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抗日之肥胆英雄

点击:
章1 快来俘虏我

“呦,这不是刘翻译吗?”县城南门站岗的李连长看到一个光头胖子走过来,笑着问好,急忙递烟。

这叫刘氓的胖子没精打采地背着20响,满头大汗,手拿着扇子扇风,衬衣敞开连扣子都没系,任由满是汗珠的肚皮露在外面,正中午的太阳烤得他浑身燥热,只恨不得啥也不穿了,见到李连长热脸招呼又递烟,用鼻子一耸无精打采的“嗯”了一声,将烟接过叼在嘴里。

“您老出城啊?”李连长急忙掏出火柴给刘氓点上,一脸巴结的笑容。这在伪军中虽然职位不高,却非常圆滑,见人就一脸巴结的笑容,又能见风使舵,虽然是个大头兵,却深得伪军顾团长的信任,混了几年当了连长,寻常轮值的时候都是伪军的头儿。

“真他妈的,老子去哪儿还得向你这鳖孙报告啊?”刘氓虽然挺着个大肚皮,手上夹着烟,脚下动作却不慢,一脚踹在李连长身上。

“哎呦,刘翻译,别动手、别动手,这大热天的小心累着您。咱就是个大头兵,您老可是太君面前的红人,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李连长躲闪不及,受了胖子一脚,腿肚子都快裂开了,钻心的疼,却依旧陪着笑脸,心里诧异这死胖子咋劲儿那么大呢。

“呸,妈的!”刘氓瞥了一眼这二鬼子连长,呸了一口翻了个白眼,满脸鄙夷之色,到是忘记了自己也是个二鬼子翻译官,昂着头摇着手里的扇子,往城外的瓜摊走去,这大热天,顶着这身肥肉简直不能活了。

别人穿越要么枕着黄金万两,要么达官显贵,而他刘氓穿越居然穿越到了鬼子翻译官身上,而且是个胖翻译,这差距让他痛不欲生,又唾弃自己的身份。穿越七天以来,除了凭借日军翻译官的身份摸熟了城防布置,和鬼子伪军兵力部署,就是一心想着投“敌”。

穿越前,这胖子是个让特种a大队鸡飞狗跳,也让东南亚毒枭心惊胆颤,立功和处分一样多的兵痞,只不过因为意外挂了,没想到醒来就占了这肥翻译的身体,成了二鬼子翻译官。

刘氓痞是痞、没节操是没节操,但爱国情操是他做人的底线,对李连长这种二鬼子汉奸伪军深恶痛绝,狠不得直接给丫来一枪。

这几天考虑过种种奋起反击的计划,可惜他没有抗日神剧里手撕鬼子的手段,更没有一个人灭鬼子整个联队,伪军一个加强团的能力,他看着自己胖得流油的身体,更为绝望了。

跳河,奈何肥肉太多,愣是沉不下。

上吊,别搞笑了,胖子舍不得死。

给自己一刀,胖子下不去手。

横竖不敢死,胖子只能下定决心一心投“敌”,背叛祖国民族的汉奸二鬼子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干的。

好在特种兵的理论基础还在,打枪还是原来的水准,满肚子的坏水还在。

只是让他纠结郁闷的是,肥得流油的身材在爆发力和体力上完全是个渣,很多特种作战的方法都需要爆发力和体力来完成,所以他放弃了各种杀鬼子的计划,他可不想倭奴未灭身先死,白瞎了这一身好膘。

能让他不背叛国家民族的唯一途径,就只有投“敌”一途。

只是,“敌”在那儿?

卖西瓜的摊位在进城的路旁,距离县城岗哨有三百米左右的距离,在一颗大树下。

刘氓走到树荫下,微风轻送,一阵凉爽,精神为之一震,收了扇子,丢了烟头,蹲下身,在西瓜摊中选了个二十来斤的瓜,用手敲敲,竖耳细听,熟了,顿时眉开眼笑,抬手从西瓜摊上抓过西瓜刀,一刀切下,露出润红的囊来。

胖子那受得了这诱惑,正要拿起一瓣大块朵儿,却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说:“喂,你怎么拿起来就吃啊?”

胖子条件反射性的就要从口袋里掏钱,都是老百姓,不论哪个时代都不容易。此刻他却怔住了,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寻常老百姓看到他一身鬼子军服,腰跨的20响,早吓得不敢说话了。

反常啊,胖子抬起头来,小眼睛打量着这个穿着寻常粗布衣衫的卖瓜年轻人,虽然这年轻人将草帽特意压低,脸上满是锅黑和泥巴,根本看不出样貌,只是凭借声音判断,他就知道这卖瓜人是个女的。

“怎么?这瓜不是卖的吗?”胖子亮亮手里的瓜,说道。

“就算是卖的也得问个价吧?”卖瓜年轻人说道。

胖子忽然面目狰狞,凶巴巴地说道:“什么?别说吃你个烂西瓜,老子就算在城里吃馆子也不问价!”

说完,胖子抓起西瓜便是一阵狂吃,心里很得意,小兵张嘎里面的经典桥段,最后张嘎成功俘虏胖翻译,他现在一心就等着被俘虏投“敌”,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这年头做事要给自己留点后路!”卖瓜年轻人声音越来越冷。

“什么?”胖子心里狂喜不已,只是面上保持吃惊的神情,这完全是电影小兵张嘎的台词,为了被俘虏,他只有继续对词下去了。

“你没听别人说吗?”卖瓜年轻人嘴上的神情越来越冷,看着胖子冷笑道:“别看今天闹得欢,就怕将来拉清单。”

胖子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卖瓜人有问题了,不是八路就是**,反正错不了,当然最好是能投**,八路的规矩他真受不了啊。

不论去那方都是投“敌”,只要能脱离苦海就成。

在卖瓜年轻人吃惊的眼神中,猛然站起身,急不可耐的将双手举起,哈哈一笑:“快来俘虏我吧!”

“……”这回轮到这卖瓜年轻人吃不消了,这胖翻译知道鬼子和伪军部署,一群人可是图谋了好几天都没抓到一个有价值的俘虏,没想到今天却让她捡了个便宜,只是这便宜来得太快太反常,让她完全怔住了。

“还愣什么?走啊!”胖子哀嚎催促。

第一眼就觉得这“细作”不专业,让胖子一眼就看出了伪装的破绽,对“台词”的时候,到让他对这“细作”的冷静有些改观,只是这“细作”越对越不专业,要俘虏他就赶快动手,县城伪军的岗哨离开这里只有三百米的距离,而且城墙下方圆五百米没什么障碍物,一旦让这些伪军发现,他还投个屁的“敌”啊!

“喔。”年轻人慌乱的拿起西瓜刀,对着胖子娇哗道:“缴枪不杀!”

胖子差点给跪了,电影里那些威风八面的特工呢?那些深入敌后惩奸除恶的地下党呢?这年头枪都没一把,居然也敢跟人学抓俘虏,这到底是哪家的“细作”,居然那么无知和任性?

县城南门外执勤的日伪军仿佛看出了这边的异常,已经派出了一个六人的日伪军混编小组朝这边走来,一旦接枪响惊动了城里的日伪军,想走都走不了。

“你大爷的!”胖子暗骂一声,自己还真是投“敌”心切,没摸清楚眼前的“细作”是个啥货就急着投降,反而惊动了执勤的日伪军。

胖子一咬牙决定一不做二不休,也不顾对方举着的西瓜刀,一步跨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年轻人慌乱的用西瓜刀刺向胖子肥硕的肚皮。

胖子完全无视了西瓜刀,胖胖的手掌拍了过去,将西瓜刀荡开,另一只迅速捞住了年亲人的腰身,将年轻人持刀的手卡主,然后撒丫子就跑。

“放开我、放开我!”一切来得太突然,年轻人惊慌挣扎着,奈何拿刀的手被胖子的身体和手腕卡主,动弹不得,草帽也因为挣扎而掉在了地上,露出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

“晦气,果然是女的。”刘氓一边跑,一边哀嚎,这女娃90来斤,对曾经负重武装越野如家常便饭的他来说轻而易举。

蛋疼的是,他现在是个胖翻译,前世恐怖的体能都化作了泡影,负重跑了一段,就发现体力直线下降,痛苦的觉得他真是猪油蒙了眼,要不是刚才的台词对得太准,他也不会给这样的女娃“俘虏”了,现在好了,弄得进退两难。

“女的怎么了?总比你这个汉奸强,你少看不起人,你还是我俘虏的呢,你把我放下来,我和鬼子拼了!”这妹纸咬牙切齿的喊着,声音还是蛮好听的。

“你和鬼子拼?送菜呢?”刘氓翻翻白眼,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到底谁是谁的俘虏啊?

妹纸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的点子也太背了,就凭借现在的体力,他带着妹纸是绝对跑不过日伪军追击的,他到是不怕身后的几个追兵,是怕枪声一响满城的鬼子伪军就来了,好汉架不住狼多,何况他还不是个好汉,铁定完蛋。

但是这样跑,也是绝跑不了的。

“哎呦!”刘氓忽然松手,妹纸错不提防,直接摔在草地上,疼呼一声,妹纸挣扎起身,拿着西瓜刀就准备给胖子来上一下。

“没工夫跟你闹!”刘氓早掏出了20响,枪头一磕将西瓜刀荡开,一向惜命的胖子,小眼睛冲着妹纸翻着白眼说道:“老子遇到你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罢了、罢了,你自己跑吧。记住了,别往开阔地跑,别往村里跑,招子弹,你得往树林里跑。老子挡住鬼子和伪军,要是老子壮烈了,记得逢年过节给老子上柱香。”

章2 中日亲善?

“我不走,我要将你这俘虏带回去!”妹纸气哼哼的顶了一句,打又打不过胖子,这话明显地底气不足。

“嘿,我说你这妮子怎么这么倔呢!”

胖子翻个白眼,气闷的瞪了一眼妹纸,摸着手里的德产毛瑟m712,怀里还有两个20发的弹夹,让他安心不少,看了一眼还有百多米就要赶过来的伪军和鬼子,料定他们还弄不清楚情况,定不会开枪误伤了他这县城里唯一的翻译。

回身扫了一眼妹纸,胖子忽然小眼睛一凝,闪出异样的光芒,嘴角上翘,目光在妹纸身上游弋,坏笑道:“啧啧,手感不错,该大的大,该细的细。”

刚才胖子带着妹纸奔跑了差不多两百米,现在又是夏季,身体亲密接触自然免不了,此刻胖子忽然来这么一句,妹纸吓了一大跳,脸红脖子粗,可惜脏兮兮的脸颊胖子完全看不到她表情。

“死流氓,大汉奸!”妹纸气哼哼的骂着,手里的西瓜刀又握紧了。

胖子笑眯眯地,看着妹纸眼中隐约有一种莫名的邪火,一步步靠近妹纸。

“流氓,你、你不要过来!”妹纸将西瓜刀对着胖子,忽然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赌气私自离队,非要抓个俘虏回去让那个家伙看看了。

“既然你都叫流氓了,我不干点流氓的事情好像很亏呢!”胖子再一次挡开了西瓜刀,抬手将妹纸直接推到在地,然后两百斤的身体直压了上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27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