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水浒之魔法师

点击:
第一章  21世纪最衰的人

桌上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装饰盒,盒子内端端正正地放着一颗如同烟盒大小的物件。台灯的照射下,那令身为天津最有权威的珠宝鉴定师胡宇轩震撼的小东西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究竟是什么宝物会令一个见过大世面的权威级珠宝鉴定师如此动容呢?

胡宇轩眼中再无其他,只见他缓缓坐了下去。双手象是捧起圣物一般,将盒中之物捧在手心。晃眼的灯光下,是一座闪烁着光芒的比萨斜塔。长菱形的花格平顶、半露方柱的拱门和拱廊中的雕刻大门都能在这小小的水晶石得到详细的体现。这不仅仅是用完美一词就可以概括得了的。

“太完美了!真是没想到,水晶也可以这样漂亮。毫无雕琢痕迹,浑然天成。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水晶只是一块极为廉价的劣质水晶,要知道雕刻刀稍一用力,就会将水晶给碎裂掉啊。不,不,不!这不可能是雕出来的,雕出外形没什么奇怪的,可是连里面也是精雕细琢,栩栩如生就非人力所能了。对,对,对!这是艺术珍品啊。”胡宇轩脸上的肥肉抖动着,一个人自言自语,仿佛陷入魔障。完全将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那个年轻人给忽视了。

那年轻人尴尬地干咳了数声,想要引起那胖子的注意,但该死的胖子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时空,对外界的动静毫无知觉。年轻人一脸的无奈,走上前去,“啪”地将台灯的开关给关上了。

胡宇轩眼前顿感不适,一时间两眼不能视物。“谁?谁把灯给关上了?”胡宇轩一脸愤怒,声音不自觉地提高到七十分贝。

当他缓过神来,看清楚对面的年轻人时,微微一怔。脸上的怒色在刹那间变成灿烂的菊花。“哈哈,哈哈,周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见了这好东西,一时高兴,得意忘形了。”胡宇轩快速地走到门口,冲外面吼了一嗓子,“小李,小李,快冲杯咖啡进来!”

胡宇轩回身坐在周先生的旁边,努力地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激动情绪,道:“请问周先生,这比萨斜塔水晶是从何处得来的啊?”

周先生道:“这,胡先生也是珠宝鉴定界享有三十年盛誉的权威人士了,你只管评估一个价格便是了,又何必”

胡宇轩心中一凛,暗悔自己失言,哪有这样问人家的。这岂非怀疑别人的东西来路不正么?尴尬道:“是,是,是,关于这个价格嘛,老实说,周”一时又忘记了客人的名字,周礼旺不禁尴尬起来。

“我叫周吕旺。”

“周吕旺先生,这水晶用料原是最普通的水晶,光是这水晶,恐怕最多也就值得一百来块钱。”看到周吕旺面色不愉,胡宇轩赶紧道:“如果这比萨斜塔是用钻石为料,其价格应在一百万元以上,这还是以普通钻石来估价,如果钻石成色好的话,其价将超千万。”

周吕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道:“我只问这水晶,并没有问钻石!”

胡宇轩呵呵一笑,正要说话,一个女秘书送来咖啡。周吕旺道了声谢,待秘书出去后,胡宇轩道:“这水晶么!我出五万块收购怎么样?要知道,遇到不识货的主,也许最多只肯出到三千块!我们圣西莱珠宝是最讲诚信的,绝不欺瞒客人!”

周吕旺心中狂喜,原本他以为最多这水晶只值个两、三千块钱。现在人家出到五万,怎不让他喜出望外。但他仍是不动声色,摸了摸下巴,假作沉吟。

胡宇轩见他不语,以为他嫌自己出价太少而不满意。脸上的肥肉抖了一抖,以他估计,这水晶若是拿出来拍卖,恐怕十倍价钱也不止。正要加价,周吕旺道:“好了,第一次和胡先生打交道,就当是交个朋友吧,五万就五万吧,只是我要现金,没问题吧,周先生?”

胡宇轩急忙笑道:“周先生真是爽快人,我这就叫人送钱来!”

出了圣西莱,周吕旺心情极好,口袋里揣了厚厚一叠崭新的票子,长到十九岁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出门之后,立刻招来一辆出租车离开,小周同志这点防范意识也是有的。

该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了。周吕旺想道。自己怎么也辛苦了三天了,意念如同抽干了一般,吃啥能补得回来啊!唉!这年头,赚钱真的是辛苦了!吃啥呢?意大利披萨?还是四川菜?周吕旺坐在出租车上无聊地想道。

“先生!你究竟要去哪里?现在前面有个十字路口,我该往哪一边拐弯呢?”司机无奈地道。对于这个有些痴痴呆呆的乘客,司机先生有些紧张。

“嗯!好的!”周吕旺答非所问地道。

司机先生啼笑皆非,心想,莫非这个小家伙刚刚向女朋友求婚成功不成?否则怎么如此兴奋而又心不在焉呢?那也好,随便开就是了。反正是打表计费的。

终于在一个地铁站前的立交桥上,周吕旺缓过神来,茫然地看着窗外的风景,问道:“咦?司机先生,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啊?”

司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忿忿地道:“我一路上都在问你要去哪里,要去哪里,你就一直没理我,现在你居然问我要把你带去哪里!我”

话还未说完,只听得砰地一声巨响,出租车猛地撞向迎面而来一辆大型货车

天空中在那一瞬间变得黑暗了,一道闪电闪过,似乎在嘲笑这个可怜的家伙刚刚拿到有生以来最多的巨款还没来得及吃顿好的,就一命呜呼了

第二章  山中有老曾大牛

光芒在闪耀,天地间犹如出现一个无底的深渊,空气在扭曲,风卷起

这是什么地方?为何如此黑暗,难道是传说中的地狱?莫非自己已经死了?却又不像!毕竟思维还是存在的。昏迷中的周吕旺象是有了一点模糊的意识,只是觉得像是置身于冷气房中,有点冷

不知过了多久,周吕旺终于再次醒来。

只见眼前是高耸入云的群山,眼前所见的是群峰巍峨。山势险峻,每一座山都像被利斧劈开一般,一簇簇美丽娇小的野菊花零星点缀在这陡峭的山体上,给雄奇的群山增添了一份柔美。

漫山遍野的那青青的白杨树,黄黄的野菊花,红红的山楂果…层层叠叠,让周吕旺犹似身在梦中。

周吕旺惊讶地、贪婪地打量着这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心中犹自恍惚。此处是仙境么?

脚下是松软的落叶,踩去发出嚓嚓地声响。哈哈,是天堂!一定是天堂!人死之后,有的去地狱,有的却去了天堂。自己终究是好人一个啊,来到了天堂之中。周吕旺心情虽有些许失落,但他生性不羁,过得片刻,却也毫不在乎了。

既然来到天堂,就得好好逛逛了。否则岂不可惜!远处的小溪汩汩地流淌,粼粼的微波在阳光下泛着点点星光,犹如一条闪闪发光的银带镶嵌在广阔的山野之中。

周吕旺心怀大畅,往溪水处疾奔而去。水如此清冽,透明且柔和,圆滑的鹅卵石静静地卧在水底,映照着自己的倒影。几条小鱼在水中来往地穿梭游弋,周吕旺便想伸手去捉,不料脚下湿滑,“嘭”地一声,掉进溪水之中。

那水冰凉,直入心腑。周吕旺一个激灵,打个了喷嚏。忽然,小周猛然省起,自己若是死了,又怎会有感觉?

周吕旺呆呆地站在溪水中,呆立良久,再用力捏一捏自己的鼻子,果然是有些痛啊。这么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死啊。这里也不是天堂啊!

周吕旺患得患失,怔怔地离开了小溪,躺在岸边,仰望蓝天。过了半晌,他终于又快活起来。没死不是更好!白痴,不是天堂就不是天堂啊。好死也不如赖活着。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既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到这里,便寻了一条小道,打定主意,出了这深山再说。

周吕旺边走边打量周围的环境,道路因空气潮湿而显湿滑,走了许久,路没走出多远,倒是滑了两跤,这山林之中也不知是什么树,树干又长又直,直插云天,在离地面约十米处,层叠纵横,遮天蔽日.风景倒是不错.可惜肚子开始咕咕乱叫起来。

空中飞鸟倒是不少,林间小兔小鹿自也不乏,周吕旺却没那好本领,什么也捉不住。反倒是因为担心碰上猛兽,一路之上,心惊胆颤。时而走得急些,时而又听得些许动静,迟疑不前。

周吕旺运气极好,没碰上凶猛野兽,竟也没能迷失了道路。直到走出山林,已是又累又饿,几乎要昏了过去。

前方有一户人家,烟筒里还冒着烟,周吕旺心道,总算是见到人了,或许可以买些吃食填饱肚子。他又摸一摸怀中的那叠人民币,心中大定。于是加快脚步,当他接近屋子时,发现这完全是一间用石头垒成的房子,房顶上铺着茅草。房子不是很大,门窗也很破旧了,在房门的旁边,还挂着几张不知名的兽皮,从关闭的房门里,不时的有烟气袅袅地冒出来。屋子前面是一个小庭院,四周用木栏黄泥砌成的篱笆墙,也许是因为日久失修,篱笆墙已有倒塌,显得破败不堪。

这里真是够原始的。也是奇怪,难道这里就住着这么一户人家么?就不怕有野兽,不怕孤独?当真是奇怪。正在疑惑时,忽然脚下一空,小周同志衰到了家了,跌进一个足足有五、六米深的深洞之中,登时晕厥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浑噩昏沉里,隐隐觉得有个人对他悉心服侍,为他抹身更衣,敷治伤囗,喂他喝水。终于在某个晚上,他醒了过来。睁眼来一瞧,眼前的情景使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啊!这是什么地方?

周吕旺躺在松软的厚地席上,墙壁挂着一盏油灯,黯淡的灯光无力地照耀着这所草泥为墙、瓦片为顶大约十平方米的简陋房子,一边墙壁挂着蓑衣帽子,此外就是屋角一个没有燃烧着的火坑,旁边还放满釜、炉、盆、碗、箸等只有在历史博物馆才可以见到的原始煮食工具,和放在另一侧的几个大小木箱子,其中一个箱子上还放了一面铜镜。

这是什么地方?是拍摄电影的电影棚么?

忽然,脚步声响起

木门吱呀一声推了开来,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身着怪模怪样的古代袍服,领子从项后沿左右绕到胸前,平行地垂直下来,下面穿的却是一条像围裙似的鼻犊短裤,难看之极。

周吕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老人,久不能言。真是古代么?不然,哪有如此粗布麻衣的装扮?

老人见他已经醒来,呵呵一笑,道:“大官人醒了么!你已经昏迷了十日了,若非我那老伴发现陷兽坑里没捉了山中豺狼,倒捉了个俊俏的书生,恐怕大官人便要饿死在坑里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7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