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北京的独身男人

点击:
男主人公肖汉年轻有为,经营着一家私营企业,他与画油画的才女薄荷一见钟情。两个文化程度不同、生活经历悬殊的年轻人,如同两座相望已久的火山,一旦爆发便迅速融和在一起,正当他们共浴爱河之时,意外发生了......肖汉突然提出分手,薄荷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经历了一段愤怒、猜疑、忧伤、痛苦的感情历程。真情抚慰了心灵的创伤,挫折使他们的感情进入两情相悦的最佳状态。但是,都市里的爱情险阻重重,肖汉陷入两难境地,一个向往硬汉精神的男人将何去何从?作者设计了一个开放式结尾,呼唤"爱我所爱、无怨无悔"的真情,追求个性,聪明的读者在被故事深深吸引的同时,可按照自己的意愿写出满意的结尾。

本书的情节在热闹的大都市中展开,作者将最新的流行语汇融入文中,感性、幽默,善打比喻、富于动感,形成了作者独特的语言风格。

序-周国平

为一个年轻女孩写的都市爱情小说作序,我肯定不是合适的人眩可是,在那间幽雅的小客厅里,当这个灵秀的女孩那样信任地把她的绘画和散文作品一一拿给我看,并且告诉我,她从上中学开始就喜欢我的文字,那时我已经明白,我不能拒绝她的这个小小的要求。

应该承认,虽然我身居都市,但我对于都市生活是相当陌生的,我尤其不熟悉都市里七十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不熟悉他们那种嚼口香糖、听流行音乐、打保龄球、泡酒吧的生活方式,而这部小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不过,小说的内涵是古老而常新的爱情主题,我不能说对此毫不了解。读完整部小说,我的印象是,陈薇通过这部小说在探索一个她认为非常重要、并且多少有些令她苦恼的问题,即在现代都市生活条件下真正的爱情是否可能。我也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正是这一思想内涵使得这部作品不同于通常的纯情小说。

故事的女主人公可以说是一个纯情女孩,作者在她身上寄托了自己的爱情理想,即要寻找那样一个唯一的爱人,他在所有的轮回转世中都将与自己相伴。但是,与此同时,作者又清醒地看到,都市生活对于这一爱情理想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一方面,在普遍的金钱和物欲躁动中,一个年轻女性不可能完全不受诱惑。

"她总是被两种力量控制着:一边是绵绵无尽的爱,另一边是滚滚而来的都市生活。"另一方面,喧嚣的商业化浪潮使得一切古老的价值包括爱情价值分崩离析,"看看周围的人吧,谁还会在乎什么。"在两性关系中,人们抱着谁也别认真的态度,成熟的男女直奔主题,婚外恋和家庭两不误的"后现代"模式盛行,到处都在上演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有迪厅有鲜花有微笑,却唯独没有真爱",如果说,在过去的专制时代,我们曾经被爱情遗忘,那么,在现在的商业社会,则是我们遗忘了爱情。

可以想见,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寻求真爱的道路该是怎样地曲折了。因此,作品中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终于没有任何实际结果,另两位年轻女性的寻爱经历也均告失败,应该说不是偶然的,这样的安排反映了作者本人的困惑。我相信,这同时也是许多年轻的都市女性的困惑。但是,作者的价值立场仍是坚定的。愈是在普遍的浮躁和冷漠中,真爱就愈见其可贵,唯有真爱才能给人以踏实的生命之感,作品中一位女性曾有同性恋的经历,女主人公对此的态度由反感而变为理解,作者藉此揭示了一个朴实而伟大的真理:"任何人任何事,只要真爱都令人感动。"

当然,问题仍然存在,真爱的可贵并不能消除这样一个事实。

面对无情的世俗,真爱往往得不到任何回报,反给自己造成痛苦。

在现实生活中,这个问题非常严峻地摆在每一个崇尚真爱的人面前。真爱不求回报,甘愿自食苦果,甚至甘冒受骗的危险,这是一种可供选择的态度。作品中的一个人物便是如此,她说得有理:"老是怕受骗,就永远得不到爱。"不过,作者好像并不满意这种解决的方式。她的主人公采取了另一冲方式,用作者的话说,就是以"实用主义来确保理想主义"。

从主人公的行为看,这大致上是指在追求真爱的同时,不放弃一种比较实际的态度,注意保护自己,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据我看,这两种方式都有道理,真爱就是不设防,但不设防并不是孤注一掷。我甚至觉得,哪怕有情人终成眷属,那陪伴着轮回转世的爱人也永在互相的寻找之中,在互相的寻找之中方有永恒的爱情。

所以,最后我要再说一遍,陈薇的这部小说不止是一部纯情小说,更是一部思索型小说,她从一个年轻的都市女性的视角出发探讨了都市生活中的爱情问题,这个问题也在困惑着我们,是值得我们一起来思考的。

01

"我妈烙的饼特香,吃上去就像和你所爱的人接吻。"薄荷甜甜地说。

"别想男孩了,以后什么都得指望女人。"

乔丹的嗓音从电话线那端传来,像个光滑的瓷瓶哗啦一下掉在长富宫大堂的角落里,显得那样古怪。

"我等那个董事长呢,不和你瞎扯了。"

薄荷用身体护住电话,生怕别人发现乔丹的秘密。乔丹毫不掩饰她对女孩的依恋,经常让人脸上挂不祝她和NBA的飞人乔丹同名,听起来特别滑稽。薄荷不想把乔丹的名字和一切危险的字眼连在一起,她死心塌地维护着乔丹,自从那年夏令营她们合用一个洗脚盆开始,浑然天成的友情就像百事可乐浸润心田,这是一种宿命的东西。

金灿灿的射灯洒下令人目眩的光,打在墙壁上,闪动着男人和女人的瞳孔。薄荷看看表,还有十分钟那个董事长就要来了,她摸了摸双肩背包里的软盘,心里有点不踏实。

高挑的冷艳美女涂着CD口红,一个个都够酷的,娇艳的花瓣晃来晃去,连成一片红云,男人经过她们身边,发馋的目光似乎在说,他体内骚动着渴望。

小猫吃柿子--色迷迷。

涂口红源于一种上古的生殖崇拜。实际上,男人不喜欢女人涂太艳的口红,可女人却乐于炫耀她们的伤口,这些嘟起的红唇不断提醒着男人:是他们咬伤了女人!

薄荷再次摸了摸背包里的软盘。她不需要昆德拉的幽默哲理、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马斯洛的高峰体验,对她这种有点野心又不想付出大多代价的女孩来说,找个能替自己买单的老公是最现实的。

聪明的女人就应该和丈夫相亲相爱,每天晚上打洗脚水什么的,薄荷今年夏天刚从工艺美院毕业,没有服从分配,暂时还没找工作。她一点也不着急,只想在家集中精力搞创作,上大二开始她的画就已在画廊展出,每月都能有些收入。另外,她有时帮朋友做电脑动画,一会儿要来的那个董事长就是取软盘的。

"最好他又有钱又精神。"

丈夫好像不是某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抽象概念。有一点可以肯定:丈夫似乎和爱情不挂钩,这个时代的爱情活像福尔马林溶液浸泡的动物标本,"嫁个好男人是今年的头等大事。"薄荷记得她淡淡地说出这句话时女伴惊讶的表情,"你不像个画画的。"天才需要的是效率,他说不定会去电脑征婚,条件是竞争出来的。

又过去一个模特儿,吸走了薄荷的最后一丝自信,漂亮是平淡生活的最佳注脚,她想去电梯口照照镜子。明晃晃的镜面闪动着缎子特有的银色光泽,女人对镜中的自己是百看不厌的。乔丹说薄荷比美女有才,比才女漂亮。薄荷深吸了一口气,这会儿没有乔丹的鼓励,她简直觉得自己就像一盘清炒豆芽菜。眼睛长得还可以,至少很大,鼻子应该垫垫......她一直坚持使用强生的婴儿护肤品,再加上一半的南方血统,使得皮肤总能保持光洁、细嫩。

"何必呢。"

薄荷嘲笑自己的虚荣心。她松开手,满头乌发滚落下来,捕捉着萌动的情丝。时间到了,她开始向转门那边走,心里似乎还牵挂着那面镜子,等她完全转过身来,一个小伙子叫住了她。

"是薄荷小姐吧,"

"啊,对......"

他就是那个董事长吗,这么小!这张脸在给薄荷造成某种印象之前,已经预先击中了她。

"咱们去咖啡厅吧。"

男孩说着已经走到她前面,那挺直的身板有一种坚实的质感。

薄荷看到他亮滑的头发,感觉他一定用了飘柔洗发液。气氛不对,薄荷还没有将一口气和盘托出,就轻易让出了主动权。下巴好像被什么东西抻着,整个人像条拧干了水的毛巾。这是怎么回事?薄荷觉得费解,要解释这一切,必须把古典主义过渡到印象派的全部过程叙述下来,而这需要整整一个时代!

他们绕来绕去,终于找到了一处最好的咖啡厅。

薄荷在对着镜子的地方坐下来,这会儿她感觉好一点,但她吞下去的那种印象依然横亘心底。她发觉自己的脸红扑扑的,有一种朴素的高原色。总以为是情场老手呢,看来不过如此。

红色最有感染力,那种流体的亲和力荡漾在男孩脸上,世界在一刹间变得通体透明,简直要滴出水来。目光被粘住了,如同古老的仪式,长期以来顶礼膜拜的幻想随即被包容在这团红光之中。

"我叫肖汉。"

在一种磁力面前,他叫什么名字似乎都无所谓。薄荷开始仔细端详起他来。她的脑袋具有多媒体的动态捕捉功能。究竟哪一处微小的地方首先击中了她?他看上去显得更小,可又有一种莫名的老成支撑着他,薄荷仿佛看到幽深的古堡中一个小孩套上成人的盔甲,举起一柄和他体重相抵的重剑,仓促应战。

"你长得像个演员。"

薄荷脱口而出,马上又觉得这样说太冒失了。

"是吗?"

肖汉顽皮地扭过头去,迅速照了一下镜子,他的头似乎能转三百六十度。

薄荷的多媒体开始工作,肖汉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根发丝的轻微闪动都在她的镜头之内。他穿了一身稻草人的米色便装,里边是雪白的圆领T恤,这种浅色与即将来临的冬天不大协调。有一种香味弥漫上空,灵感浮出水面,天与地仿佛两瓣欲吻又分的嘴唇。薄荷辨认着那种味道,是河边豆麦的清香。

"你像马龙?白兰度。"

他显然不知道。马龙?白兰度,五十年代硬汉与性感的象征,现在早成老头了。

薄荷差点笑出来,怎么搞的,能不能想点纯情的事埃在一杯清水面前,哪怕是一粒细小的沉淀物也显得异常清晰。薄荷一向爱欣赏美男,但是直到现在,一种温情突然不期而至时,她才真正听到了生活的召唤。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7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