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亮了,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 第4节

点击:


一刹那间,凌毅玄有种冲动,他想去拥抱,去探索,去了解,去关爱这个女子,哪怕用尽一辈子的时间也在所不惜。

很多年以后,凌毅玄偶然回想起这个他与杜斓初次缠绵后的清晨,才猛然发现,其实自己从那时起就已经爱上她了。只是他们两个同样倔强的人谁也没有意识到。或者,是根本不愿承认。

说真的,如果那时的他们对彼此都坦白些,也许后来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痛苦与折磨。嫉妒、猜忌、家族的阴谋和报复让他俩一次又一次误会、伤害对方的心。甚至还险些威胁到了生命!

第二章 一百万的初夜(四)

“在想什么?”凌毅玄悄悄走到杜斓身后,伸手环住了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柔声问道。

杜斓身体猛然一僵,她秀眉微皱,轻轻挣脱了凌毅玄的怀抱,“天亮了,我……该走了。”

凌毅玄对她挣脱自己的行为有些生气,不悦地说:“你想回去了吗?真的不愿留下做我的女人?我们的身体是那么契合……”

“你不要再说了!”凌毅玄露骨的话语让杜斓不禁想到了昨夜的疯狂,她有些窘迫地别过头,坚定地说:“我不会留下来,也决不会做任何人的情妇。”

“小傻瓜,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呢?你留下来伺候得我满意了,或许某天我心情好,突然决定娶了你也说不定哦!我可是堂堂‘凌风’企业南部公司的执行总裁,做我的女人应该不委屈你吧!只要你一点头,金钱、别墅、跑车、名牌包包、衣服和首饰,你想要得我都可以满足你,怎么样?”

“不要!”杜斓不假思索地拒绝。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杜斓意味深长地看了凌毅玄一眼,淡然地说道:“我虽然只是一个刚离开象牙塔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但也决不会蠢到凭你三言两语就抛开一切理智沦为你的情妇。正如你说的,你是身份高贵的堂堂大总裁,多少名门淑媛挤破了头都想嫁进你们家那扇‘豪门’。我不傻,知道只有王子和公主才会幸福地生活下去,不管你是否承认,你未来的妻子一定是某位财团千金,而不是个一无所有的平凡小女人。”

“那又如何,你依然可以成为我爱的女人。”凌毅玄几乎是脱口而出。

杜斓冷笑,“哈哈哈,别大言不惭了,上了一次床就有了爱?那你未免也太玷污‘爱’这个词了。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谎话说得太多,可信度早就成零了。凌毅玄,如果你不能保证以后一定会娶我,就请放我走。我的处子身已经给了你,就不再欠你什么。你们有钱人包养情妇这种游戏,我玩不起!”

看着杜斓倔强近似于固执的神情,凌毅玄无言以对。她说得不错,就算不愿意,凭自己现在的身份,“凌风”企业未来的总裁夫人铁定是某德“财”兼备的大家闺秀。杜斓要的婚姻和爱情,他同样,给不起!

凌毅玄回身走到衣柜前,开始穿西装,打领带。穿戴完毕后,那个英俊潇洒,温文尔雅的商界贵公子形象又出现在杜斓眼前。犹如初见他时一样的冷漠,傲视一切。

凌毅玄走到房门口,背对着杜斓,冷冷地说道:“我现在必须回公司。待会儿林姨会把你的衣服送进房间,如果你坚持要走,她会安排车送你回去。当然,如果你改变主意想留下来,我会很高兴。”

“你不用白费口舌了,我不会留下来。但无论怎样,感谢你这次的帮助。”杜斓朝着凌毅玄的背影低头鞠了一躬。

凌毅玄不再说什么,大步离开房间。

杜斓回头再次望向窗外,看见那辆黑色宾士已等在了别墅门口。过了一会儿,凌毅玄走出别墅,司机忙下车为他打开车门,他上车前又回身向杜斓所在的房间窗户望了一眼。杜斓闪身躲到窗帘后,瞄见凌毅玄剑眉皱了一下,坐进轿车。

杜斓神情落寞地依在窗边,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不禁暗自诧异一向保守含蓄的自己怎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她坚守了24年的贞节啊!难道是最近受到的打击太大,又被父亲逼着还赌债,一时失常导致内心长久压抑的情感一下子爆发了?

对!绝对是这样!

“斓小姐,你的衣服我给你带上来了,少爷还吩咐为你准备了早餐,穿好衣服后请下楼用餐。”一位身着管家服,年约五十多岁的美貌妇人出现在房门口。

杜斓回过神,朝着那位神情和蔼,面容像珍珠般温润慈祥的中年妇人点点头,乖巧地一笑,“谢谢你,林姨,我马上就下去。”

林姨笑着将衣服放到床上,在看到凌乱的蚕丝被下那印上朵朵红梅的床单后,脸上的笑更浓了,还……参杂了些许暧昧的味道。

那笑容,让杜斓不禁联想到了封建时代,那种在儿子、儿媳新婚之夜后跑去检查芙蓉帐内是否有落红的婆婆。刹那间,杜斓只觉一股凉风从背后吹过,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担心这位林姨等会儿会不会把这条床单偷偷收藏起来。

咦~杜斓猛地甩了甩头,暗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想法。

第三章 豪门似海(一)

坐在奢华明亮的餐厅,看着桌上丰盛得有些过分的早餐:培根、煎蛋、土司、黄油、果酱、香肠、芝士蛋糕和十几种水果;甚至连水晶包、芙蓉饺、南瓜饼、蟹黄酥等广式茶点都有!

至于吗?有钱人一顿早餐竟然丰盛到中西合壁,他们难道不知道地球村里还有许多小朋友连饭都吃不饱吗?再说了,自己长得哪里像猪了?明摆着肯定吃不完。其实随便准备些清粥小菜就可以了,何必这么奢侈浪费,果然是暴发户会有的举动。

杜斓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姨,愕然地说:“林姨,该不会这些都是给我吃的吧?我怎么吃得完?”

林姨疼爱地笑了,“你不用全部吃完的,少爷只是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让厨房每样都做了些,挑你喜欢的持久可以了。对了,斓小姐,你是要喝纯牛奶,酸奶、柳橙汁还是番石榴汁,或是……”

“呃……林姨,牛奶就可以。”

“好!”林姨说着给杜斓到了杯牛奶,又拿起土司熟练地抹上黄油,递给她。

杜斓接过土司咬了一口,甜香漫溢,“哇!这土司好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嗯!”杜斓眯起眼睛,甜甜地一笑。

“林姨,你这里工作多久啦?”也许是林姨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吧,让杜斓有种想亲近她的愿望。

“呵呵,算起来也将近三十年了哦!我以前是少爷的奶妈,是看着他长大的。说实话,少爷已经好久没带女人回过家了,这次竟然还让你睡在以前少夫人的房间。那间房间可是当年老夫人和少爷亲自布置的呢!可见少爷很在乎你哦!”

杜斓一愣,自动过滤掉她不想听的话,转而问林姨:“你说凌先生接过婚?他今年几岁啊?”

杜斓觉得凌毅玄外表看起来很年轻,顶多只大她一、两岁。可一个跨国企业的大总裁只有二十五、六岁显然不可能。不过他结果婚,这让杜斓就有些吃惊了,豪门世家的新娘不是都要千挑百选的吗?她还以为凌毅玄不到三十多岁绝不可能踏进婚姻的坟墓呢!

“呵呵,少爷今年二十九岁。他不仅结过婚,还有个四岁的女儿呢!不过少爷离婚时小小姐判给了少夫人,不住在这儿。”

“噗!”杜斓喝进口中的一口牛奶喷了出来,林姨忙将纸巾地给杜斓。

“凌先生还有个女儿!”杜斓又吃了一惊。

“是啊!少爷二十四岁从哈佛毕业后进入家族企业工作,那年老爷夫人便将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新娘人选带到了他身边。所以,少爷等于是一毕业就结婚了。”

“不用说,那位早已预备好的新娘子一定是某财团的千金小姐喽!”

“没错,当时少夫人的家族企业与老爷的公司生意上有密切往来。他们两个应该算是地地道道的‘政治联姻’吧!”

“可凌先生的女儿已经有四岁啦!这么算来岂不是他们结婚的第二年孩子就出生了?凌先生和他妻子的感情应该很好吧!”

林姨谈了口气,“才不是那样,少爷和少夫人感情好只是表面,其实两人的关系一点也不好。甚至连小小姐的出生都不是少爷所希望的,而是被老爷所破。”

杜斓默默点点头,略带惋惜地说:“可是,你们那位少夫人的肚子却不争气,那个老也看到出生的是女孩,一定很不高兴吧!”

“母以子为贵”想必是所有豪门世家永远不变的“潜规则”。

“对,小小姐出生后,少爷对少夫人还是一幅冷冰冰的态度。原来少夫人怀孕时还有老爷帮着少夫人说说话,可看到少夫人生的是女儿,加上那年老夫人……身体不好,老爷就不再管少夫人的事了。后来某一天,少夫人的家族企业突然之间宣告倒闭。从那时起,老爷不仅不搭理少夫人,有时甚至还对其冷语相加。少夫人有苦难言,最后因为太过寂寞……”林姨神色黯淡地低下了头,不再说下去。

“如果我没猜错,那位苦命的少夫人后来因为太寂寞,外面有了情人,对吧!”杜斓选了个比较婉转的说法。

林姨睁大眼睛,“斓小姐,你怎么会知道?”

杜斓莞尔一笑,“这并不难猜啊!女人天生是用来给人宠的。何况还是个从小万般宠爱俱一身的千金小姐。她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委屈,寂寞呢?有情人也不足为奇。只不过,因为这样就和凌先生离婚了未必太可惜。希望她是因为找到了迟来的真爱吧!”

第三章 豪门似海(二)

一入豪门深似海,而没有丝毫感情基础的经济、政治联姻更像是一叶孤舟颠簸在狂风暴雨的海平面上。分明知道会痛苦,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女人愿意以身填海,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呢?

杜斓清楚地记得一年前,同校的一个女生大二就辍学嫁入了豪门,结果一年后被夫家用很不光彩的理由赶出了家门。赡养费有多少她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据说那女生现在生活的一点也不幸福。这不难想象,就算夫家离婚时给了她一定的赡养费,可钱总会有用完的一天。到那时,她这样一个已经习惯了高消费却又没学历,没社会经验,没有一点养活自己的技能的女孩怎能让自己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立足?

杜斓不禁摇头笑笑,想到要不是王剑川把自己甩了,她也有可能没入这片“海”,弄个死无葬身之地啊!呃……应该不会,就算王剑川肯娶,他们家族那一大帮子势利的长辈也不会让她进王家大门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7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