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鬼吹灯之再起风云

点击:
网络奇书《鬼吹灯》续集:情节更精彩,内容更惊悚,惊艳再现——《鬼吹灯之再起风云》!
在上一部中,胡八一、Shirley杨和胖子等退隐在美国。谁料三十年后,凤凰胆重现人间!为了再次消除诅咒,永远封锁住邪恶力量,胡八一之子胡一八,Shirley杨之女MISS杨,胖子之子小胖,再次踏上了封印凤凰胆的艰辛之路。封印之路凶险异常,诡奇灵异之事层出不穷,九尾阴猫重现江湖,上古邪龙挣脱锁链,僵尸,蛊婆,食人花木......

第一章 凤凰胆重现

您要是看过《鬼吹灯》那本书,你就肯定知道胡八一这个名字。在那本书里,他写了自己和胖子、Shirley杨三人勇闯那惊绝古城,几探献王墓,九死一生,终于成功将那凤凰胆封印住,才得以逃脱那诡异的诅咒。而胡一八先生在经历了此番磨难之后,也毅然决定金盆洗手,就与那好友胖子、大金牙一起随Shirley杨定居在了美国。

其实啊,那本书全是他自己的臭吹。我就不相信,就胡老先生老气横秋那样,还竟有那么大的能耐!我看哪,这八成是他自己偷偷躲在哪个茅房里,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

您问我是谁,凭什么这么说?

——我,就是那老胡家第二十八代传人,正正经经一大有作为少年,胡一八之子,胡一八。

说起我这个名字啊,还真是有点和老胡同志抬杠的味道。其实啊,我是正月初八那天出生的,在那之前,老头子还真的翻烂了几本破书,掐破指头给我起了几个什么“雄才”了,“伟略”之类的名字。可到了我我出世的那日,这天上是紫气绕梁,龙鸣凤翔,就在老胡同志在那祈祷着祖宗保佑、大吉大利的时候,我则大哭一声,直接就从那九天之中落到了地下。

据说我一生下来,就是正斤足两,哭声震天,当时把老头子乐得连祖宗叫什么都忘了,哪里还记得以前给我瞎诌的几个名字。于是择日不如撞日,看着日历顺手就抓了一个名字,叫了个胡一八。还说是什么跟他的名子一样的字,也一定随他的福,保证我这一辈子是有惊无险,大富大贵的命。

其实啊,我才不想和他一样。明明自己心里死乞八赖的喜欢Shirley杨,可是就是不敢表白,最后就这样希里糊涂的娶妻生子了,在这里终老一生了。更是人家杨姨一直对他一往情深,竟然终生未婚,听说最后在福利院里领养了一个女儿,二人一起生活。

让您说,他这干的算是个什么事啊?

怎么,您还挂念着胖叔、金叔他们啊?

他们俩啊,小日子过得可是滋润了。二人的手艺到了美国还没有丢,二人一合计,干脆在唐人街里开了家很大的古董店,专门收购那些咱们中国流落到外国去的宝贝,然后再卖回到中国去,这里外里的一倒腾,生意倒还不错。

这一年又一年,胖叔的身体又发福了,身子胖得像个面包,整天躺在藤椅上给那群人吹嘘着自己当年摸金倒斗的光辉事迹。

“要是说摸金倒斗,胖爷我当年可是算这个——”他骄傲的翘起一个大拇指,“——要说起摸金倒斗,这可是老祖宗手里传下来的,都有学问,都有规矩……”说的是唾沫飞溅,听得一旁的人肃然起敬,一惊一咋的。

胡老爷子有时候也要去他们那里走动走动。胖叔他们便会在那铺面上上了门板,挂上“暂不营业”的牌子,老哥几个去那后院烫壶小酒,喝得悠悠哉哉,说起当年的往事,一个个唏嘘不已。

他们都老了。

在我出生之前,老爷子和胖叔两人私下里就就有约定:等二人有了后人之后,要是一男一女,二话不说直接接为夫妻;要是二男或者二女,那么就结拜为异性兄弟,永不改变。

在我出生刚一个月,胖叔那边也呱呱落地个胖小子。这小子肥头大耳,虎头虎脑,放到秤上一称,足足有6斤四两,把胖叔给乐的是成天合不拢嘴。后来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得是虎背熊腰,大有反超之势。

我和小胖既是世交又是同窗,关系自然不是一般的好,从小就是一起打架,一起逃课,最后又一起考入同一所大学。

我因为平时广受那胡老爷子的熏陶,就在大学选报志愿时报考了考古专业,而小胖因为身体的优势,则报考了刑侦专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我和小胖都长起来了,从当初那调皮捣蛋的光屁股小子,到人摸狗样的念上了大学,原以为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下去,哪知道又横生出了这样一件怪事,彻底改变了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事情是从一个电话开始的。

那一天,我在学校突然接到了胖叔一个电话,语气焦急,不容商量的让我赶快回家。我在电话里还没来得及问几句,胖叔那边就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不禁一楞,心里想着莫非是老爷子出了事,连忙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一路上想着,这胡老爷子这一辈子跋山涉水,摸金倒斗的挺不容易的,要是现在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那死去的娘啊。

一回到家,就看见原本冷清的院子里站满了人。胖叔、金叔他们都在,就连久未走动的杨姨也在,一个个站在那里表情严肃地看着我。

我的头嗡的一声响,也没有听清他们说什么,一路哭喊着,跌跌撞撞的就往屋里跑。

“一八兔崽子,你倒是哭什么哭!你胡爷我还没咽气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屋里传过来。

是老爷子!老爷子没事!

我看着胡老爷子依旧硬朗郎的站在屋里,捋着那一把山羊胡子,满腹不满的看着我,我不禁又破涕为笑了。

“这没出息的东西,还不赶快出来见见你胖叔、杨姨他们。”

老爷子看我这样,也不禁笑了起来。

我这才走过去,一一见了杨姨、胖叔他们。杨姨身边带了个女孩子,我偷偷的瞄了一眼,生的得是冰清玉洁,美丽动人,估计是杨姨领养的那个女孩子。想必当年的杨姨就是这样,又聪慧,又冰冷,一下子就成功的俘虏了胡老先生。我暗暗想着,自己今后一定要吸取老胡同志那前车之鉴,遇到女生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才行。

正在想,门口登登走过来一个人,人还没进门,就先嚷着:“哪跟哪这是,天上像下棒米面似得,火大了多的是!”

一听这蹩脚的汉语,我就知道是小胖来了。这小子,汉语不好好学,倒是看了不少中国明清电影,学了这一口半洋不白的话来。

小胖也回来了,这下可热闹了,这一大屋子人,正好凑齐两桌麻将牌。呆会我和小胖两人做对家,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可是杨姨他们好象有什么事情商量,几个人小声议论着,不停的交换着意见。

“嘿,小胖”,我用胳膊撞了撞小胖,这小子正直着眼对着杨姨身边的女孩发呆,“知道今天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我哪知道?!”小胖满不在乎的说道,他似乎对于别的更有兴趣“不过杨姨身边的那个女孩是谁,看起来相当可以!”

“你可别打她的注意。”我正色曰:“她可是杨姨的养女,据说工夫相当了得,空手道九段。”

我故意吓唬着他。小胖这小子,看起来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其实一肚子花花肠子,号称是“百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那女孩要是跟了胖子,白白牺牲了大好青春不说,而且我还要给胡老爷子报那一箭之仇的计划不更是泡汤了。

正说着,从外面突然走过来一个军官,这军官目不斜视,步履整齐,肩膀上几颗星星亮得耀眼,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军人。

那军官直接走到胡老爷子身边,必恭必敬的敬了个军礼,说道:“胡先生,不知道那件事情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考虑过了,既然事情是因我们而起,我们就有必要去处理好它。这件事情,我们自然会回中国处理的。”

“谢谢您的帮助。”那个军官显得很激动,当下两脚并拢,又恭敬的敬了个礼。“我马上会报告最高领导,对您嘉奖。在这里,我谨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向您表示感谢。”

胡老先生大度的挥挥手,“我们都老了,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这一次,我们想派几个孩子去锻炼锻炼,让他们也出去见识见识。窝在这美国这么久,连自己的祖宗都要忘了是谁了……”

“有情况!”我捅了捅胖子,“像是说到我们了。”

“好象是要我们去一个什么地方。”小胖也说道。

我们忙支棱起耳朵听,可是这时胡老爷子又开始大发牢骚,评论着美国的水也甜,饭也粘,这里也不好,那里也不好。

说了半天,终于扯上正题,说是这几天就要派我们几个去,让那个军官回去准备一下可能用得着的东西。

那个军官还是很激动,紧紧握着老爷子的手,最后来了个中国传统式的鞠躬,然后扶正帽子小跑着出去了。

第二章 燕京大学十大诡异事件

杨姨此时好象还有些犹豫,说道:“我们是不是要听听孩子的意见,毕竟这件事-----”

胡老爷子不耐烦的打断她,“还考虑什么?!我胡八一辈子摸金倒斗,阅历无数,哪个人不说我是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可是到了一八这一代,这什么什么的全给乱了!这摸金不叫摸金,改叫考古了,你说说,祖宗定下的规矩全乱了,真是欺尸灭祖……”

听了这话,我不禁在心里直乐,敢情这老爷子还在为大学专业不叫摸金专业而叫考古专业而生气。上次我告诉他,我选了考古这个专业,他还挺高兴,说是美国鬼子倒还真开眼,知道摸金有学问,还专门开了课教。还嘟囔着,保不准哪天自己一高兴,还真去大学那教他一节两节课,让那些洋鬼子也瞧瞧咱中国的文化!可后来一听,那专业叫考古不叫摸金,就立刻变了脸,断定这个学校一定是冒牌的野鸡大学,肯定是为人师表,误人子弟。于是自己从那破箱子里倒腾出了那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成天介“大王初开,天地裂谷,龙腾凤翔之地是也”的教我,弄得我是疲惫不堪,苦不堪言。

这时,只听老爷子高声叫道:“胡一八同志,党和组织要派你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你愿意不愿意接受?”

我“啪”得一个立正,“报告首长,为了革命的胜利,我胡一八愿意服从组织的安排。”

老爷子现在有点磨叨了,就好文革的这几句,我们也乐意逗他玩。说完给胖子眨眨眼,胖子领会道:“报告首长,我愿意和胡一八同志一起,志愿到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艰苦奋斗,共同努力,为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Suspense/27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