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娇妻求喂饱

点击:
第一章 可恶的女人

楚城君上会所。

柳夏落喝醉了。

胃中灼烧得厉害,柳夏落跌跌撞撞往厕所走去,只是脚上的高跟鞋却像是不听使唤一样,脚下一个踉跄,就扑了过去。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抱住了什么东西。

唔……还好没摔个狗啃屎,只是跪倒在地上了。

什么东西,温温热热的,还挺舒服的,柳夏落用脸蹭了蹭。

嗯?好像什么东西突然硬硬的,硌着了她。

柳夏落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唔,还挺粗的。

“摸够了吗?”冷冽的声音从头顶传了下来。

柳夏落抬起眼来,模模糊糊的,好像看见了一张脸。

“唔……我抱的是个人哦?我还以为什么呢?嗝……”柳夏落又打了个酒嗝:“好像是个男人……”

柳夏落眯着眼打量了好一会儿:“哦,我刚才抓得……是那玩意儿哦?”

柳夏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听那人那样问,还痞里痞气地吹了声口哨。

“一丁点儿还没我手指头粗呢,大概也不怎么好用。让开,让开,我要去厕所。”

这女人,找死!顾言墨额上青筋暴起。

“好用不好用,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试?怎么试?你好烦啊……别老是拉着我好不好,我知道我长得天生丽质,滚开啊,别和我搭讪,我要去厕所。”

柳夏落只觉着头晕眼花:“你要是不让我去厕所,后果自负。”

“后果?什么后果?”

顾言墨看着面前醉得不成样子的女人,冷笑了一声:“难不成你还准备在这儿脱裤子上厕所?”

“呵呵……”

柳夏落挥了挥手,却仍旧没有挣开那男人的桎梏:“在这儿脱裤子就脱裤子……可是我并不内急啊,我是想……呕……”

话还没说完,就觉着胃里面酸味直往上冒,实在忍不住,吐在了面前人的身上。

顾言墨几乎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女人!

“将她给我带到房间里面,扔进浴缸。”

“啊,救命啊,救命啊!我变成美人鱼了啊……可是我不会游泳啊!”

柳夏落在浴缸中不停地扑腾着。

“美人鱼?呵……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顾言墨嗤笑一声,转身进了一旁的淋浴间,妈的,这个死女人吐了他一身,还从没有人这么大胆过。

柳夏落在浴缸里面扑腾了半天,酒醒了大半,一睁眼就看见一个只裹了浴巾的帅哥站在自己面前。

“你你你……”

柳夏落吓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发生了什么?难道昨晚上她喝醉了,叫了男公关?

顾言墨弯下腰,捏住柳夏落的下巴:“说不出话来了?先前不是叫嚣得那么厉害吗?继续啊……”

柳夏落瞪大了眼,慌忙低下头看了看:“我们先前果然做过了?可是我衣裳虽然打湿了,也还好好地穿着啊,但如果没做过,你怎么知道我叫起来很厉害?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有这样的天赋。”

“装傻?”

顾言墨冷笑:“你以为装傻我就会放过你了?我告诉你,得罪了我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得罪?”

柳夏落蹙眉,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我怎么得罪你了?什么得罪了你的人从来不会有好下场,说的这么邪魅狂狷,你以为你在演霸道总裁啊?”

头疼得厉害,柳夏落拍开顾言墨的手,从浴缸中站了起来:“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如果我得罪了你,等着啊,我给你两百块钱压压惊,咦,我的包呢?”

柳夏落四下看了看:“靠,你把我弄到哪儿来了?”

顾言墨的脸色黑沉沉一片,眼中似是酝酿着暴风雨,上前就将柳夏落扛了起来,回到卧室,将她扔到了床上,随即自己压了上去。

擦,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搞了这么半天,你是想要和我来一发啊?”

柳夏落恍然大悟,沉沉叹了口气,抬起手摸向身上男人的脸:“你直说啊……你长得这么帅,我也不会拒绝,搞得这么暴力做什么?摔得疼死老娘了。”

顾言墨的脸又黑了几分:“女人,你会后悔的!”

敢这么对他的人,她是头一个。

“后悔?”柳夏落奇怪:“我后悔什么?难道说你看起来长得挺帅的,其实丁丁很小?还是说硬不起来?持久力不行?”

“我小不小,持久力好不好,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试试就知道了?

怎么这句话听起来这么耳熟?

记忆在慢慢回笼,柳夏落瞪大了眼,她想起来了,在会所里挡了她上厕所的路,被她摸了小丁丁,还吐了一身的人……

我靠,搞了半天,不是看上了她,而是来报复她的啊……

她记得,这个男人好像排场很大,有点来头的样子,房间也很豪华。

自己那样大庭广众之下得罪了他,会不会被先啪啪啪泄愤,然后杀了弃尸啊?还有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凶,还说她会后悔,难道有虐待倾向?

“嘶……”的一声,裙子被撕破了,那男人的手一下子袭上了她的胸。

擦,这男人是来真的!再带下去,不死也得脱成皮了……

柳夏落急忙扬起一抹娇媚的笑容来,抬起头亲了亲男人的嘴角:“亲爱的,别急啊,我先前喝多了酒,现在有些内急,我先去厕所解决一下,顺便洗个澡如何,瞧我这一身酒气的,你也下不去口不是?”

顾言墨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女人,她眼中满是狡黠,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我劝你别想着玩什么花样,否则……”

柳夏落媚眼如丝:“放心好了,我只在床上玩各种花样,那些花样,一定是你喜欢的,我很快就回来了!”

说完,就挣脱了顾言墨的桎梏,飞快地跑进了浴室。

有意思。顾言墨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柳夏落倒是果真很快就回来了,穿着浴袍,香肩小露:“亲爱的,让你久等了。”

说着就爬上了床,骑到了顾言墨的身上,俯下身子去亲了亲顾言墨的额头,然后是眼睛,顾言墨下意识地闭上眼。

就等着这一刻了!

柳夏落飞快地从浴袍里面掏出了两瓶东西,沐浴露洗头液,尽数从顾言墨的头顶淋了下去。

“臭流氓!让你挡住老娘的路!让你把老娘扔进浴缸,让你非礼老娘!”

顾言墨一睁开眼,就有东西流进了眼睛里,生疼。

“来人啊!快来人啊!”

柳夏落飞快地跳下床,拉开门,门口果真站着几个保镖:“你们老板出事了,突然心脏病发作了,说痛得厉害,要晕倒了!”

保镖一脸不信,此时卧室中却传来了顾言墨的痛呼声,一群保镖急忙冲了进去。

跑!柳夏落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臭流氓,还想占老娘的便宜。

“叫医生!”卧室里,顾言墨怒吼着。

一番折腾下来,人早已经跑得没影儿了。

“给我找!即使是将楚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正发怒,门又被打了开来,保镖带着会所总经理匆匆进了屋:“三少,方才在那个女人坐过的位置上发现了她没拿走的包。”

“拿过来。”

顾言墨打开包,从里面找到了手机和身份证,目光落在身份证上那张巧笑嫣然的脸上,顾言墨咬紧牙关。

“柳夏落是吧……好,很好,敢玩儿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柳夏落已经到了柳家门口,包不见了,手机、卡、身份证都没了,好在君上会所离柳家不远,夜里人也不多,才没有人把穿着浴袍的柳夏落当神经病。

钥匙也没了……

柳夏落叹了口气,抬起手按了门铃。

门很快打了开来,门口站着一个长相魅惑妆容精致的女人,那样子,到好像是专程等着柳夏落回来一样。

柳依依,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柳夏落,我怀孕了。”柳依依一脸洋洋得意,忙着炫耀都没有发现柳夏落身上穿得有些奇怪。

“哦。”柳夏落一脸淡漠地往里面走:“你跟我说干嘛?又不是我上了你让你怀孕的?还是说你打算让我陪着你去医院把这孩子做了?”

正文 第二章 相亲愉快

柳依依恼羞成怒,却笑了起来:“柳夏落,你就是这副死样子,怪不得周勋不要你了。周勋说你就跟个男人婆一样,完全提不起兴致。”

“你不知道吧,周勋在床上对我那可真是一个热情似火,每天晚上要个没完的,啧……”

“哦。”

柳夏落继续往里面走:“所以现在是因为你们搞出来人命,周勋不愿意再碰你,所以你找不到快感,才大半夜的在我这里寻求存在感了吗?”

“柳夏落,你这是嫉妒吧?周勋和你分手才三天,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这说明了什么?我一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他就迫不及待把你甩了。”

柳依依目光狠毒:“柳夏落,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在乎的东西,我都会一样一样抢过来的,你看我做得是不是很好?”

“哦……”柳夏落冷笑了一声:“那祝福你们啊,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柳夏落说完,便不再理会柳依依,飞快地上了楼,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有些疲惫不堪。

难过吗?自然是难过的。

可怜自己那三年年华喂了狗,而且……

想到那个人,如今她在世上唯一在乎的人,柳夏落的心突然揪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下楼,就看见柳进、王婉如和柳依依坐在餐桌旁,另一个柳夏落最想见到的人却没有看到。

“爸,阿姨,大哥呢?”

“昨天晚上柳让心悸的毛病发作了,我叫人送医院了。”柳进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柳夏落一愕,心都被揪住了:“大哥发病了?爸怎么不叫人给我打电话呢?他在哪个医院,我去看他……”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8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