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亮了,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

点击:
第一章 注定的邂逅(一)

一阵秋风掠过,几片凋零的黄叶被风卷起,乘着风彼此纠缠着在空中旋转飞舞,仿佛相拥的情人忘情地跳着华尔兹。深情的眼眸中容不下天与地,只有那张自己深爱的脸庞。

街边一家咖啡店靠窗的座位上,杜斓含笑看着对面帅气的男子,放在身旁的那只精美礼盒中装着一件她亲手织的毛衣。今天是她男友王剑川25岁生日。为了给川准备礼物,从没有织过毛衣的杜斓硬是买了几本学织毛衣的书,从最基本的针法开始学起。也不知失败拆掉又重织了多少次,在连续熬了两个礼拜的夜后,她终于完成了这件自己还比较满意的作品。心想有了自己这件爱心毛衣,王剑川这个冬天一定会感到温暖无比。

“川,生日快乐!杜斓双手紧紧握着礼盒边缘,笑着说。

王剑川抬头看了杜斓一眼,按灭手中的香烟,缓缓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冷淡地说:“我有东西给你。”

“咦?啊,好巧,我也有礼物要给你哦!”杜斓一愣,奇怪,今天是川的生日,怎么他会有东西给自己呢?“噢?是什么东西?”虽然疑惑,但杜斓还是做出很期待的样子。

王剑川皱眉向桌上甩出一个大纸袋。杜斓伸手打开纸袋,笑容瞬间在脸上凝结。纸袋里装的全是他们交往这三年以来自己送给王剑川的礼物。从皮带、领带夹倒挂件、小玩偶。甚至连她曾经同时兼了三份工,又省吃俭用了一个月才买给王剑川的一部“小金刚”也在其中。

“你把这些都还给我……是什么意思?”杜斓望进王剑川漆黑的眼眸,突然发现昔日的温柔早已荡然无存,此刻那眼中盈满了冰冷。

“我们分手吧!”王剑川放下咖啡杯,貌似十分沉重的神情,语气中却听不出丝毫不舍。

“为什么?就因为我不肯和你上床吗?”杜斓惊愕地看着男友,这个自己深爱了整整三年,为之付尽全部情感的男友。霎那间,杜斓觉得他竟是那样陌生,就好像自己从未认识过一个叫做王剑川的男子一样。

“我父母已经为我安排了结婚的女子,对方是银行家的女儿。从小受到最好的教育,气质绝佳,而且……”他微微顿了一下,“我父母都认为,如果可以和她结婚,对我家族的企业绝对有好处。”

“是吗?那你爱她吗?”杜斓颤抖着声音问。

“她很漂亮,是绝对的大家闺秀。最重要的是,她家很有钱。”王剑川答非所问。

是啊!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关系呢?在一段婚姻中,一定有更多因素比“爱情”重要上千百倍。最起码,对那些所谓的“豪门世家”来说,权力和金钱才是最重要的。

“也对,一个银行家的女儿,当然是我这个酒鬼加赌鬼的女儿不能比的。“杜斓垂下眼帘,努力忍着眼中的泪,不让它们落下。

“我很感谢这三年里你为我付出的一切,但你也应该清楚,我家里人全都反对我们在一起。况且我们的家世相差太多,是决不会有结果的。我很抱歉,这张支票就当作我对你感情的补偿吧!”说着,王剑川将一张5万元的支票放到杜斓眼前。

杜斓看着支票,清丽秀美的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她拿起支票甩了两下,“5万块?王剑川,你未免把我的感情估得太廉价了吧!这么没评估意识,我很怀疑你以后怎么去接管你们家族公司的生意。”话音刚落,杜斓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支票撕得粉碎。

“你……斓,你这又何苦呢?”

“别你啊我的了,如果要分手就分得干脆点,别用钱来侮辱我。我祝你和那位富家小姐幸福。你可以走了。”

“斓,其实你是个好女孩,以后你一定可以找到……”

“够了!收起你那虚伪的一套,我已经撕了支票,你还想怎样?滚!”杜斓声嘶力竭地喊道。惊得店中的客人都往他们这边张望。

王剑川顿时觉得丢脸万分,但碍于公众场合不便发作,只好冷笑着说道:“好!没错,我虚荣,我虚伪。反正我们之间又没发生过什么太亲密的关系。你的东西我也都还给你了,我不再欠你什么。所以今后,你也不会再缠着我了吧!”

“我当然不会再缠着你,因为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很好!这可是你说的,请你别忘记。”王剑川站起身,刚走了两步,又回头戏虐地说:“杜斓,其实我早就受不了你这副自命清高的样子了,连碰都不让我碰!又整天送我那些没价值的东西,我没把他们当垃圾一样处理掉,已经很给你面子了。看在我们交往了三年的情分上,我奉劝你一句,下次找男人时,记得把你那保守的性格改改,简直倒尽了男人的胃口!哈哈哈哈……”说完,王剑川大笑着走出咖啡店。

阴沉的天,毫无预兆地大雨倾盆。原本在风中飞舞纠缠着的黄叶被雨滴打落在地,重重地跌落,跌碎了那脆弱的叶面,那落寞的心。

等到王剑川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杜斓的泪再也无法遏止地倾泻而出,想到自己的初恋最后竟落得如此不堪,她的心瞬间被伤得千疮百孔,她趴在桌上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杜斓的心好痛,她爱了王剑川整整三年,早在高三时,她就开始暗恋大自己一岁,意气奋发的王剑川。也是为了他,杜斓才决定克服家中经济拮据,毅然决然地考进了王剑川就读的那所大学。

进入大学后,为了不给父母增加负担,她一直半工半读,每年靠奖学金完成学业。后来更是不顾学习、生活和打工的三重压力进入学生会工作,为的就是能让当时担任学生会副会长的王剑川注意到自己。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在大一末的圣诞舞会上,杜斓羞涩地向王剑川表明了心意,王剑川竟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和她交往。在交往的前两年里,他们也曾如胶似漆,亲密无间。杜斓对王剑川关怀备至,王剑川也总是温柔以对。虽然杜斓也曾对王剑川是富家公子的身份感到过顾虑,但那时的他们太幸福,幸福道让一向聪明的她忽略了一个铁一般的定律:只有公主和王子才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而她自己,什么都不是!没有高贵的出生,没有华丽的背景,现实中的杜斓只是一个如草芥般平凡卑微的大学女生,又怎能奢望能成为“王子”的新娘?

好心痛,好心痛!她当时怎么就没意识到,这场她用整颗心下注的爱情赌局,从开始就注定了她会输得彻彻底底,血本无归!

也不是哭了多久,背包中的手机铃声响起。杜斓强忍住眼泪,拿出手机,是家中的号码。

“喂!妈,有事吗?”杜斓知道父亲一般不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旦打了,就绝没好事。她尽量将语气装得轻松,不想让母亲为自己担心。

“小斓,你现在在哪里?”斓母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紧张。

“我……在外面。待会儿就回家。”

“不,小斓。听妈妈的话,你现在千万不要回家,你爸在外面赌博又输钱了,你现在回来他肯定逼你帮他还债……啊!”

电话那头的斓母突然惨叫一声。杜斓心里猛然一抽,刚想开口问怎么了,电话里赫然传来斓父心急火燎的大吼声:“小斓,你快点回来,这次你一定要救爸爸,爸欠了地下钱庄一百万,三天后若还不出,爸爸我这两条老腿可就废啦!你一定要救我!”

“你要我怎么救你,你应该知道我刚从学校毕业,工作还没找到,根本没钱给你啊?”杜斓痛苦地用手撑头。

“什么!你会没钱?你那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呢,他家不是开公司的吗?”

“我们……刚分手了。”

“什么,分手了?!你这SB,早就叫你用身体绑住那小子,你就是不肯。现在好啦,什么都没了。MD早不分晚不分,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分手,我怎么就养了你这样一个赔钱货,长这么大半点事都没为家里做过!”

这时,斓母在一旁拉着斓父哭着喊道:“求求你别再骂女儿了,她刚刚失恋心情不好,你就别再那样说她了。要不是你整天在外面喝酒赌博,这个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啊!”

“TMD,你这臭女人还教训老子,不想活了是吧!”斓父抬手重重扇了妻子一巴掌。斓母又惨叫一声,便再也不敢出声了。

“爸,你不要打妈,她身体不好,求你不要打她。”杜斓急得大喊。

“我不管,你现在马上回家,实在没钱你就下海去卖,无论怎样也要把钱给我还上!”斓父蛮横地说道。

“这么可以,这世上哪有父亲比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海的?”杜斓欲哭无泪。

“少废话,你不下海叫我拿什么来还钱?你想害死你老子吗?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回不回来?”

“我绝不答应下海!”

“你这个小畜牲!我早就看出你是条白眼狼,老子我供你吃供你穿,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现在让你做点事回报难道有错吗?我警告你最好乖乖给我回来,不然……”

杜斓按断手机,颓然瘫坐在椅子上。良久,她如同一樽扯线木偶般慢慢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纸袋和装有毛衣的礼盒,木纳地走出咖啡店,刚一出门,倾盆大雨便将她全身淋湿,她走到垃圾箱旁,将有关王剑川的一切一股脑全扔了进去。

被相恋了三年的男友抛弃,杜斓内心的疼痛已是无法言语,现在竟然还要面对被父亲强迫下海还赌债。

“苍天啊!我杜斓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折磨我?为什么啊!”

突然,一道闪电撕裂了阴郁的天空,随即爆出一声惊雷。杜斓仰起脸,任冰冷的雨水打落在脸上,生疼。

就在这时,杜斓从余光中看到一辆黑色宾士划破雨幕从右边飞驰驶来。她微微一愣,接着像瞬间领悟到了什么似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双脚便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不由自主地冲下人行道。

结束吧!既然活着只剩下沉重的背负和无尽的痛苦,那就让死将一切解脱吧!

第一章 注定的邂逅(二)

“吱——”寂静的街道上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找死啊!突然冲到大街上,活得不耐烦了吗?”宾士司机将头探出车窗破口大骂。

杜斓跪坐在地上,宾士车离她不过几厘米。她竟然悲哀到连死的要求都不被允许!

“为什么?为什么不撞死我,我想死啊!”杜斓狠狠捶打水泥地面,泪水再一次倾泻而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7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