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阴阳公交车

点击:
第一章 236路

我叫刘顺,外号“顺子”,今年22岁。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倒不是我家里人多么得爱斗地主,而是取一帆风顺的含义。

大学毕业那年,我差一点成为无业游民,因为现在能有个像样的工作实在是太难了。经过家里人的介绍,我进入了公交车公司,成为了一名公交车司机。这公交车的号码也是极为有意思,236路,爱上6路。

“李叔,开这车这么轻巧?一天就两趟?”我歪着头问着身边那个手扶方向盘的黑西服老头。

“你这熊孩子知道个啥,一共就两辆236路,道还远,从火车站开到狗头沟,一天下来不弄个腿抽筋才怪!”李叔吧唧一口烟,吐着烟圈说道。

“李叔,你看这么累,人家都不干了,你为啥还干呢?”

李叔深吸了一口香烟,缓缓说道“这个嘛,总是要有人开的,你不开我不开,那谁来开?老百姓坐车多不方便,为别人也得想想嘛。只要大家方便,我老李头累死也心甘情愿!”

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些话,我对他突然生起一丝敬佩,可也就是这时,我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一句“还不是给的多。”

这老家伙!

“不给你这孩子扯犊子了,我得上车了。今天是你这孩子第一次开公交车,你得稳当点,遇见点啥事别慌!”

李叔特意在“啥事”两字上说的很重,我开始也就以为是遇见碰瓷啥的,如果真要是碰见碰瓷的老大爷老大妈,会不会有学雷锋的小学生给他们扶起来呢?

“哎!你小子做啥白日梦呢?听见没有啊?”李叔用力怼了我一拳。

“哎呀,知道知道。”

看着李叔坐在驾驶位后,我刚要转身回到调度室,就听到他又叫了我一声“小子,这车可不好开啊!”

我总觉得他这话有些怪怪的,刚要说着什么,就见他一打笛开走了。我回到调度是后,就坐在椅子上听那些老司机们扯淡,听着听着我就觉得眼皮一沉。在我刚要睡着时,我感觉到有一个人推了我一把,我睁开眼一看,原来是1路公交车的赵哥。

“咋的了,赵哥。”我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情愿地问道。

“哥听他们说你要开236路?”

“对啊,咋的了,赵哥,你要跟我换啊?”看着他一脸不自在的样,好像有什么事似的。

“没没没!哥可没那个意思,你和哥说说,为啥想开这236路啊?”

这一句话给我问的是莫名其妙,“什么我想开236路?这不是领导安排的吗?”

“你不知道,顺子,咱们公司1路、3路、14路都缺司机,开哪个可以自己选,当然,选完了就不能改了,你咋还偏偏选了236路呢?”

“啊?还能选?我不知道啊,我爸和李叔认识,李叔就给我整他那去了。”

赵哥看向我颇为不自然,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过了许久他才说道“老弟啊,你不知道,这236路老邪乎了”

“咳咳!小赵,你该发车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寻声看去,是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老头,而且他还是这里官最大的,是那个调度员,我真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怎么不回家拿着养老金去跳广场舞,怎么还在工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姓周。

“周大叔,我现在就去。”赵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下去,转身出了调度室。

“周叔。”

“嗯,小伙子,你休息休息吧,一会你也该发车了,这个线路上,只有你和老李两个司机,挺辛苦的。”周叔似有深意地看着我说道。

“放心吧,周叔。我不怕吃苦。”

看着周叔似乎想说什么话,可许久过后,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就走开了。我觉得这三个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半个小时过后,我坐在236路公交车上,手扶方向盘,脚踏油门就发车了。我这车是由火车站到阴门井村,至于那个什么阴门井村,我也没去过,不过这车也是好开,出了市区就一直向前开就是了。由于今天是周一,且又是下午,坐公交的人自然是有些少。

车刚走出市区,就上来一个老头。这老头身穿绿色军装,戴着一个黑帽子,看似衰老,但双目却炯炯有神,走起路来是比年轻人还要快。

“哎,大爷,您没投币呢!”我急忙叫住他。

这老大爷嘿嘿一笑,对我说道“我不投币。”

一听这话,我心里不由得微怒,你这老家伙,不投币上个什么车,但转念一想,实在不行我就帮他投了吧,毕竟这么大把年纪的人了。正在我胡思乱想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老年卡!”

只见这老大爷拿着卡冲我嘿嘿一笑“我啊,不投币,刷卡!”

这一下子把我给气的,你说你刷卡你不早刷。老大爷坐在离我最近的一个座位,总是有一茬没一茬地和我说着话。我却一句话也没回答,只是指了指我身边的那个牌子“请不要与司机交谈!”

老大爷又是嘿嘿一笑,也没生气,看了看车上的寥寥几人后对我说道“小伙子,新来的吧?”

“啊!”

“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新人了。”老大爷低声自语道。

“大爷你说啥?”

“没啥。小伙子啊,谁把你带坑里来的?哦不,带这行来的啊?”老大爷似笑非笑地说。

看着这老大爷吊儿郎当的样,顿时把他定义成了精神病。“我李叔。”我不想和他说太多,毕竟我敬业嘛!

“那老小子!嘿嘿!你知道你是干啥的不?”老大爷打开车窗,车里顿时凉快了起来。

我一听他这句话,彻底无语!果然不出我所料啊!这老大爷真有些问题。“大爷啊,您歇歇吧。”

“你这小伙子,咋说话呢?我跟你唠正经的呢!”老大爷正了正帽子,瞪大眼睛说道。

“嗯大爷啊,我这行啊,比较神圣,神圣的司机,服务旅客,造福人民。”

“你这小伙子,咋总扯犊子呢!”老大爷胡子都气飞了,扭过头不再看我。

当我车到了城隍庙站点时,老大爷深深看了我一眼,叹息一声后下了车。还有一站就是终点站了,城隍庙到阴门井村的距离确实特别远,我看着我这车上一个人都没有了,道路的两旁也越来越荒凉,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

十余分钟后,到了终点站,我看着四周的环境,心里不由得一惊。这哪里是什么村子,分明就是个荒野!要不是这有个牌子上写着“阴门井村”四个大字,我都怀疑自己是走错了路。我左顾右盼,发现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一辆车,一路上也没看见李叔把车开回去啊。那么,问题又来了,李叔和李叔开的那辆车,去哪了呢?

第二章 我被骗了

我不知道李叔去了哪里,由于距离我发车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索性就躺在车上睡了起来。但车外知了蝉的声音却是响个不停,弄得我半天睡不着。我偷着车窗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有人经过,可一抬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就又躺在车椅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沉了,直到有人用力给我摇醒。

“哎!臭小子醒醒醒醒!别耽误正事啊!”

我睁开朦胧的睡眼,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耽误了我做梦娶媳妇,我刚要脱口而出,却发现原来是李叔。

“李叔啊!刚刚你把车开哪去了,我咋没找着你呢?”我好奇地问道。

“老李啊,原来你没和这孩子说清楚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车外响起。

声音刚落下,走上车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老头。我瞪眼一看,这不是和我扯犊子那老大爷吗!

“怎么是你?说啥啊?你还认识我李叔?”我指着老头喊道。对于这个老头子,我还真是没啥好感。

“怎么不能是我?”这老大爷嘿嘿一笑,转过头看向李叔。

李叔尴尬一笑:“顺子啊,这怪你李叔我了,早就该和你说清楚了。”

我心里很是纳闷,好像他们有什么惊天大的秘密在瞒着我。

“顺子啊。你知道你是什么命吗?”李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什么命?”对于他的话,我感到很意外,“开车的命呗!”

“有一种人是先生命,这先生命的人呢,生下来就有阴阳眼,目透阴阳,是天生的阴阳先生。他前世是上天的大罗金仙,很是不得了啊!”李叔缓缓说道。

“莫非,我就是先生命?”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我可是唯物主义者,在红旗下接受过高等教育,少拿那坑小孩的三岁把戏来坑我,有本事来四岁的!

“不!你不是!”李叔看着我说道。

一听这话,我差点气冒烟了。我不是先生命,你跟我扯啥?

李叔又看了看那位老大爷,继续对我说道:“你呢,和我一样,是个石头命。这石头命又叫半先生命,没有阴阳眼,却可穿梭于阴阳,不受阴气的影响。”

“石头命?那和我开公交车有啥关系?”我不解的问道。

“这人世间有很多人吃阴间饭,东北的出马仙,南方的道士,其中也包括我们这些特殊的人。我们可以说是给阴司打工,给阴司开公交车。”

“什么什么?那不就死了吗?”我瞪大眼睛,不知道李叔在说些什么。

一旁的老大爷叹了一口气,说:“小伙子,找上你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你是不是好奇我们为什么给阴司打工?而不是让那些鬼来开公交车,非得我们活人下去?”

我狠狠地点头,好像在听神话故事。

“这鬼啊,说白了也是人,不过是活在的空间不同。人死后,头七里不算鬼,因为没有去领鬼心,一旦领了鬼心,才算上真正的鬼。由于人口越来越多嘛,这鬼也就多了,可鬼差就那么点,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就有了咱们这行,帮着阴司运鬼。”

我好像听懂了一些,说道:“您的意思是,我们也拉活人,也拉鬼?那怎么拉鬼啊?”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一寒颤。

“刚刚你李叔不就去拉鬼了吗?”老大爷神秘一笑,有些得意的神色。

“这世界上真有鬼?”我还是不相信他们的话。

李叔严肃地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有!而这鬼,远没有人可怕!”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27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