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越战的血

点击:
前言

一张地图,一个指南针,找到了一个地点。

一个人,一把锄头,我开始动手往下挖。

这不是演习,也不是什么寻宝游戏,说了也许没人信,我这是在挖一具骸骨,一具死了二十几年的骸骨……

也许你会说我秀逗了,大老远的跑到越南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挖一具骸骨!

没错,如果是几天前跟我说这些,打死我也不信自己会做这种事。开着爱车载着几个MM到处去“嗨”不快活吗?跟一帮兄弟醉生梦死不爽吗?老子干嘛要到这山沟沟里来受这苦?

嗨!想到这里我一声长叹:若不是因为老头,我这会儿就应该跟刚泡到的空姐在床上风流快活。

不过这似乎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老头手里有遗产呢?谁让老头发话说如果不把他战友的遗骨带回国去……他就算把遗产全捐了也不给我呢?为了今后幸福生活,我就辛苦几天吧!赚钱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头是我爹,可我实在不想用“爹”这个词来称呼他,甚至我还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路边捡来的……你说有哪个当爹的会宁愿把财产捐出去也不给自己儿子,他就准备这么做,更何况这些财产还是过世的爷爷给他的,他有什么权力这么做!他又为我做过什么?

据我娘说,我出生的那一刻老头就没在我身边,那会儿正赶上打越南呢!当时老头是个连长,立了不少功。后来在一场战斗中带着兵冲在前头,一发炮弹在跟前炸开了,整个脸给炸得稀烂,眼瞎了,嘴唇被弹片削了半边,露出半边白森森的牙齿……吓小孩绝对管用,一吓一个哭。至于我嘛,也许从懂事起就对着那张脸,看着看着就习惯了,以至于之后看那啥生化危机……同学们都被那僵尸吓得哇哇大叫,我却倍感亲切啊!

据说就伤成那样了他还能扯掉挂在脸上的眼珠子往前冲……而且居然还没死,而且居然还能活到现在!我真不知道这是他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就因为这,他从来都没“正眼”瞧过我一次,也从没给过我“好脸色”,一天到晚就知道在我耳边罗嗦他那什么战友啊,打仗啊,英雄啊……那关我啥事来着?现在竟然还要剥夺我的财产继承权!

手心传来一阵刺痛,一看竟然让锄头给磨出血了!

我不由咒骂了一声:老头给战友埋骨也不找个好挖的地方,偏生要埋在这石头山附近……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不埋在石头山附近,说不准哪天就让雨水什么的冲走了。从这一点看来,老头这是在几十年前就想要跟我过不去了嘛!

从背包里拿了块纱布给自己包扎了下,喝了口水又休息了将近半个小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终于还是无奈的再次挥起了锄头。不做完这事就别想离开这鬼地方,也别想拿到财产不是?

“绷”的一声,声音有些不一样了,手中的锄头碰到的似乎是一块软物。我心中不由一喜,这该是老头说的用炮弹箱做的棺木了。

三下两下的扒开碎石砂土一看,还真是,几片烂得漆黑的木头,而且似乎还不只这几块。

看到希望就有了动力,这回我就像打了激素似的不停地挥动锄头,很快一个几尺见方的简易棺材就摆在了我的面前。

话说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一个人面对一口棺材,而且还要我打开这棺材取出里头的骨头,一想到这我心里就有点发悚。

似乎是为了配合这气氛,刚才还风和日丽的天突然就阴沉了下来,接着又是打雷又是闪电,不过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般的大雨。

他娘滴!连老天都跟我作对!

我实在不想到手的财产又有什么差池,只好硬着头皮撬开了棺木,把手伸进那早已被雨水和稀泥灌满的棺材里摸索着。

捞着捞着我不由愣了,在那又浓又臭的稀泥里除了一把步枪和两枚手榴弹外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他娘滴!老头分明是在陷害我嘛,他早就知道这里没有骸骨,他根本就不想给我财产!

我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打定主意回去后一定要跟老头讨个说法,谁想这时一个震雷在头顶上响起,我脚下一滑就摔进棺材的泥水里……

第一卷 突如其来的战场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来到了一个血与火的世界,除了面对,没有其它的选择。

第一章

闪电,雷声,狂风暴雨……

一切都好像跟之前没有区别,但是当我从泥水中钻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闪电并非闪电,而是不远传来的一阵阵亮光;雷声也不是雷声,而是一阵阵爆炸;至于那狂风暴雨……飞在天上的好像不是雨水而是一片片子弹!

看看旁边,山还是那座石山,可棺材却不见了踪影,我身上也莫名其妙的穿着一身军装,腰上挂着两枚手榴弹,手里还抓着一把步枪……

我手脚并用的爬上面前小土堆往外一看,不由傻眼了,四周到处都是身着军装的战士提着枪往前方的一座高地冲锋,看那军装……似乎就跟老头留下的一模一样。没错,是解放军,虽说这现代的解放军军装不大一样了,但电视电影里还是有见到过的。

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就像是回答我似的,一发炮弹“轰”的一声落在我身旁不远处,我只感觉耳朵一阵嗡响,接着就是一大片土石像下雨似的朝我打来差点没把我给埋了。

过了好一会儿等听力渐渐恢复的时候,我才听到一阵阵杀猪般的嚎叫,抹去尘土抬头一看,一名浑身是血的战士就倒在我面前,他的双腿早就不知道被炸到什么地方去了,鲜血不断地从大腿断处喷洒出来,将周围的黄土染红了一片。

我被这场面给吓住了,只有愣愣地看着那名战士无助地抱着已经不存在的双腿嘶声力竭地叫着、喊着……声音越来越弱,最后脑袋一歪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我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战士的鲜血,被炸飞的双腿,还有绝望没有生气的眼神……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这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尽管我的头脑几乎已停止了工作,但求生的本能还是告诉我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还没等我那双发软的腿往回迈几步,就被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手枪的主人有一张带着刀疤的脸,他恶狠狠地冲着我大声吼道:“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了!给我冲……”

我很清楚在这时代做逃兵意味着什么,于是只有胆战心惊的转过身迈开步子。本想放慢脚步磨洋功,可是冷不防后背就让那刀疤脸用枪口给戮了下。

这一来我就没办法了,心里只把这刀疤脸恨到骨子里:这战场上这么多人,他干嘛就盯着我一个!

一片片子弹在头顶上飞,一发发炮弹在身旁炸开,一个个战士死在身前身后……之前我听老头说过无数次战场上的经历,可也就只是听听算了根本没什么感觉。现在身临其境的时候,才明白老头说的是什么,感受的是什么。

离敌人越来越近我就感觉自己离死亡也越来越近,我心里强烈的恐惧几乎就让我窒息,有时我都在想干脆就让刀疤脸一枪毙了我算了,反正横竖都是死,一枪解决了反倒来个痛快。

但想想老头,想想他就是在这样的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我就有些不服气,凭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难道我还不如老头?

于是又迈着艰难的步履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越发确定自己是来到了老头打仗的那个年代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越南兵的样子,还有越南兵那特有的草帽型头盔。

“卧倒!”

随着一声狂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身后的刀疤脸扑倒在地,接着就是两发炮弹“轰轰”的附近炸开。两耳一阵轰鸣,但却是有惊无险。

这时我不禁想起老头跟我说过的:炮弹过来的时候要趴在地上。炮弹杀伤主要是靠弹片,弹片都是像炸开的泥团一样散开往天上飞的,所以只要趴低了一般没事,如果太背直接让炮弹砸着了,那也没啥痛苦……

当时的我颇不以为然,心里只想着要是你那么有经验,咋就让炮弹给炸成这副模样了呢?

不过这话当然没说出口,咱可不想头上挨一个爆栗子。有时我就奇怪了,老头眼瞎了不是?这爆栗子却打得极准,就跟武侠小说里的听声辩位的功夫差不多。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是,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现在想起老头说的那一套来,似乎还蛮像一回事的,看来有空我还真得重温下老头的经验了,保住小命要紧。

“Kill(越南语发音:杀)”

随着一声怪叫,还没等炮弹的烟雾散尽,几名越鬼子就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挺着刺刀恶狠狠朝我们冲来。

我哪里有见过这阵仗,当场就吓愣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希望他们不要看到我。那刀疤脸抬手就是两枪干掉了最近的两个鬼子,但却被接着赶来的另一个鬼子一个枪托砸翻按倒在地上。

我想做点什么却又手脚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这么愣愣地看着刀疤脸在越鬼子身下无力的挣扎着……我心里在想,很明显这越鬼子是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一点都不防备,如果我就这么装下去……不成!这是敌人的阵地,而且这次冲锋很显然已经失利了,这么装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我只好咬了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举起枪照着那越鬼子的脑袋就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那越鬼子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在我面前炸了开了,子弹的冲击力带着他的脑袋往后一仰,接着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在他倒地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惊讶和不甘,也看到了那脸上扭曲的痛苦,我胃部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翻腾,一种强烈的呕吐感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喉头。

然而我却知道这并不是呕吐的时候,我浪费的每一秒钟都有可能让我命丧当场,于是扶起地上的刀疤脸就往回跑。

我虽说贪生怕死,却不是个不讲义气的人,刚才这刀疤脸可以说救了我一回,现在我可不能这么丢下他不管。

这时的我就在担心,会不会有第二个刀疤脸把我们当作逃兵给毙了……直到我听到身后传来的撤退命令时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章

“姓名!”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27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