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级驸马

点击:
第1章 车祸

萧莫是一家大规模外企的销售员,平时的爱好却是品读一些古诗古词,文科毕业生却做起了销售,专业不对口,所以业绩一直不是很好。

接到乡下大嫂电话的时候,听到手机中大嫂那殷切的哭声,萧莫整个人都呆滞了起来。

“小莫,你快回来,爹……爹不行了……”

大嫂的哭声将萧莫唤醒了,萧莫这才匆忙地挂了电话,然后跑到经理的门前,由于事情紧急,顾不得礼貌,萧莫撞开了房门就冲了进去。

“呀……”

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萧莫赶紧转过了身子,经理的办公室里,被人打断了好事的经理和他的秘书两人赶紧整理了一体衣衫,这个时候,正值中年,身子有些肥胖的经理开始发飙了。

“萧莫,怎么不敲门?你还有没有礼貌?啊?不想干了就直说……”

一通骂声传来,萧莫无奈地底下了头,静静地听着,这个时候,那个女秘书早就跑开了,只留下萧莫和经理两人在办公室里。

经理骂了许久,才觉得累了,便气呼呼地说道:“现在给我去财务处结算工资,马上给我滚蛋!”

“我……”萧莫欲言又止,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离开了。

萧莫所在的这家公司是一家小型的保险业务公司,进入公司以来,萧莫的业绩一直不是很好,所以在公司里不怎么受待见,还经常受气,这次撞破了上司的好事,被吵了鱿鱼,萧莫也无所谓了,反正在这里不受待见,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但是在休息之前,自己还要赶回农村去,见父母最后一面!

在财务处结算完了工资之后,萧莫无精打采地往外面走去,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萧莫拿出手机一看,是自己的女朋友打来的,这个时候,萧莫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便赶紧接听了起来。

“喂,萧莫啊,我和你说,我们分手吧……”

“……”听着电话那边冰冷的声音,萧莫只觉得脑子里‘轰隆……’一声,完全反应不过来。

刚刚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又被公司吵了鱿鱼,这个时候,自己的女朋友又打电话来分手,短短的时间,自己的一切都离自己而去,父亲、女友、工作,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

“喂,萧莫你在听吗?”

话筒那边又传来女友的声音,萧莫的女友叫做王琳,两人是大学的同学,毕业之后一起来到王琳家里居住的这个城市打拼,但是由于萧莫多年来碰壁,工作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所以也没有受到王琳家里的待见,王琳也每天都埋怨和萧莫在一起没有安全感,早就闹着要分手了,萧莫好说歹说,用尽了浑身解数,才挽留了下来。

但是,今天王琳说得很坚决。

“我知道你在听,萧莫,我给了你五年的时间,也足够了,你也要体谅我,一个女孩子,有多少个五年?这一次必须分手,从今天起,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再也没有了瓜葛,你那个破出租屋我已经搬出来了,就这样了,再见!”

王琳说罢,便挂了电话,只剩下茫然失落的萧莫,以及他手机传来的‘嘟……嘟……’的忙音!

“笛……”一声拖长的汽笛声传来,只见萧莫的身后,一辆卡车正急速行来,那司机显得慌乱无比,不停地按着汽笛,但是此时的萧莫根本听不见!

司机无奈之下,只好将窗户打开,朝前面喊道:“快……快让开,刹车失灵……了!”

说罢,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卡车重重地撞到了萧莫的身上。

然后,众人只看见穿着一身制服的萧莫,就这样飞到了天上,再重重地摔了下来!

第2章 萧家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萧莫只感觉身体软弱无力,甚至连睁开眼睛都很困难。

耳边隐约传来有人低声哭泣的声音,萧莫勉强地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瓦砖的屋顶,视线往下移,看到的是破旧的黄土墙壁,然后是一张非常古朴的木床,木床的旁边,一个文静白皙的少女,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挽着发髻,穿着一身麻衣长裙,做古代的少妇打扮,正在低声抽泣。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见到少女之后萧莫一惊,问了一句,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身子软弱无力,根本动不了!那女子听到萧莫的声音,先是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便赶紧擦了擦眼泪,然后飞快地朝门外跑了出去。

“喂……”萧莫喊了一声,那少女头也不回,萧莫只能目送奇怪的少女离开,不一会儿,便听到外面叫唤着:“娘,叔叔醒了,叔叔醒了!”

叔叔?不会是指我吧!

萧莫摇了摇头,自己哪里来这么大的侄女?

但是,看那少女的架势,说的不是自己又是谁呢?

萧莫纳闷了起来,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上居然留着一头长发!

这一下萧莫终于不知所措了,他挣扎着坐到床上,打量了四周一番,狭小的屋子里,充满了古朴的气息,土泥墙,瓦房,还有古朴的木制书桌,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些书籍,那些书籍似乎看起来有些年代的样子。

这到低是哪里?

萧莫没有时间多想,便两眼一抹黑,再次晕了过去。

睡梦中,自己似乎做了很奇怪的梦,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开始出现在脑海之中。

接受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个过程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许久之后,萧莫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一个年龄看起来有些岁数的妇人出现在了萧莫的眼里,那妇人见萧莫醒来,赶紧说道:“我的儿,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这是哪儿?”萧莫含糊地问了一句。

那妇人答道:“孩子,你不是病糊涂了吧!这里是你的家呀!”

“家?”萧莫问了一句,然后撑着双手,想要起身,却感觉一阵酸软,双手完全使不上力气,那妇人见了,赶紧帮忙把萧莫扶了起来,让他坐在床上。

萧莫坐在床上,盯着那妇人看了许久,这个时候,脑海中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突然蹦出了眼前这个妇人的名字。

孟秋香,今年四十八岁,萧莫的母亲!

我的母亲?萧莫惊讶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我母亲早就死了!

萧莫摇了摇头,这才想到了什么。

这个时候,正好先前那个在萧莫床边哭泣的少女端了一只瓷碗走了进来,那妇人接过了药,朝那少女道:“玉娘,快去请胡大夫,就说你叔叔醒了,叫他来一趟!”

玉娘点点头,又看了萧莫一眼,然后低着头离开了房间。

这个时候,萧莫的脑海中又清晰地出现了玉娘的信息,乔玉娘,隔壁桐山镇上乔员外的幼女,萧莫兄长萧昊的妻子,也就是萧莫的嫂嫂,三年前嫁到萧家,因为正好碰上了征军,虽然也是读书人,但是萧昊没有功名,所以不能免额,还没得及和玉琴圆房,小风便北上应征去了,一去就是三年,至今未归,据说是在战乱中死了,而朝廷也证实了萧昊的死讯,并且给萧家发了抚恤金。

不过萧莫不知道的是,因为近些年来萧莫一直卧病不起,加上去年大旱,田地里的收成比往年少了大半,所以萧家现在已经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萧莫的脑海中,清楚地记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叫做长乐镇,因为战乱加上去年大旱,这个镇子上的壮丁基本上都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和那些失去了丈夫的寡妇。

虽然知道自己是穿越了,但是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寡妇村,萧莫不禁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一下老天。

什么意思?老子穿越一次容易么?居然给我选了这么一个鬼地方!又是饥荒又是战乱的,还有一村的寡妇,而且自己家里就有一个!

萧莫鄙视了一番之后,突然想到,自己似乎穿越到的这个世界,和自己所知道的历史朝代有些不一样。

因为在萧莫的另外的记忆中,这个朝代叫做安朝,而据萧莫所知,从三皇五帝一直到近代史,根本就没有这个朝代。

这是怎么回事?

萧莫迷糊了起来,这个时候,孟秋香见药似乎冷了些,便用勺子舀了,凑到萧莫的嘴边说道:“儿啊,来,喝药!”

药很苦,萧莫差点忍不住吐了出来,但是最终还是吞了下去,良药苦口,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之后,萧莫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过还是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了,自己现在坐在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想到这里,萧莫缓缓地伸出手,将孟秋香手中的药碗端了起来,然后一饮而尽,喝完了药之后,强忍着想吐的冲动,萧莫说道:“我想静一静,你……”

萧莫顿了顿,知道自己这样称呼有些不对,但还是改不了口,去叫一个陌生的人做‘娘’,只好继续说道:“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孟秋香闻言皱了皱眉头,知子莫若父母,萧莫的性子,孟秋香是再清楚不过,是绝不会对自己的母亲说出这样的话来的,难道大病一场之后,变了性子么?

虽然心里疑惑,但孟秋香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叹了口气起身离开萧莫的房间。

孟秋香一走,萧莫便勉强地下了床,然后打量了自己的身体一番。

从头到脚,自己的身体,萧莫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这根本就是别人的身体,巧合的是,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居然也叫萧莫。

萧莫,字子衡,今年十八岁,三年前通过了院试,有秀才功名,通过院试之后,便患了怪病,长期卧病在床,这就是萧莫的信息!

还不错,起码没有让我穿越到一个婴儿的身上,那样的话,老子只怕要疯了!

萧莫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便开始整理起脑海中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起来。

不得不说,古代的秀才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比如萧莫的前身,十五岁便熟读了许多古籍,并且对历史也有涉猎,萧莫整理了一番之后,终于知道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安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朝代。

和没有穿越之前一样,这个世界的历史也是从三皇五帝开始,直到隋末才有了变化,本来这里该出现的唐朝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安朝,安朝历经数百年的历史,到了现在,早已不复当年的强大,特别北方的辽国和西北的党项崛起之后,与安朝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近些年来,多有战乱。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7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