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在梁山公司野蛮成长

点击:
《在梁山公司野蛮生长》是一本奇书,是成君忆对名著《水浒传》的重新演绎,是中国文化中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作者用独特的视角,犀利而麻辣的笔触勾勒出一幅梁山众好汉的个人成长史,挖掘出经典作品中你不曾想到的职场规则、管理精义。无论你是谁,你都会觉得耳目一新,都能在书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作者简介

成君忆,资深企业管理咨询顾问,中国本土财经畅销书作者。他在品牌塑造、组织设计、人才选拔、职业规划、团队建设等诸多领域的研究成果,已经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其管理类书籍在国内堪称经典。所著《水煮三国》畅销百万册,《孙悟空是个好员工》等系列作品本本热销,不仅在国内,而且在欧、美、日、韩、东南亚和港台地区引起强烈反响。

第一章 做局是一门大学问

导语

人情好似几张纸币,世事有如一场牌局。既然是局,便要有做局的智慧。而牌局的游戏规则就在于,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

高衙内说:“女人的美,意味着她值得男人拥有。而我就是那个想要拥有美女张氏的男人。”

第1节 两只雄性动物的斗争

有道是:“鸟人当朝,民不聊生。”这部水浒故事,亦要从一个鸟人说起。是何鸟人也?殿帅府太尉高俅。为什么叫做高俅?这个俅字,从求从人。人,就是鸟人的意思。

话说高俅,出身于东京汴梁一个破落的军户。排行第二,因此又叫高二。人虽然二,却擅长踢毬,踢来踢去,居然有机会博得了皇族子弟赵佶的欢心。高俅因此成为赵佶的玩伴,每日里亦步亦趋,献尽殷勤。哲宗皇帝晏驾,无有太子,赵佶被册立为新君,是为宋徽宗。忽一日,宋徽宗对高俅说:“朕看你甚是能干,因此要提拔你做一点职事。”于是,便提拔高俅做了殿帅府太尉。若问高俅有什么能干之处?无非是擅长踢毬,而踢毬却正是做官的本事。

殿帅府太尉,为本朝最高军事长官。高俅执掌殿帅府,便有地位作威作福。到任第一天,便要责问教头王进的罪过。王进自觉大祸临头,赶紧弃了职务,收拾了细软,连夜潜逃。高俅大怒之下,立即给王进设置了一个罪名,全国通缉。

“豹子头”林冲,亦是殿帅府的一名教头,闻听同事们私下里议论纷纷,却一言不发,若无其事。有同事问道:“有道是兔死狐悲,王教头遭此横祸,你怎么无动于衷呢?”林冲淡然一笑,回答道:“我心中亦是暗暗自危。目下情形既然如此,便不可胡乱说话,免得像王教头那样惹来无妄之灾。”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林冲多么小心谨慎,一场大祸终究是来了。却说那高俅有一个干儿子,人称高衙内,最会狗仗人势,到处欺男霸女,做了很多坏事。一个春光明媚的晌午,高衙内百无聊赖,在街市上游走,忽然眼前一亮,看上了一位美得惊人的小娇娘。而这位小娇娘恰好就是林冲的娘子张氏。

《水浒传》中叙说,张氏到岳庙进香,不巧遭遇了高衙内。这个说法其实大有破绽为什么呢?因为林冲生活的年代,武穆公岳飞尚未出世。张氏到岳庙进香,仿佛岳飞是前朝的古人似的。历史也罢,世事也罢,总是有许多迷糊错乱之处,难以深究。

林冲那时正在岳庙附近的菜园,与花和尚鲁智深一起饮酒,听见丫鬟锦儿在菜园边的墙缺处叫唤,便急忙跟随锦儿赶了过去。只见一位衣着光鲜的少年,把张氏拦在五岳楼前,言行甚是轻浮无礼。林冲上前抓住那少年的肩胛,准备狠狠地教训他一通,谁知扳过来一看,却认得是高衙内,握紧的拳头便顿时软了。

“林冲,你想干什么?”高衙内气急败坏地叫道,“滚远一点,不要搅坏了本少爷的好事!”

跟随高衙内的那帮随从见势不妙,连忙上前劝说林冲道:“林教头莫怪,衙内并不认得你家娘子,多有冲撞!”一面赔着笑,一面哄着高衙内出了岳庙,上马回府去了。可怜林冲英雄气短,愣在那里,半天动弹不得。

“官人!官人!”张氏怯生生地上得前来,拉着林冲的衣袖喊道。林冲回过头来,看着张氏那张美艳迷人的脸庞,一时之间竟有些神智恍惚。

人们常说:“自古英雄爱美女。”事实上,只要是男人,都会爱上美女。或者说,在美女面前,每个男人都会表现出他的英雄气质。就像公马那样,会在心仪的母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雄性气质。以张氏之美貌,自少女时代起,就总是遭遇到男人们那种公马似的骚扰。她那时还不懂男人,却常常无缘无故地被卷入一些莫名奇妙的风流韵事之中。世界在她面前展现出异常复杂的景象,弄得全家人为她惊恐不安。于是,她在慌乱中遵从了父亲的意愿,嫁给了英俊而又憨厚的林冲。

林冲和他的岳父是同事,同为本朝八十万御林军之教头。所谓教头,乃是本朝武术教官的头衔。若以级别而论,也就是个下级军官。但若以武艺而论,林冲却可谓是英勇无敌。张教头之所以把女儿嫁给林冲,可能是因为他与林冲同事多年的友情与信任,也可能是因为他欣赏林冲的那一身好武艺。

林冲有“豹子头”的美称。有学者点评说:“豹群行,必有为之头者,如鹿之有麈,如羊之有。”若说本朝八十万御林军如同虎豹,那么林冲则是这群虎豹中出类拔萃的大英雄。林冲与张氏的姻缘,自然也就是英雄与美女的绝配。从此,张氏便名花有主,所有的男人都只好在憾恨中败北而去。

然而,高衙内的出现,却让林冲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以高俅对高衙内的娇惯与纵容,以高衙内的骄横跋扈,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手。林冲隐隐约约感觉到,在他与高衙内之间,就像两只雄性动物一样,正在开始一场血性的较量。

第2节 我爸是“李刚”

却说高衙内自从见了张氏,便像丢了魂似的,害起了相思病。

按照现代心理学的说法,高衙内的人格是有毛病的,被称之为歇斯底里人格。这种人格的特点是:热情、任性、爱慕虚荣、吹牛、及时行乐、爱冲动、喜欢新鲜事物、追求刺激、不负责任、脆弱、不理性。像这种人格的小孩子,因为热情和善于吹牛,往往会让大人们觉得他很可爱。等到他一天天长大,则会表现出善于调情的一面。专家们认为,以歇斯底里人格热衷于谈情说爱的特点而言,可谓是天生的情种。

高衙内作为高俅的养子,他的歇斯底里人格,让他成为了一个任性、放纵而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如今看到张氏,因为满心的喜爱,就像他从前那样,一定要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否则,他那脆弱的心灵就会像要破裂镜子似的,感到剧烈的痛苦和难受。

随从们劝说高衙内:“天底下女人多的是,您何苦要迷恋一个张氏呢?”

高衙内说:“你们看到了吗?那个张氏有多美啊!你们可否知道,美意味着什么吗?”

随从们一脸的茫然。

高衙内说:“女人的美,意味着她值得男人拥有。而我就是那个想要拥有美女张氏的男人。”

玩伴们说:“男女之间可不能一相情愿。您想得到张氏,还得张氏愿意才行啊!更何况,张氏早已名花有主。就算她愿意,还有她的相公林冲,武艺高强,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高衙内拍案而起,大叫道:“林冲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我就怕了他吗?别忘了,我爸可是高太尉高俅。我一个堂堂的衙内,我怕谁呀?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林冲,便是林冲的太爷爷,我也能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踢。如果他识相一点,就应该远远地离开张氏,成全我和张氏的好事。这就好比两只竞争的公猴,胜利的那只公猴占有母猴的爱情,失败的那只公猴则只好俯首称臣,或者远远地滚蛋。至于那位张氏,我自然有本事获取她的芳心。”

瞧瞧,衙内就是衙内,张嘴就说出了两个经典句式。其一曰“我爸是高俅”,流传千古之后,演变成了“我爸是李刚”。其二曰“我是衙内我怕谁”,后来也被改版成“我是流氓我怕谁”。想古往今来,但凡流氓无不牛气烘烘,所谓衙内即是一种有身份的流氓。

俗话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高衙内不仅是个流氓,还能说出一番“公猴母猴”理论来,算得上一位有文化的流氓了。只见他眼珠一转,便盯上了一个人。而后念头一转,便有了一个新主意。

却说高衙内盯上的这个人,也是他的随从之一,姓陆名谦,殿帅府的虞候。所谓虞候,即侍从官是也。事实证明,侍从官不仅是一种奴性的职位,也是一种奴性的人格。这陆虞候平日在高太尉左右侍从,业余则以讨好高衙内为能事,堪称是侍从官的典型样本。

“陆虞候,”高衙内叫道,“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好像是林冲的好朋友吧?”

陆虞候应声答道:“衙内好记性!我与林冲确实有那么一点交情。”

高衙内说:“你与林冲既是好朋友,明日便去本市最好的酒店订上一桌酒席,与林冲好好地叙叙交情。至于酒钱,自然都是我的。”

陆虞候问:“需要我对林冲说些什么吗?”

高衙内说:“你的任务是陪林教头吃好喝好,不醉不归。至于你们谈些什么话,随你们的便。总之,你要给我拖住林冲,让我有时间去泡张氏。”此泡妞之经验谈也,有如泡面,需要开水一样滚烫和逐步渗透的热情,当然也需要足够的时间。

当然啦,仅仅有时间是不够的,还得有适宜的环境和软磨硬泡的功夫。优裕的时间、适宜的环境和软磨硬泡的功夫,就构成了泡妞的三要素。现在,高衙内有了时间,他也擅长于泡妞,到哪里去找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环境呢?

没有环境,就要创造环境。这个创造环境的过程,俗称做局。等到第二天陆虞候邀请林冲去本市最好的樊楼大酒店吃酒,高衙内趁机又派了一个人,冒充陆虞候的邻居,前来赚取林家娘子张氏。那人报告说,林教头与陆虞候喝得兴起,要娘子把家里珍藏多年的一坛杏花村赶快送去。张氏立即抱起酒坛,跟着那人来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处所。那处所便是一个局。张氏陷身于局中,左顾右盼,却不见林冲。

只听身后吱呀一声,她扭头看见一个俊俏的后生闪进门来,接着把门关上了。

“你,你,你是谁?”

高衙内微笑道:“小可是高太尉的公子,只因爱慕娘子,想与娘子一起吃个饭饭,别无恶意。”他不说“吃饭”,而说“吃个饭饭”,显得活泼而有童趣,颇能博取女人的好感。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1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