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黄河生死书

点击:
第一卷 望帝龙棺

第一章 黄河血匣子(上)

据说那个时候应该是1927年,那一年的山东地区,自年初那场大暴雨过后,老天爷似乎流尽了所有眼泪,自此未落一滴雨。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在意,毕竟我们村子坐落在黄河下游的边上,黄河水位虽然逐渐下降,却还成波涛汹涌之势,吃水灌溉自然不成问题。

六月初的一天,大家忽然惶恐起来,因为他们发现,黄河水一夜之间见了底,露出了淤沙黄汤水。

这时候,村民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村长亲自带队在黄河边观察,万幸的是,竟然还有一个断流湖出现在河底。

这个断流湖形状像极了陷落的天坑,里面的水很清澈,底下隐隐有一股血色光芒泛出来,当时所有人并未注意。

经过测量,这断流湖水深将近十米,足够村子支撑一段时间。

黄河断流之前,河边上的其余村子并没有感到特别紧张,毕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在黄河边上还怕没水吃?

当他们发现黄河水断流之后,便开始了打井工作,结果令人诧异。

按照平常,打井打个七米八米的那地下水就哗哗的流,而如今,有的村打井深至三四十米米,却丝毫不见地下水,可见当时干旱有多严重。

打井不出水,使得周边村民开始着急起来。

没水吃?

这是要人命的一件事。

于是他们纷纷在将周边河段河底那些黄汤水盛回家沉淀,以备不时之需。

接下来的半个月,太阳越发的毒辣。

黄河淤沙都被晒的干裂,土地里的庄稼已经干死了大半。

别说庄稼了,人吃水都成了问题,每天那个节约劲就别提了,恨不得一瓢水能顶一天。

书到用时方恨少,水到缺时方显得弥足珍贵。

若是平日,就是山上流下的清泉也是满不在乎的洗衣服、洗刷猪栏、可劲的浪费,在这样的时刻,莫说清泉水,就是连点泥汤水也成了救命的圣水。

渐渐的就有别的村子的村民,前来我们村子要水。

我们村子守护河段的那个断水湖,虽然有十米深,但是直径却只有八九米,经过村民半个月的储存和使用,已经快见了底。

村子与村子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乡里乡亲的,有的甚至还是亲家关系,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虽然我们村子也面临着吃水危机,但村长还是没有说什么,一口答应下让他们取用断水湖里的水。

结果,一个小时的功夫,断水湖就快见了底。

当时,隔壁村有个叫王大根的无赖,为了跟一个叫李大牛的家伙争湖底最后的几桶水,互相干了一仗。

李大牛虽然名为大牛,却没有牛一般的力气,长得文弱无缚鸡之力,结果可想而知,被打破了脑袋。

李大牛无奈,扔下水桶,捂着哗哗向下淌血的脑袋,离开人群,慢慢的向村子方向行去,心底里琢磨着:“这下可糗大了,在乡亲面前丢脸了,一定找机会报仇。”

走了没多远,就听到王大根的得意的尖叫声:“这铁匣子是俺王大根发现的,自然是属于我的,谁敢跟我枪,我跟谁拼命!”

李大牛脚下一顿,心想:“莫非是湖底挖出了什么异物?”

转头向人群看去,只见所有的村民围在湖边,都探着个脑袋向湖底张望,个个如同耷拉着脑袋的大鹅。

好奇心的驱使下,使他也顾不上头上的伤口,胡乱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土糊了一下,撕下褂子的一角,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钻入了围观的人群中。

原来,断水湖见底之后,有人提议向下挖挖,看看能不能挖出泉水。

王大根那时正好站在湖底,心想:“如果真能挖出泉水,自己可就是村子里的大恩人,到时候二丫他娘就不好意思再拒绝自己的婚事了吧?再者说,谁先挖出水,就是谁的,到时候做个卖水的生意,聘礼钱不就出来了,可不是一举两得?”

这家伙不仅是个无赖,还有点经济头脑,想着发灾难财,谁曾想灾难财没发上,却给他引来了灭顶之灾。

他向下挖了不到一米深,就听duang的一声脆响,铁锨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王大根心说:“总听老一辈的讲,这黄河底下什么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莫不是挖出了宝贝?”

这样想着,他就加快了速度,果然挖了一个匣子。

此时,只见王大根站在湖底挥舞着铁锨,围着一个布满了绿莹莹铜锈的匣子转圈,边走边嘴里嘟囔着:“看情形是个古物,里面一定有宝贝,这下子可发财了。”

就在这时,一个年长者幽幽地说道:“黄河底下的物品都属于黄河龙王,谁擅取,下场定然很凄惨!”

老者说完这话,摇摇首,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离去了。

虽是夏日,但这话让人听起来,背脊发凉,一股寒意冒了上来。

……

匣子是那种古老的翻盖式老箱子,箱子不到一米长,上面挂着一个铜环。

王大根怕当场打开青铜匣子,如果里面是金银珠宝,别人不免会红眼,于是弯下腰,将匣子抱在怀中,如猴子般爬出了断水湖底,一溜烟跑回了家。

众人见他这个样子,虽然也好奇,也没有办法,都各自散了。

王大根气喘吁吁的跑回家,反锁了院门,便迫不及待的找了榔头duang地一下将青铜匣子上面的铜环给砸了下来。

当他翻开匣盖子的时候,哎吆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青铜匣子里面赫然是一个盛放着红色液体的如同骨灰匣子一样的水晶盒子。

正午的阳光毒辣的铺散在院子里,笼罩在水晶盒子上,里面的红色液体在光照下,散发着一股令人晕眩的光芒。

水晶盒子最顶端有一个球状塞子提手,在阳光下跳跃着五颜六色的光斑,使整个盒子显得神秘无比。

冷汗一下子就从王大根的耳根流了下来。

本以为能发一笔小财,没想到里面竟然是如此邪性的东西。

虽然害怕,但好奇心还是促使他爬起身上前仔细观看。

王大根心想:“虽然不知道青铜匣子的年份,但这东西一看就是一个古件,里面的东西定然不一般,又是从黄河底发现,难不成是黄河龙王的龙血不成?传说喝了龙血有长生不老之功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发大财了,一滴抵万金啊!”

忽然,他感到视线里的红色液体似乎在温暖的阳光下活了起来,竟然缓缓的开始流动起来。

这一个变故,使得他更坚信了水晶盒子里的红色液体不是一般鲜血,定然有着神秘莫测之功效。

那个时候刚打破封建社会的枷锁,但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封建遗传,愚昧还是当时主要色调。

王大根心里认定这来自黄河断水湖底部的红色液体是龙王的血液,喝了可以长生不老,为了实验自己的想法,他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右手,握住了水晶匣子上面那个球状提手。

王大根眼睛瞪的大大的,正要打开血匣子,品尝臆想中的不死龙血之时,院门砰的一声四分五裂,李家庄的村民蜂拥而入。

他抬起头愣了一下神,看到为首者乃李大牛的时候,意识到了危险。

于是他二话不说,快速的打开了血匣子,捧起来咕咚喝了一大口。

只听李大牛大声叫道:“他手里就是黄河龙王的血,喝了可以长生不老,别被他喝光了!”

说话间,李大牛已经冲到王大根身前,抬起腿duang就是一脚,将后者踹了个人仰马翻,血盒子重重落在地上,不仅没有碎,而且激起了一片灰尘。

村民像发疯似的,一窝蜂冲向了血盒子。

原来,在王大根抱着青铜匣子回家的时候,李大牛就悄悄的跟在了他身后。在前者打开匣子出现了血盒子的时候,李大牛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应该是龙王的鲜血,喝了有不死之功效。

为什么他也有这样一个念头呢?

其实说白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长期生长在黄河边的人,自小听许多黄河龙王的传说长大,潜意识里形成了对黄河出现物件归属的直接答案,那就是这些东西都是黄河龙王的财产。

就像如果有人问我们的老祖宗是谁?

我们会潜意识的说道,我们是炎黄子孙,这实际上是一个无意识的祖先崇拜传承。

只不过王家庄附近传承的文化基因乃封建文化和神秘文化的双重结合,见到黄河血匣子,立马推出是龙王鲜血,喝了有不死之功效的结论,实属正常。

当他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便跑到村里找到村长进行了添油加醋的游说。

他这人虽然身小力薄,但是嘴皮子挺溜,说血盒子里面的那些鲜血缓缓流淌,似活的一般,如果是普通鲜血,定然不会如此,那必然是黄河龙王的鲜血,喝了能够长生不老。

那个时候的人比较愚昧啊,经过他这么一游说,顿时信了一大半。

第二章 黄河血匣子(下)

王大根本人是一个外来户,平常行为不端,没什么好人缘,一半的人已经动了抢夺的心思。

李大牛又趁机装出一副悲哀的样子,叹道:“人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好人一生平安,好人有好报,我们李家庄李姓之人,世代务农,兢兢业业供奉着村边的黄河龙王庙,龙王在干旱的时候显灵,让我们挖出了它的鲜血,让我们长生不死,怎么就落入一个外姓人之手,而且王大根这人平常行为不端,人缘又不好……”

村长听了这话,心想:“说得在理,于是号召了全村村民去抢夺血盒子。”

在争夺血盒子的过程中,人性的贪婪和丑恶暴漏无余,当场死了好几个人。

村长见状大怒,当场组织村里几个壮丁,控制了现场,不然的话,不知道还死几个人呢。

场面控制下之后,村长看着某一个村民嘴角上挂着的鲜血,在阳光下闪烁着死亡的气息,顿时有点背脊发冷。

他不知道自己被李大牛蛊惑来抢夺这所谓的黄河龙王血,到底对还是不对,但是既然事情发展到了公平分配这些鲜血的地步,那就要做的公允一些。

常言道,不患寡而患不均。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Suspense/27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