,谁还理你,没在你背上踩两脚算你命好!什么叫墙倒众人推知道不?”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去你妈的废话!你自己呢?靠,简直是找抽!”说着不由分说,几个囚犯一窝蜂拥了上去,开始教育起那说屁话的家伙来。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吴振南没有害怕,更多是悔恨与不甘。他很想说: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但却怎么也吼不出来,一腔悔恨与不甘化做泪水与狂笑,雷声依旧,大雨倾盆。

仰天大笑凭风雨,两颗子弹飞过来!

“靠!还没死透,补上一枪!”

不过不用他们帮忙了,正在那人退到一旁时,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吴振南摇摇欲坠的脑门上。吴振南只觉得神经一阵麻痹后,精神开始恍惚起来,眼前画面连闪,一幕幕如倒退回从前,眼前晃过的脸孔一张比一张年轻,一张比一张稚气,欢笑也越来越多,直到意识陷入黑暗。

一切,终究归于平静!尘归尘,土归土!

当他的意识从重归于身体时,他习惯性的伸手摸向床头,那里,应该是放着烟的,可这会,却是空空如也。睁开朦胧的睡眼,入眼的,是那花格子塑料纸糊的天花板。哦?难道阴曹地府也跟人间一样的吗?吴振南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儿子,这三天年一过,又开始懒觉了?”门外传来那在梦境中经常出来的声音,那是属于母亲亲切的呼唤。

嗯?吴振南猛的坐了起来,难道老妈她……不可能的!吴振南猛掐自己大腿,他以为母亲也到了阴曹地府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疼!直到大腿紫了一块,这才相信,这不是梦。

不是梦?鬼魂没有肉体的吧!可我怎么……?

猛的一掀被子,光着脚丫,从床上跳了起来。就着窗外温暖的阳光,吴振南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他的心,不安的涌动起来。

拉开门,入眼的是母亲那微含责怪的神色。额间带着丝丝皱纹,那是艰苦的岁月刻画的痕迹,几根银丝的鬓角诉说着属于它的风霜与沧桑。

“妈!”振南突然感觉鼻尖发酸,泪水忍不住就涌了出来,瞬间扑进了母亲的怀抱。

“大清早的,这是怎么了?儿子!”母亲被儿子的举动吓坏了,“做什么恶梦了吗?”

吴振南摇了摇头,想跑到挂着日历的柱子看看,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突然间就出现在柱子边上。吴母只觉得眼前身影一晃,自己的儿子就站在了挂着日历的柱子边上,顿时惊呀的张开嘴巴,自己儿子什么时候动作这么敏捷了?

吴振南虽然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迅速出现在柱子边上,但他更关心的是,现在是什么时候。用劲全力的力量,他才鼓起勇气抬头看去。1994年2月13日,星期日。看到这个日期,吴振南惊讶的张开嘴巴,以这样的姿势保持了足足三分钟,直吓得一旁的母亲直问儿子怎么了?

吴振南转头看着母亲,眼中挂着泪,突然仰天大笑,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老天爷,你在可怜我吗?一会,他又开始嚎啕大哭,直哭得昏天黑地。邻里乡亲都跑来看个究竟,这三天年才一过,这是怎么了?教训孩子也不能挑这时候啊!

“儿子,你别吓妈妈啊!”吴母被儿子这又是笑又是哭的模样弄得心惊肉跳的。

“婶儿,南南怎么了?”一个梳着条小辫子,穿着花布袄的女孩在一旁关切的问。

青青,这小妹妹还是这么可爱,这一次,你南哥哥不会轻易让你离开了!吴振南泪眼朦胧的看着小女孩,心里呐喊道。曾经,他无比厌烦小女孩跟在他的身后,让他无法玩个尽兴,直到女孩上了中专,跟其他男生好上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心中对她的爱有多深。也因为如此,他才更加自暴自弃,从街头斗殴走向黑社会。以至于十几年来,都不敢回家见上父母一面,让他错过了许多本来不应该错过的东西。

“妈,我没事,只是刚才做了个梦,有点伤心!”振南抹了抹泪,看着眼前一张张依稀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觉得有点无所适从。是啊!恍如隔世,就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一样,不是有人生如梦亦如幻之说吗?就当过去是一场梦吧!

“唉!这孩子,把妈吓得,不就是一场恶梦吗?现在没事了吧!”吴母这才松了口气,要是儿子有什么个不适,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臭小子没什么事吧?”吴父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本来在村口跟人聊天打屁晒晒太阳的,没想到有人说自己儿子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又是笑又是哭的,这才急急忙忙跑回来。

“爸,我没事!”吴振南从不适中站起来,向旁边的邻居门躬了躬身道:“让叔叔婶婶们担心了,南仔没事的!”

“呵呵,南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还真是有些不像平时的你啊!”一旁的柳元宝呵呵笑了起来。柳元宝是吴振南的邻居,也是柳青青的父亲,跟吴父吴大海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算得上是铁哥们。所以,两家人都走得比较近,这会一听这平常皮得没边的小家伙居然变得这么有礼貌,顿时笑了起来。

“过完年了,十四岁了,我长大了嘛!”吴振南呵呵傻笑道。其实他只是很久没有见到这些面孔,有些激动。想起自己小时候没少让他们省心,心里有些歉疚而已。而且看着眼前的宝叔,突然想起,他就是在今年三月份上旬的时候出车祸去逝的,想想算算日子也快到了。不过现在回来了,一定不会让这事情再发生。

“哈哈……,这可是叔今年听过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柳元宝一听更加大笑起来,其他人也跟开怀大笑,想想平常这小家伙的折腾劲,跟现在比一下,还真是判若两人。

“先去穿上衣服吧!一会感冒了!”还是吴母心疼儿子,将衣服披在儿子身上。

“妈!谢谢你!南南长大一定带你去北京看天安门!”吴振南抽着鼻子,脸上绽放出微笑,道。要是放平时,这种话他可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但现在的他,却不在乎这些东西。

“呃!我说大海,你儿子不会是昨晚高烧了吧!怎么说胡话呢!”柳元宝嗔目结舌的问道。

“去!我儿子那是长大了!”吴大海笑道。其他他心里也纳闷啊!自己儿子怎么样子,他当父亲的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才过一夜,儿子就真的长大了似的呢?

大过年的,大家凑一块就热闹,吴母拿着瓜子茶点,开始张罗大家坐下喝茶聊天。

振南则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旁,旁边站着的是小女孩青青。

拍了拍脸蛋,看着书桌上依稀熟悉的课本,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似的。

“南南,你没事干嘛打自己呀!”小女孩天真的问。

“让自己清醒一些啊!青青,去帮我买包烟来!”吴振南在往兜里掏了掏,那里正有两块老爸老妈给的压岁钱。

“南南,老师说抽烟不是好孩子!”小女孩撅着小嘴,不乐意的说。

“不愿意算了,我自己去!”吴振南说了句自己觉得很孩子气的话。

“好嘛!去就去!你要买什么烟?”

“……”是啊!要买什么烟呢?一下子,他倒想不起十五年前,都有些什么烟了。“一起去吧!”

“好啊!”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比刚才多了份欣喜。

那种朦胧的感觉就是这么奇怪,只要跟他在一起,她就自然的觉得快乐,就这么简单!

2.异能

抽着三毛钱一包,没有过滤嘴的大前门,回味着从前的感觉,身旁边跟着的,还是那粘人的小丫头。想想这小丫头,是在上中专的时候离开的自己吧!现在,两人正是初一下学期,还有两年半的时间,这一次,一定不再让自己留下遗憾。

正想着事儿,身后传来一声大吼:“南仔,哈哈,你居然敢抽烟,看我不告诉海叔去!”

“呵呵!”吴振南笑了起来,这家伙就是一心想着当公安的小家伙黄才了,“自己想抽就说声,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7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