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异域雄心

点击:
序章 飞来的横祸

“终于考完了。”高考结束的方啸宇,如释重负的走出了考场,边走边盘算着假期应该干些什么,首先要把君权级战列舰的模型做完。

方啸宇并非那种死读书的学生,相反他的课余活动十分丰富,这大概也是受父母的影响。方啸宇的父亲是一名海军工程师,母亲则是一所重点大学的历史系讲师,由于父母的工作都很忙,也就有些疏于照顾方啸宇,尽管有保姆负责生活起居,但是内心的孤寂却无法填补。

直到有一天,刚满五岁的方啸宇推开了自家书房的房门,拿起了一本父亲摊开在桌上的海军书籍,那上面的军舰图片深深的吸引了他,此后他一头扎进了书的海洋,硬是凭着字典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尽管这些书的内容他多数无法理解。

由于父母职业的关系,家里的书籍类型自然很集中,多是一些机械电子、海军工程和历史类书籍。尤其父亲的书籍有许多外文书,他甚至凭着字典学会了英语、法语、俄语和德语,尽管除了英语,其他口语完全不会,但说到看书他绝对比外语本科生强,何况这其中还有很多专业名词,足以让外语系本科生看得一头雾水。

男孩子自然对武器很是迷恋,后来他通过自己的姥爷,买了一些枪械书籍。姥爷是一名退休的将军,又对自己的外孙十分溺爱,他买来的书自然相当专业,甚至每种枪配图都有内部结构介绍,因此方啸宇也了解了很多枪械知识。

后来他甚至用木头和铁丝做了一把温彻斯特M1894杠杆式猎枪的模型,让来家里串门的二舅万分惊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十岁孩子的作品。这支模型枪虽然只是用木头和铁丝做成,做工也非常粗糙,但是内部结构却和真枪一模一样。这么有天赋的外甥让身为某特种部队师长的二舅非常喜欢,甚至托关系开了后门,让方啸宇在初中毕业后到部队训练了一个假期。那可是特种部队呀,尽管方啸宇被操练的差点崩溃,但至少让他的身手好了很多,尤其对军队有了比较直观的认识。

同样看到了模型枪的父亲也十分高兴,认为儿子继承了自己的天赋,以后他经常给儿子带回一些船模,方啸宇也非常喜欢,那个君权级战列舰的船模就是这么来的。

对于经常组装船模的方啸宇来说,这个船模只需要几天的课余时间就足够了,可惜由于临近高考,他被母亲严令停止一切课外活动,全力准备高考,因此这个君权级战列舰已经停工两个多月了。“等君权级战列舰完工后要让爸爸给我买个乔治五世级战列舰的,或者去二舅那里玩几天枪也不错。”方啸宇暗暗盘算着假期计划。这时后面一个男生飞快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方啸宇的肩膀问:“宇子,考得怎么样?”

方啸宇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最好的死党丘瑞峰。方啸宇笑道:“疯子,看你的神情考得不错呀。”丘瑞峰得意的一扬头:“那是,重点大学是跑不了了。不过怎么也比不上你呀,这次咱们省的理科状元你是没问题了吧。”

“你当理科状元是大白菜,说拿就拿呀,万一我发挥失误说不定也就考个第二。”方啸宇撇撇嘴笑着回答。“切,你这是欺负我没你学习好。”丘瑞峰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然后又一脸坏笑的压低声音道:“据小道消息,咱们的大校花赵紫婷正在偷偷打听你要报考哪所大学哦,说不定哪天咱们的大校花会来向你表白,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哦。”

“去你的。”方啸宇笑着打了丘瑞峰一拳:“你小子就会胡说八道。”对于赵紫婷,方啸宇也是非常有好感的,不过他毕竟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情小处男,对这种事情比较脸嫩。方啸宇和丘瑞峰戏闹着向家里走去,丝毫没有察觉身后不远处一个漂亮的女孩正在用含情脉脉的双眼注视着他的背影。

赵紫婷叹了口气,收回了望向方啸宇的目光,将手里的情书又放回了口袋里。赵紫婷是方啸宇的同班同学,也是学校公认的校花,身边的追求者多如牛毛,但是她从不对这些人假以颜色,因为她一直偷偷的喜欢着方啸宇。为了不影响学习,她一直将自己的心意深深隐藏,今天考试结束了,她本打算向方啸宇表白的,可惜有丘瑞峰这个大电灯泡在,让脸嫩的赵紫婷不好意思上前。

有些失望的赵紫婷拢了拢耳边的秀发,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心中暗想着怎么找个机会向方啸宇说明自己的心意。想得出神的赵紫婷丝毫没有听到一名在街边乘凉的老大爷身边,那小巧的半导体中播报着的新闻。“今天白天一场罕见的狮子座流星雨将光临地球,据专家反映,此次流星雨是有记录以来光临地球的最大流星雨群。由于是在白天,本市无法直接观测到这场流星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天文馆观看这场罕见的流星雨群。下面播报一组国际新闻……”

此时的方啸宇正和丘瑞峰摽着肩膀向家的方向走去,丝毫没有发现赵紫婷的注视。“宇子,假期怎么过?要不和你二舅说说,让咱们去部队玩两天吧。”对武器的热爱是男孩子与生据来的本性,早就眼热的丘瑞峰打算借着假期去军队过过枪瘾,打打靶。“好。”

方啸宇诡异的一笑:“也让你感受一些军营,就当大学军训提前开始了。”方啸宇说着暗想,让二舅手底下那群特种兵也好好操练操练你。对于自己那次军训历程,方啸宇还是记忆犹新的,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看着丘瑞峰那一脸幸福的神情,方啸宇又语带双关的补上了一句:“保证让你爽个够。”丝毫没有发觉方啸宇话中引申含义的丘瑞峰使劲的点点头,他仍然憧憬着实弹打靶,丝毫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悲惨历程。

两个人的家虽然在同一个方向却并不住在一起,到了岔路口,即将分开时丘瑞峰还嘱咐着方啸宇快点联系,以便填报完志愿就去军营玩。告别了好友,方啸宇继续向家里走去,边走边继续盘算着自己是不是利用假期去学学钳工。

一直喜欢造枪模的方啸宇已经不满足与使用木头和铁丝了,他想要造一把真枪,还有自己制造金属船模。可惜以前年龄小,家里一直不过允许自己去学钳工,现在好了,自己上了大学就可以独立了,想着想着他突然又想到了赵紫婷,向着那个窈窕的身影,方啸宇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甜蜜。

就在这时,想得出神的方啸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愕然的抬起头看向渐渐发红的天空,一团巨大的火球,冒着浓烟,带着长长的尾迹向着自己的方向飞来。还没等方啸宇做出反映,这颗火球带着摩擦空气产生的巨大呼啸声径直砸在了方啸宇的身上。方啸宇临死前并未听到一声冰冷的电子合成音“新宿主融合成功,开始修复受损芯片。”

晚上,正在家里削着苹果的赵紫婷忽然听到电视中的播音员说道:“播报一条最新消息,在今天下午的狮子座流星雨中,一枚流星穿过大气层坠落在本市南区,造成一名学生死亡。据称这名学生叫方啸宇,是本市某某中学高三年级学生,今天刚刚参加完高考,据知情人透露当时他应该是在回家的路上……”

听到新闻,赵紫婷的手一颤,小刀贴着手指和削了一半的苹果一起掉在了地上,立刻在她那洁白如玉的纤纤玉手上割出了一道伤口。可是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愣愣的看着屏幕照片中那熟悉的面容,心中一阵绞痛。那失神的大眼睛中,两行清泪划落面颊。另外一栋房子内,丘瑞峰呆呆的看着电视,双手紧紧攥着拳头,嘴里无意识的念叨着:“宇子,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方啸宇的母亲是在下午上课的时候接到噩耗的,当她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死于非命以后,直接昏倒在课堂上,被手忙脚乱的老师学生们送进了医院。方啸宇的父亲刚刚出差回来就接到了儿子去世,妻子住院的消息,他顾不得悲伤,立刻赶到了医院。

好在妻子只是悲伤过度,已经被送进了病房静养。他座在病床前,看着一脸憔悴,正在熟睡中的妻子黯然神伤,抚摸着手中精美的盒子,那是他为儿子带回来的新船模,本来是准备作为礼物送给他的。

这时一名中年军人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这人正是方啸宇的二舅,他走到方啸宇的父亲身边道:“姐夫,人死不能复生,你要保重身体呀,再说还有我姐,如果你在有什么事,她会崩溃的。”方啸宇的父亲点点头,长叹一声:“那是我的儿子,最让我骄傲的儿子呀。我真后悔自己总是忙于工作,没有好好陪过他。”

中年军人安慰的拍了拍姐夫的肩膀没有说什么。良久,方啸宇的父亲问道:“老爷子知道了吗?”中年军人知道姐夫口中的老爷子是自己的父亲,也就是方啸宇的姥爷。他摇摇头道:“老爷子身体不好,我没敢说,就连电视都不敢让老爷子看。”他们不知道此时的老爷子正瘫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老泪纵横。

所有方啸宇的亲友都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中,可是他们不知道方啸宇的传奇已经悄然开始了。

第一章 异域新生

仿佛陷入沉睡中的方啸宇渐渐苏醒过来。他感觉有人在用热水给他洗澡,然后又用布包了起来。动了动身子,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力气小了许多,艰难的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座奢华的府邸中,一名穿着朴实的老妇人正抱着他走到一名中年男子身边:“恭喜七爷,是位小公子。”

那个中年人满脸欣喜的看着方啸宇道:“太好了,我方伟鸿终于有后了。”他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方啸宇惊奇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问道:“请问你是那位?”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婴儿的啼哭声,这时方啸宇才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婴儿,穿越,我居然穿越了。

“小公子哭了,怕是饿了吧。”老妇人笑着说。方伟鸿赶快道:“奶妈不是找好了吗?快让她来吧。”旁边的随从领命去了。

什么?我还要吃奶?刚出生的婴儿本来体力就差,有方啸宇这么成熟的灵魂一阵胡思乱想,体力也就消耗了大半,一阵困意上涌,方啸宇沉沉的睡去了。在睡着前,方啸宇看着今世父亲的那一头短发想到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还好没穿越到清朝。

这时方啸宇的脑海中冰冷的电子音再次响起:“脑域接驳成功,开始修复芯片,宿主身体过于虚弱,开始生物电流刺激。”据后世的历史记载,太元历875年5月26日,光辉帝方啸宇诞生。

一个衣着华丽的老人坐在宽大的书桌前,看着满桌子的纸条发愁,方啸宇的奶妈抱着他站在旁边。老人看了看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直转的方啸宇又看了看满桌子写满名字的纸条道:“名字是取了不少,让我中意的也有好几个,取什么名字好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7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