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谁动了宝贝的嫡娘

点击:
“未婚生子,伤风败俗,退婚。”                     
一纸退婚书送到她的面前,娇丽的容颜瞬间眉飞色舞,双手奉上订情信物:“谢谢,好走,不送。”                     
满堂变色,楚京第一世家的公子更是满脸的错愕,谁也没注意到那娇丽容颜之上的利光。
慕容奕,你退婚我不怪你,但你若参与了这场局陷害我,我会双手奉还,绝对让你哭爹叫娘。
豪门后宅院,母子二人大展手脚,扮演猪吃老虎
那些欺凌她的庶女小妾一个都别想好过,该打的打,该修理的修理,绝对不含糊
那个什么楚京第一世家的公子,谁稀罕谁拿去
我上官晚清不稀罕,送给我提鞋都不要。

☆、楔子

烟波浩渺的碧湖,在一弯新月的笼映下,好似罩了一层薄纱,氤氲的雾气缭绕着,湖心漂浮着嫩绿的荷叶,朵朵节节的白莲点缀着那绿意,风动荷摆,白莲翩翩起舞,好似美人翩然起舞。

岸边,垂柳倒挂在湖边,絮花飘飘扬扬的好似冬日下的一场初雪,沾满了馨石野草,暗白的小花忽隐忽现,夜是如此的美妙而幽远。

忽然,哗啦一声响。

湖水之中,乌黑如绸的墨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人从中脱颖而出,露出一张光滑的脸来,巴掌大的面容,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丽,却是可爱清灵的,眼珠子乌溜溜的转动一圈,像暗夜中的精灵一般,随之用力的喘了一口气,朝岸边游过来,趴在湖岸边,蹙起纤细的弯月眉,白晰的脸颊透出不一样的红潮,胸腔里的呼吸似乎快被挤出来一般。

叶晚清就那么愣愣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思绪直到此刻才回到脑海中。

她叶晚清,超能力协会中的一员,拥有读命的异能,外号“读命圣女”,可通过一个人的脉络读出这个人一生的命数,可是谁知道她竟然死于一场雪崩中,现在看来是没死成,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了?叶晚清一边挑眉观察四周,一边用力的呼吸,她感受到周身的燥热,滚烫似火。

似乎得了什么大病一般,就是在清凉的湖水中,也不能抑制住那股燥热。

难道说她莫名其妙的来到一个地方,又要莫名其妙的死了?

叶晚清不由得仰头望天,老天,你不带这样玩我吧,既然让我来到这里,好歹让我活下去啊。

她们这些超能力协会的人,每一个虽然有人人羡慕的能力,可是寿命却极短,也许这就是逆天而行的代价吧,如果这一次她没死,从此后,她将不再读命,以免再自遭恶果。

叶晚清想着,便往岸上爬,虽然夏夜并不冷,但叶晚清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似乎泡了很长的时间,手上,身上的皮肤都起折子了,还有自已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身上穿着层层叠叠的罗裙,看上去是一件很古老的着装,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叶晚清一头雾水,腿脚有些软,慢腾腾的站起身,摸索着往前走去。

这里真的很美,有花有草,有湖有亭,只是为什么她头晕脑涨的,周身越来越无力,越来越烧烫呢?似乎有什么欲冲出体外一般,叶晚清忍不住骂人:“danmnit,这是怎么回事?”

她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无力,而且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画面,都是一些男女亲热的,而她一想到那些男子健硕的体形,完美的五官,那性感的唇,似乎整个人亢奋了,叶晚清忍不住惊愣住了。

难道说她被人下药了?原来是这样,她被人下药了,所以此刻的表现是因为她需要一个男人来发泄体内的媚毒,是这样吗?一想到这个,她不禁头疼起来。

说实在的,身为二十一世纪的读命圣女,她就是一个传奇人物,神化的象征,虽然她有很多的客人,却没什么时间去搞男女关系,所以说到现在她还是清白的处子之身,难道说她一穿过来,便要搞丢了自已的清白。

可现在不是清白不清白的问题了,大晚上的,还是荒效野外,让她到什么地方去找个男人,叶晚清想着,一路挣扎着往前走,走着走着,身上的衣服,已被她扯露出一大片的胸,反正没人看见,她还是透透气吧。

跌跌撞撞,摸摸索索,一直往前走,很快走到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雕栏玉柱,花屏围栏,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的声响,叶晚清虽然周身炽热,动作却敏捷,顺着曲径幽道,很快便走到一排雕梁画栋的房屋前面,顺着窗户往里张望,里面空空如也,她不禁失望,那灼热折磨着她,使得她越来越难受,越来越失望,难道说她真的要死在这里了,脚下沉重无比,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

暗夜中,一扇窗户里,青幽幽的光芒折射出来,使得她又惊又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拼命的把脑袋往窗户前贴近,虽然看不真切,却模糊的看出,一个男人正端坐在房间的大床上,在修练什么武功,微微睑上双眸,看不真切脸上的神容,却完全的陷入了忘我的境界。

叶晚清在现代看过很多武学的书籍,知道修练内功心法之类的,在这种时候,是无法离开境界的,一想到这个,心底一闪而过的欣喜,真是天赐良机啊,看来老天还是同情她的,想也不想,便一撩裙摆,哗的撕下裙摆的一大块布,牢牢的蒙住了脸,她可不能让这男人一睁眼认出她来,那她到时候铁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叶晚清蒙住了脸,此时身子就好像在火炉里,再也等不及了,一脚踢开了房门,冲过去便抱住那男人,一靠近男子的身,便感受到他周身一刹那的僵硬,但是自已的身上却窜起一股舒服的感觉,再也管不了那么多,像个小狗似的噌了噌,手也不客气的搂着那男人的腰,这个男人长得很俊,虽然房间里漆黑一片,但叶晚清依稀可以辩出这个男人的容貌。

五官立体如雕琢斧刻,眉峰似蹙月,长睫掩盖住了他的眼睛,所以她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双明亮犀利的眼睛,不过鼻子傲挺得像苍松一般,唇是性感的,此时紧抿成一片,可见他此刻内心是相当愤怒的,不过叶晚清的意识已开始模糊了,她知道自已再不做些什么,就欲火焚身了,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了,所以她手一伸便扯开了男子的衣服。

那男人虽然意识清楚,可是却动弹不得,他此刻正陷入在修练玄气中,根本脱不了境界,若是强行破出,只会走火入魔,一命呼呜,所以只能任由这女人在他的身上为所欲为,那手似乎能撩起一捧火似的,从他的领子往下滑,直入他的胸腹,然后开始急促的喘息,用力的扒了他的衣服,那软软的身子便覆上了他的,两具火热滚烫的躯体,缠绵到一起。

叶晚清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此刻中了媚毒,完全不管不管了,顺着感觉走,再加上现代的人总看过很多色情画面,所以依葫芦画瓢,有模有样的完成了整个过程,当自已的身子完全的被塞满的时候,她感受到一种由内而外的舒服,周身的通畅,热量一层层的退了下去,而她感受到那刺穿身体的痛,漫延在周身,整个人好像僵硬一般,在最后的动作里,终于完全的清醒过来,媚毒解了。

可是她竟然做出了这种事,叶晚清只觉得自己丢脸到家了,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不但中了媚毒,还把人家给给那个了,赶紧离开那躺在地上的家伙,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然后抱着外套,跑离了现场。

身后的男人在她离开后,眼瞳陡的睁开,竟比天上的星辰还要耀眼,一刹那的杀气,随之开始运行内力。

叶晚清一边走一边套外套,想着刚才就那么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做了,心不由得微恼,不过说实在的那个人长得真不赖,五官俊美,身材坚硕,不亚于现代的一个影视巨星,这个男人的样子驻在她的脑海里,要说清晰,并不那么清晰,不过却有些印像,若是再见面,不知道她能不能够认出他来,不过幸好自已蒙了脸,要不然若是让那男人见到自已,只怕死路一条了,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女人对自已做了这种事。

叶晚清一边想着一边跑,飞快的顺着先前的幽径离开了这个地方,等到跑远了,才敢回首张望,只见月色之下,那融在光芒中的房屋,好似海市辱楼,如若不是她亲身而进,绝对会怀疑这么一个地方,正想得入神。

远处不断的传来喊叫声,隐隐的有灯笼的光芒。

“大小姐,你在哪里?”

“大小姐,你在哪里?”

叶晚清怔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些人口中的大小姐是何人,她正好问问这些人,这是什么地方,想着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那些人跑了过去……

☆、第001章 准备回京

槐丽的晚霞穿透薄薄的云层洒落在天边,远山近水中,笼上了一层鲜艳的色彩,那青郁峰峦起伏的山越发的神秘高深莫测,白云耸立在高峰之上,伸手可及的距离。

茂密的枝林中,不时有鸟儿惊飞,悦耳稚嫩的声音响起来。

“娘亲,娘亲,快看,这是黛耳花。”

声落便有小小的身影奔跑在幽暗的山径之间,惹得不远处一个水灵动人的女子娇呼连连/。

“童童,你小心点,别摔下去。”

说着脚下轻盈的闪出来,扶住了那奔近自已面前的小人儿,只见他弯弯的月牙眉,好似画笔描绘上去一般,眼睛又大又圆,水汪汪的好似镶嵌了两粒紫色的萄萄,润泽无双,粉艳的小嘴微微的嘟起,越发的增添了可爱俏皮,穿着一身绛珠红的衫子,映得肌肤白晰得似一捧雪,这孩子从头到脚就像一个坠落人间的精灵,让人看了移不开视线,好漂亮可爱的小家伙。

此时微微喘着气,献宝似的举高手上刚采到的药材:“娘亲,看,我找到黛耳花了。”

那笑望着他的女子,满脸的宠溺,伸出手仔细的擦了擦他脸上的汗水,看着他手中的药材:“我们小童童出马,自然是非同一般的。”

这女子正是六年前穿越到这里的叶晚清,当日她一穿越过来,便身中媚毒,迷糊中找了一个俊美出色的男子解了毒,而就在那一晚,她竟然意外的怀孕了,眼前的孩子正是她的宝贝儿子上官童,今年五岁了,是一个天才的药师,最喜欢研制各种丹丸,所以今日她陪儿子上山来采药。

“娘亲,我们采齐了这几种药,回去吧。”

童童笑眯眯迫不及待的开口,巴不得立刻回去研制丹丸呢,晚清即会不了解儿子,点了点头开口。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7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