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花都赘婿

点击:
第一卷 潜龙

第一章 家有贤妻

在任何男人看来,除非必要,否则极少会有人愿意入赘在女方家中。这种男人在亲戚朋友的眼中简直就是窝囊,懦弱,没有出息的代名词。更兼之可能连累着父母都抬不了头,因而没有任何一个有能力的父母会愿意让儿子入赘它家。

沈炼是个赘男,也就是俗称的上门女婿,再难听些就是倒插门。

沈炼母亲有能力,他也不窝囊懦弱,还经营着一家比较特殊的工作室,社会地位在外人眼中尚可。本来他是个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人,入赘这事平时压根没考虑过,结果恰恰因为一连串的意外,他成为了柳家的上门女婿。

说起那些环环相扣的意外,现在想想似乎也无可避免,混球弟弟造的孽他这个当哥哥的不能不管。再加上两家比较不一般的关系,做上门女婿也就顺理成章。当然,这还基于沈炼本人对上门女婿这四个字理解较淡,加上退伍以后心就静了,有个才貌双全的老婆主动送上门来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至于别人会不会笑话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他一向不在乎那些庸人自扰的东西。

而结婚后也一切都如沈炼所猜想的那般,两个没什么感情基础偏都心高气傲者相处起来反而极为轻松。没有家庭琐事的纷争,没有经济压力,两人各忙各的,除了同在屋檐下,平日里压根就没什么交集,也不想有啥交集,除非必要的情况下。如见一些比较重要的亲戚,再如一些比较重要的场合,再如……总之,两人一起的时间就像是例行公事。

对别人来说这种生活可能太过于平淡,但对于沈炼这个经历过太多事情的男人反而恰到好处,他甚至感觉这种生活就算过一辈子也不可能会厌倦。只是事事不可能遂人所愿,这不,一周之前的几件小事完全出乎了沈炼的预料,让他烦不胜烦之余却也无可奈何。

先是他岳父柳金桥给安排了一个保姆住进了这个原本宁静的家,这保姆有些特殊,管的也宽,只要有她在家里沈炼的耳根子就休想清净。再就是柳青玉那个常年在国外的姑妈不知道抽什么疯忽然回国,而且也暂时住在了这里。这位姑妈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说话虽然不如那个保姆声音大,但字字如刀,沈炼自问还算随和的性格有时候都受不了,所以这几天但凡有任何机会,沈炼是坚决不会呆在家里的。因为只要他在,保姆跟姑妈的明争暗斗就会立刻停止,统一战线的对付起他来,搞得沈炼一度以为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欠了这两人的。

下午六点半,已经下班有一会。平时的沈炼为了躲家里的两只老虎这点基本都在外厮混,直到深夜。等感觉两人都休息的时候才会回去。今天不行,因为那个便宜姑妈的缘故,家里要举行一场正式的宴会。而且老爷子柳金桥发了话,所有柳姓长辈小辈全都要参加,用他的话说就是:家里很多年没那么团圆了。

柳金桥是谁,是在江东有江东王称呼的人生赢家,同时也是远东集团的总扛把子,在公司说一不二,在家里更是说一不二。他发话了,哪怕沈炼再不想去也必须硬着头皮过去,好在他有过几次跟柳家人相处的经验,那就是沉默是金,不管别人说什么,他只泰然处之,长话短接。

宴会的地点选择的是堂兄柳重锋经营的一家五星级连锁酒店,大富豪酒家。

说起这位堂兄柳重锋,沈炼只见过寥寥几面,对他自然谈不上什么了解跟印象。只是柳青玉时常在他跟前提起柳重锋,从她的口气中沈炼大体了解到这位堂兄有野心,有能力,有才干,对柳家的远东集团有所觊觎。当然沈炼对此是不关心的,他觊觎不觊觎也不管自己什么事,柳家是柳家的柳家,总之都是姓柳的,跟他沈炼有什么关系?

驾着车路过金融街,距离大富豪酒家也就还剩一两公里的路,电话响了起来。

沈炼看了眼号码,接起后惯用的懒散轻佻:“媳妇,我快到了。”

对方因为“媳妇”这个称呼而稍稍沉默了下,平淡道:“我在门口等你,一会有事情安排你,先不要急着进去。”

沈炼点头挂断电话,微微摇头。安排,沈炼瞬间就想到了她回安排些什么,无非是要稳重些,从容些,不要给她丢人之类的。她还是习惯性的高高在上,比起一些亲戚来她对自己这个老公或许多了些尊重,但总归还是瞧不上,似乎只有按照她说的去做才对。

一两公里路不远,转眼间就到了。

已经入夜,霓虹闪烁,街道上并未因此冷清下来,反而人群接踵。远远的,大富豪酒家几个霓虹大字显得格外让人瞩目,明暗间柳青玉那张妩媚清冷兼具的漂亮脸蛋清晰可见。

直筒裤,高跟鞋,小西服,白衬衫。穿着上看,这个女人精致而高贵,服装跟她略冷漠的气质完美结合起来似有种奇异的孤傲感。且她身形窈窕修长,加上高跟鞋的高度足有一米七五,在原地如同鹤立鸡群般让人瞩目。尤其她鼻梁上架着的那副红色无框眼镜,恰到好处到的将那份柔媚收敛了起来,所剩下的只有冰冷而让人却步的气质。

大富豪酒家门前的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但却无人敢正儿八经的过多将目光放在她身上,这不是因为她不吸引人,恰恰相反,而是大多数男人根本就没有太多勇气直面她。

这时,沈炼的那辆车子已经进入她视线之内,柳青玉眼睛一直牢牢锁定着,从车子入内,到进入停车场,再到沈炼从车内出来,柳青玉眼睛眨都未眨,直到沈炼慢慢悠悠的朝她走近的时候她眉头才渐渐皱了起来。

没记错的话她已经反复说了很多次,要求他在参加一些场合的时候穿着上必须郑重,而且要收起他那份让人讨厌的懒散,但似乎没有任何用处。这男人每一次都答应的好好的,但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不知道是刻意跟她作对,或者是他记性真的不太好。

似乎是知道柳青玉在挑剔什么,沈炼顺着她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圈。恩,衬衫还凑合,牛仔裤似乎有些不大合适,而且他一向喜欢舒适的缘故,皮鞋也没穿。摊手走近柳青玉,沈炼带着些歉意道:“忘换衣服了,要不我现在回家去换。”

瞧见了沈炼眼中那份促狭,猜测沈炼也就说些场面话而已,挑了挑眉道:“不用回家了,我帮你带了一身西装在我车里,你现在就进去换了。”

额,沈炼微愣,古怪道:“我穿多大码衣服你知道么?”

“费什么话,赶紧去换衣服!”柳青玉脸上似乎有些尴尬,推了沈炼一把。她当然不会说她特意偷偷去了沈炼卧室,翻箱倒柜查看他穿衣码数。

“搞什么东东,竟然帮我买衣服,难道是对我有意思了?”沈炼一边上了她的车,一边琢磨着,不过总之是想不通的。两人之间平时交集不多,基本是例行公事一般的对话,柳青玉帮他买衣服这种事显得太过诡异。

“对了,一会人比较多,很多你可能都没见过。记着说话时候小心些,少说,尽量忍耐,不要喝酒。实在忍不了就暂时借口出去缓缓。千万不能发脾气让我丢人现眼。”

换衣服的当口,柳青玉挺正式的在车外嘱咐着沈炼。

“那我还是不去了吧,怎么感觉吃个饭像是上刑场一样。”沈炼不爽嘟囔着,穿衣的动作停了一瞬。以往沈炼也跟柳青玉一起经历过这种场合,但柳青玉从来没说过这些,难道这次宴会还有什么特殊意思?公审他,似乎他也没犯过什么错,而且也没什么资格过多出现在心高气傲的柳家人视线内。

“总……总之这件事说不明白,你照我说的做就行。”柳青玉有些别扭,她第一次对沈炼有了些愧疚感。说起来两人虽然没什么感情,但结婚以来,这个男人总是莫名承受了太多东西,而且这婚主要还是自己爸爸的意思,沈炼最初是抗拒这桩婚事的。

“虽然你帮我买了身衣服,但你不说明白的话,我还是不打算参加这个宴会。”沈炼这时已经换好衣服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衬衫,西裤,皮鞋,西装,换了行头的沈炼再看上去多少有了几分成功人士的感觉,尤其他身材平时看着瘦削,但没想到穿西装的时候竟然完完整整撑了起来,而且平日里那股懒散到让柳青玉头疼的气质也突兀消失了,加上那张还算有些俊俏的脸,让柳青玉也禁不住多看了几眼,果真是人靠衣装,这样的沈炼明显给她一种陌生感。

当然,这陌生感很短暂,随着沈炼那熟悉的笑容升起,柳青玉禁不住瞪了他一眼,让沈炼感觉颇为莫名其妙。不过,旋即他就舒展了一下身体道:“你眼光还成,这衣服挺合身的!”

柳青玉并不想提这个话题,看了看腕表道:“详细的回去再说,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进去吧。”

说着,柳青玉坚冰一样的脸色忽然融化了许多,少见的温柔,并且揽住了沈炼的胳膊,一股好闻而幽暗的香味就飘了过来,让沈炼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古怪,这女人今天太古怪了,难道今个的宴会真是什么龙潭虎穴?不至于啊,都是一家人。

第二章 大小酒杯

大富豪酒店虽然是自家堂兄的产业,但沈炼却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次来这里。金碧辉煌有余,服务员恭谨有加,但总归是缺少了一些底蕴,给人一种来此都是暴发户的感觉。

再说柳青玉,其实跟沈炼接触不多,尤其是环着对方手臂装作亲密无间的样子更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男人手臂作怪似的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她本来含笑的面颊怒意一闪而逝,不由自主僵硬了起来,侧身稍拉开了距离。至于警告对方倒也不至于,怎么都是领过证的夫妻,她表面上是不会给对方太多难堪的。

沈炼当然察觉了便宜老婆的小动作,嘴角莫名勾了起来。每日里在他面前高高在上虽不至于惹恼了他,但抽时间做点小动作恶心恶心这个女人他还是乐意的。念及此,他低头看了眼刚才蹭到的地方。恩,深藏不露,平时看上去至多是C,真正碰到的时候沈炼才确定这女人至少是D。

柳青玉瞧见了对方眼中那抹意味深长,当下就收敛了笑容松开了沈炼。前一秒亲密,后一秒路人。这种情况直到两人一起快来到这次宴会包房门口的时候才有所转变,柳青玉也是重新挽住了沈炼的手,脸上笑容比之前还要灿烂许多。

门口的服务员不等两人来到,已经躬身打开了包房的门。今天顶层被包了下来,来这一层的毫无疑问全部都是要进这个包房的。

门外清净,灯光柔和黯淡。门内却是两个世界一般,灯光炽白纤毫毕现。入目最显眼的莫过于包房内那张如同会议桌般气派的餐桌,跟坐在桌前,正对着门口的那个头发黑白相间,年约六旬的老人。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8/0309/27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