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十二位同居女友

点击:
这故事表面上讲述了一个小屁孩在他唯一的亲人——妈妈死后,有十二个各式各样的女人先后租进了他家,从而发生了一串自认为还算有趣的故事。但我实际上想讲的故事根本就不是这些故事,我是想说:有一个男人,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其实不是自己的姐姐,不但委屈了她,还以为自己受了委屈。

等自己的姐姐死了后,他在追悔莫及之余,又在网络上爱上了另一位姐姐。但后来他发现自己聊了两年的姐姐,其实一早死了,后来跟他聊的人根本就不是个姐姐。他之所以能够知道这点,是因为小屁孩的十二个姐姐中有些姐姐好奇心太重,一路拨开层层迷雾,最终了解了真相。

那个男人因为偶然原因碰上了小屁孩的姐姐们而知道这个真相,并且还知道了其他很多真相,他甚至还在小屁孩找回爸爸的同时,找到了自己的妈妈。而他妈妈没有全力拯救小屁孩的妈妈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不但给小屁孩制造了很大不幸,还给自己制造了很大不幸。但他妈妈除了不知道给别人的儿子和自己的儿子制造了很大不幸外,还一直以为小屁孩的爸爸给自己制造了很大不幸,而同样遭遇下,小屁孩的妈妈则不认为小屁孩的爸爸给自己制造了不幸,反而拯救了给自己儿子制造不幸的女人的儿子。

你们明了没有?真希望你们没明。要是明了,那我把这东西写那么长还有啥意思?

听我这么啰嗦,很多人可能会没有耐心听我讲故事。其实,我这个故事主要想说明的就是:没有耐心听故事会发生什么样的悲剧。我常责怪别人没有耐心,然而,我本身就非常不耐心。如果不是网友们的鼓励和支持,我是不会坚持把一个故事讲那么久的。说到啰嗦,我这东西的开头倒是一点都不啰嗦,说明我写这东西之前,还没有学会啰嗦。可见,这东西直把一个说话简练的人写婆妈了。

如果你读惯了那些深刻而真实地反应现实的小说,那你会从这里发现一堆怪人。他们其实是一群性格被夸张的人物。我这人说话很喜欢夸张,因此我这东西从头到尾都充塞了我所喜欢的夸张。对于后半部语言风格的转变,很多网友表示不可理解。其实有什么不可理解?痞子要想煽情就是这么个煽法。

写完之后,我才想到这本书的主题思想简直是坏透了。天啊,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呀?它把早熟的孩子们描述地那么可爱;把一个恶名远扬的美女作家说得那么伟大;把一个自以为是的花花公子说得那么仁慈和无奈。它简直就是在鼓励孩子早熟,鼓励女人堕落,鼓励男人花心。我真担心这东西会被禁掉。在这里,我得赶紧先声明一下,书中人物的观点并不代表我本人的观点。

另外,我这本东西写于2003年5月到10月。当我写下车秦凤的时候,完全不知道网络上有“木子美”这么个玩意。我大概这辈子都会后悔自己年轻时竟然为这类人编了个赞颂故事。

第一部 第01章 奇怪的小男孩

这座两层半别墅曾一直沉默寡言地蹲在小区一角的绿树丛中,一动不动。最近,它却渐渐变得喧嚣呱躁起来,因为有十二个女人先后住进它身体里面去了。

房子的主人是王晴。现在,出租房间就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收到钱后,他用来交水电费,用来买狗粮,用来交学费,用来生活……用来干一切事情。

所有租客中,许郡零是最先看到招租广告而来到这所房子。当她拎着行囊疲倦地走进院子时,太阳的正午直射点正好挪到这附近,几乎所有的学校正好开始放暑假。

一条灰白相间的长毛小狗,跑了出来,朝她大声恐吓。她才不怕这种嘴巴短得可怜的宠物狗。

按了门铃后,一个大概八、九岁的腼腆小男孩接待了她。她问:“你爸妈呢?”

小男孩疑惑地看着她,摇摇头。许郡零又问了一遍,他还是摇头。于是她怀疑他是个呆子或是个聋哑人。但小男孩递给她一杯水后,开口说话了:“他们,都死了。”

这句声音微弱的话让许郡零的心灵得到了极大震撼,眼睛立刻湿润了。

“对不起。”

她说,“那你就是王晴?”

他点点头。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

她问。

他点点头。

“你要出租房间?”

她问。

他点点头。

“能不能看一下?”

她问。

他点点头。

这是一座很清新雅致的别墅,灰白相间,点缀着梦一般的蓝色。周围种了很多的树和灌木,植物们旺盛的生命力搞得这里郁郁葱葱。

第三层有个大阳台,往南看可以看到美丽的江景,往西看可以看到美丽的公园,往东看可以看见美丽的校园,屋后还有个小泳池。完全是个理想之居!里面的结构设计得也很好,每个房间都能看到不同的风景。主人一句话也没介绍,但许郡零立刻喜欢上这里,对于价钱也没有任何意见。

回到客厅,小男孩搬出了一份协议,许郡零惊奇地说:“你写的?”

“是我律师写的。”

许郡零更惊讶了,但一时间没问出任何问题。

按照协议,她先付了一个月的租金700元和500元一次性押金。

小男孩拿了钱立刻跑出去了。许郡零叫都叫不住。

她怀疑他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一会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她问他去哪里了?他说去交水电费和管理费了。

接着,他骑上小脚踏车,又要走了。

许郡零问:“你又去哪里呀?”

他回答:“我去买狗粮。”

那只长毛小狗立刻兴奋地跟上去。

许郡零自作主张选了一个二楼靠东的房间住下来了。等她收拾好一切后,下楼来发现小晴正在笨手笨脚地切菜,案台对于他来说显得太高了。许郡零忙说:“小心,我来。”

小男孩也不客气,立刻放手了。

许郡零问:“你没有亲戚吗?”

可怜的小男孩摇摇头。他长得漂亮可爱,眼睛清澈,睫毛修长,不过,神色中透露出一股悲凄孤僻的气息,让人不敢接近。……或许是因为命运虐待了他。许郡零对    第二个女租客卓礼颜说。

卓礼颜抚摸了一下小男孩的脑袋,她是酒吧里歌手。……他真得很不幸,很可怜。许郡零对第三个女租客文月影说。

文月影捏了一下小男孩的脸蛋,她是个自由撰稿人。……这个可怜的孩子很懂事,很听话。许郡零对第四个女租客欧阳雪说。

欧阳雪亲了一下小男孩的额头,她是个白领丽人。……他是世上最惹人喜爱的孩子。许郡零对第五个女租客郁风轻说。

郁风轻拉了一下小男孩的小手,她是个医院里的护士。

各种女人接踵而至地来到这座房子,她们一跨进门槛,就不约而同地被许郡零滔滔不绝讲述的悲剧给感动了,并毫不犹豫地住了下来。也有一些男租客想住进来,许郡零则非常不客气地替主人谢绝了。

许郡零是个保险推销员,她口才了得,很能煽情。大伙对小男孩的了解几乎全靠她那张嘴了。因为小男孩极其不爱说话了,而且越来越多的陌生人让他感到不自在。

饭桌不够大就拼接了一张,碗筷不够用就买了一些。初来咋到的女人们都还很客气,很贤淑。她们轮流洗衣做饭,让小晴坐享其成;她们像母亲一样关怀他,替他洗刷和整理一切;她们都想着讨好小主人,如果谁的饭菜得到了小晴的点头认可,谁就骄傲地说话大声一倍。

小晴虽然仍不像孩子那样爱说爱笑,但大伙坚信他会慢慢康复的。无论他心灵中有多大创伤,五份母爱将同时弥补那些伤口。

但这种井然有序地生活秩序很快给打破了。

第一部 第02章 新来两个美女

当欧阳雪在给老板作财政报告的时候,当许郡零在向一个令她心动的男子推销保险的时候,当郁风轻给一个讨厌的老头打针的时候,当卓礼颜躺床上睡正式觉的时候,当文月影坐在笔记本前码字的时候,小主人接纳了两个新租客:孟知琴跟乔欣洳。她们一起从附近的音乐学院毕业出来,一起在一所中学当了几天音乐教师,又一起失了业。大概没有接受过许郡零的租前教育。这两个大大咧咧的新人都显得嚣张,老租客们都不喜欢她们,而且她们是大美女。

乔欣洳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魔鬼身材,她的理想是成为全世界男人都臣服的模特;孟知琴的身材也不错,但她对自己毫无评价,只在眼中流露出傲慢。乔欣洳的自夸确引起了大伙对孟知琴的注意。美是被发现的,而不是说出来的。但女人们都嫉妒长在别人身上的美。孟知琴虽然一声没吭,仍旧引来大伙的嫉妒。

两个美女不喜欢干活,而喜欢吃零食,喜欢坐在沙发上修指甲,喜欢高声嘻笑怒骂,喜欢把电视开得很大声。她们常为看哪个台而争执起来。她们要是一闹起来,屋里屋外楼上楼下追来赶去,搞得鸟犬不宁。

四年的音乐教育没有让两个美女变得有涵养,她们更热衷于与身体相关的艺术。

卓礼颜评价道:“她们背叛了音乐。”

卓礼颜没机会上音乐学院,但她疯狂地热爱音乐跟舞蹈。

许郡零曾想找机会给她们补上租前教育课,但她们没有耐心听故事,惹得许郡零背地里骂她们浮躁地无可救药。

欧阳雪则悄悄对小晴说:“以后要再接租客,一定要先跟我或郡零姐姐商量过才行,知道吗?”

小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其实一点都不懂怎么拒绝别人——尤其是女人。

第一部 第03章 又来两个

一星期内,又有两个女人先后找上门来。一个是石凌雨,一个是李叶秋。她们都长得很清丽可人,性格都显得挺害羞怯懦,跟小主人一样不爱说话。

大伙很久才知道石凌雨喜欢画画,整天就躲在屋里画画,除此以外的情况就知道得很少。晚出早归白天睡觉的卓礼颜(酒吧歌手)甚至在一星期后才知道屋里增员了这么一个怪人。

李叶秋显得有点弱不禁风,脸蛋异常红润秀美,牙齿整齐洁白,很令人羡慕,不过她是个乡巴佬,住在一楼厨房附近的一个小房间里。起初,她其实并不是想来租屋的,只是问一下路。恰好欧阳雪下班回来遇见了。她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问她住哪里,干什么的。她说她刚下火车,还不知道在哪里住。于是欧阳雪把她领进屋,建议小主人收下她,当打杂的保姆,租金免了,三餐伙食费免了,但押金不能少。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7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