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残阳帝国

点击:
1核潜艇穿越

程大洋死死地抱住潜望镜,看着地板上的一滩自己的呕吐物,仍然有些晕眩。

他在核潜艇上当差那么多年,早就不记得晕船为何物了,但是今天,脸真的丢得大了。好在突如其来的海底地震已经过去,周围其他人也都东倒西歪,差不多把苦胆都吐出来了。

一分钟前,临时艇长程大洋以为潜艇会在骇人的漩涡中解体,或者直接被海底的裂缝吞没。现在潜艇的水平旋转已经开始减缓,地板的斜度也渐渐恢复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似乎停止了?

指挥舱内一片狼藉,应急的红色照明灯,在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中有气无力地闪烁着。艇长瞄了一眼指挥席前面的显示器;导航、火控、声纳、辅机,以及那个让他心惊肉跳的“反应堆控制”,都在故障警告之列,潜艇各处的水密门还行,内部气压和后部舱室的放射物指标均正常。

“各部门长报告当前损坏情况。”回过神来的艇长手握通话器,开始鉴定损失。

“机电部门情况严重,动力系统严重故障,汽轮机紧急停车。无人值守区管道压力下降,可能有回路蒸汽泄漏,正在进一步调查。”

“弹道导弹主控制室电气故障,射控计算机正在重启,1到10号导弹发射管保护性锁死…… 11、12号发射管完好。”

“鱼雷舱报告,暂无设备故障,但是有人头部负伤。”

“信舵报告,操艇动力不足,速度下降到了6节,舵效正在消失,需要对压载水舱再平衡。”

“机电补充报告,汽轮发电机已经停转,全艇有断电可能性,需要使用电池。”

艇长平静地站在指挥舱的正中平台上,等着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从耳边飘过,这样的时刻,假装镇定就是他的职责,因为指挥舱里的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看着他。

他当然清楚所有这些问题的轻重缓急,动力部分的故障必然是最棘手的,相对而言那些战略导弹的问题倒并不算是当务之急。虽然目前还只是蒸汽轮机以及汽轮发电机报警,但是他有迹象表明,冷却回路可能有重大隐患。

即使按照最低的处置标准,他现在也应该立即将潜艇浮上水面,疏散大部分人员到甲板和附近海面上,只留下应急损管人员来处置故障;但是他权衡再三,觉得现在还不能这么做,头上这片任务海区的情况较为复杂,某国的p3c来往的异常频繁,一旦上浮被他们拍到了照片,难免会开动宣传机器,聒噪个没完。

“航海长,航迹自绘不显示了,你那里怎么搞的?”他通过通话器问海图室。

“误差超临界水平了,惯性导航不起作用了,需要上浮利用卫星导航重新校验位置。”通话器那头,航海长陶建设轻巧地将一摊子问题又推了回来。

“哎,能不能测量一下海底重力分布进行导航校验?”

“试过了,干涉仪数据与数据库数据严重不匹配,我怀疑刚才的地震除了破坏了海底地貌,连带改变了本地区的重力分布!”

潜艇差不多已经找不到自己位置了,虽然程大洋对上浮方案一万个不情愿,但是所有可以低调解决问题的办法好像都行不通。常识上,潜望镜或者其他天线伸出海面超过20秒钟,就有相当的机会被周边严密的空中搜索雷达发现,更别说整艘潜艇冒冒失失浮出水面了。

艇长还不想屈服,他又冒出了一个念头,或许可以在附近找到一艘慢吞吞的商船来判断主航道?到了温州外海再浮出水面,至少不会被支队长骂个狗血喷头。

这次,其实是程大洋第一次以主官身份执行任务。他接收这条新潜艇时的阻力很大的,据说在竞争419号艇艇长的人选中,他的排名一度从第一,跌落到了第三。反对者的主要理由是他太过年轻,在副艇长岗位上多多少少有过几次失误。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些传言,传说司令部某高层认为他的名字不是很吉利。

无论传言是否属实,总之在正式任命悄悄远离他而去的时候,总参情报局的紧急任务突然下达,一下子把程大洋从谷底捞了起来。

这次限定5天内必须出动的紧急任务,表面上很简单,只是跟踪一艘日本防卫省技术研究本部下辖的科考测绘船“春日丸”号,同时带上情报局的一个特别分队的人员和设备,由情报局的一名上校来收集春日丸的信息并进行分析。不知道为什么,在总参情报局的名单上,程大洋倒是比其他竞争对手都要靠前。最后上级只能妥协,让他担任了419号核潜艇的“临时艇长”,作为正式任命前的最后考察。

任务开始的前10天还算顺利,直到20分钟前,没来由地遭遇了海底地质变化,一股强大的海底涡流差点把潜艇晃散架;现在419号表面上脱险了,而实际上却陷入了更大的危机当中。

“报告艇长,二回路管道检测到蒸汽泄露,确认为保护性分离汽轮机的主因,目前堆芯热度提升很快。”

“有多快?”

“……比你想象的快。”机电长舒平从容应对了一句废话,他的资格比程大洋老,并不怎么把代理艇长放在眼里。

“有没有检出放射性……”

“暂时没有,不过屏蔽层内循环减慢,不是好苗头,另外还有冷却不足的问题。”

“能不能维持最小功率,至少确保冷却回路?”

“不行,汽轮发电机主线路全部损毁;目前冷却泵功率不足,冷却回路马上就会处于自然循环状态……十分钟……至多十五分钟内,必须紧急停堆,然后转用辅助动力启动冷却泵工作。”

“也就是说必须进行‘紧急处置’?”

“是的,我明确建议按照‘紧急情况’处置。疏散艇内不必要人员,只留下我的部门和损管人员,可能的话,立即通知司令部,派出几艘支援船来。”

“用拖船拖回去?”

“那倒也不一定,不过不要对修复报太大希望。”

419号正面临着空前严重的反应堆欠冷故障,或者,已经可以称之为严重事故了,这种事在中国海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不过在外国同行中,倒是有不少死伤惨重的前车之鉴可以参考。

“这他妈的,到底算是什么事?”程大洋转过头来,想找到总参派驻到艇上的情报头子林秀轩上校,几天前,就是他带来的这项倒霉的任务。林秀轩刚才好像还在,不过转眼间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回想起来,整件事情确实太过蹊跷,大约一个小时前,419正在慢车靠近主机停转的“春日丸”号,对方一无察觉。谁也不知道这艘充满阴谋的日本船为什么会突然下锚,停在了民用船只避之唯恐不及的“龙三角”地带。

随后那艘日本船悄悄投下了一个爆炸装置。爆炸引发了一系列海底地壳的反应。躲在暗处监视的419号声纳听到海底如同开锅一般骇人的动静,这艘近万吨的弹道导弹潜艇倒车不及,被一个超级漩涡抓住,如同一叶纸片一样,围绕水流旋转起来,无法摆脱。

在大自然狂暴的力量面前,一百六十兆瓦的强大动力显得微不足道。程大洋转的七荤八素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真是自己的名字不吉利?

“对了,声纳室有谁听了春日丸的动静?”

“声纳记录到她在急流中进水下沉了。可以用主动声呐确认沉没位置。”

“狗日的,真他妈的活该。”

程大洋狠狠骂了一句,他知道春日丸号是带着重大阴谋来这里的,现在这个阴谋只能永远藏在海底了,当然不排除林秀轩知道一些情况。

“指挥舱,主回路蒸汽压力还在持续增加。”通话器那头,机电长有些急躁起来,“不管你怎么做决定,都必须快。”

程大洋无奈地转向身后的政委寻求最后意见,只看到面色惨白的政委苦笑着点了点头。

“全艇注意,实施紧急停堆处置,这不是演习,重复一遍,不是演习。”

随着他的话音,核潜艇各甲板主要通道里的刺耳警报响了起来,这预示这潜艇将要紧急上浮。

“主压载水舱进水,艇艏平衡舵15°仰角。紧急上浮。”

“反应堆控制室,放下控制棒,实施停堆。”

随着指挥舱的指令,艇上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潜艇开始缓缓上升了。

几分钟后潜艇到达了通气管深度,辅助柴油机立即开始运转起来,电力得到了部分恢复,这意味着终于可以重新启动冷却泵了,事态好歹得到了第一步的控制。

潜望镜上一个绿色的发光二级管亮起,艇长转过作训帽,提起潜望镜,然后将头顶到目镜上的护额垫上。

程大洋迅速查看了从正北到西南的大约200°的方位,搜索了海平面,再接着转向西面,查看了大陆方向,看上去风浪不大,能见度很好,略微有些雨点打在物镜上,只是看不到一艘船只。紧接着他又进行了360°的对空搜索,一样没有任何的发现。

“艇长,没有接收到北斗导航卫星信号,一颗也没有找到。”航海长平静地报告了今天的第n件怪事。

“gps行不行?”

“也不行,大概桅杆上接收装置出了什么毛病。”

程大洋也觉得奇怪,以往在这样的区域升起潜望镜,桅杆上的被动探测设备,很快就会记录下各种无线电脉冲信号,包括通讯设备设备发出的信号,以及军舰、民船导航雷达发出的,但是今天则不然,几乎没有接收到什么信号。

“豁出去了,观通长,打开对海/空搜索雷达,立即向司令部报告紧急状况,要求派遣支援船只。同时收听一下周围有没有在海事频道上呼叫的船只?让司令部一并处理。”

他倒是宅心仁厚,这个关头还能想到地震区域附近是否有其他的遇难船只,需要一并搭救。

“找不到通讯卫星……求救电报已经由电台发出,司令部暂无回应。”

419号如同进入了一个被屏蔽的世界中。

“今天的洋相算出大了。有谁看到总参的林秀轩了,看到了叫他到围壳上找我。”

丢下最后一句话,艇长套上一件雨衣,走出指挥舱,随着拥挤的人群,从主升降通道爬到了围壳上,他将在这里继续指挥潜艇。

此时潜艇已经完全浮出了海面,并且失去了主要动力,作为一艘核潜艇,这显然是最失败、最难堪的一刻,按照惯例,各怀鬼胎的周边国家飞机,马上会飞过来拍照取证,或许到了明天,他们的报纸上,就会充斥着嘲笑中国潜艇部队发生严重故障的文章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27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