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鬼故事

点击:
第一章 超市

说起来超市是我很不愿意晚上进的地方,特别是接近关门那点的时候,冷冷清清的感觉特别的压抑。

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谁都不知道,据说有阴阳眼的人知道。但是我所知道的是正常人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中也是能够看到的。这就是那些光怪陆离的鬼故事的来由。

从哲学的角度上来说所有的我们人脑中的事物都是对现实的理解。所以说可能真的存在那些未知。

一次下班比较晚大概九点吧,我们这的超市关门一般在十点左右。因为北方晚上几乎没有什么店是开着门的因为加班晚饭又没吃我这人是不能饿肚子的有低血糖,一顿不吃可能就会倒在地上,所以硬着头皮进了超市,不管超市的灯有多么明亮,我还是觉得透着莹莹的黄光,怪冷的。

因为不是常来所以不知道方便面在哪里卖,正巧看见一个阿姨在拿着拖把在做清扫。于是就上前问道“阿姨,哪里有卖方便面的?”

阿姨抬起头,脸皮黄黄的“左边第二个货架”说完又低下头继续打扫了。

“哦,谢谢”虽然阿姨已经不理我,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要做到的。

在第二排货架找到了方便面。出乎意料,这里还是有几个顾客在货架上寻找着什么。

突然那几个人好像有默契似的都回头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不好,我低头看了一下身上没什么引人注意的啊。

“买到了,就快走,我们快关店门了。”黄脸阿姨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啊,哦”对哦,很晚了,抓起方便面。在次对阿姨表示了谢意。

收银台也只有一个是开着的,我匆匆的付完钱,因为收银员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所以说了句“后面还有几个买方便面的,你等他们付完钱就可以下班了。”

“哪里还有人啊?你是最后一个啊。”小姑娘很是疑惑。

“你看不就在那左边第二排吗?”我用手一指,顿时自己都想抽自己的嘴巴。

哪里有人?只有一个黄脸的阿姨在做清扫。看到我看向她时,用嘴型对着我说,“走”

太可怕了,我打了个激灵,奔出了超市,也不理会小姑娘说等等找钱。

从那以后我更加害怕夜晚去超市了。

第二章 尸体

这是真实的事情谈不上妖异,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心里不舒服所以写出来,大家看看。

我读大学读的是医学院。说起医学院估计每个学生都得解剖一具尸体。这本来也没什么。其实我是不怕的。因为我的性格特别的淡漠很难有什么东西刺激起来。这就是医学上所说的t型人,这种人需要大悲大喜才会有很大的情绪。但是那一次我真的惊到了。

我读大学的时候,因为刚好学校新建新校区,我们呢就被赶到新建的但是还没建好的新学校。比较偏远就是两栋教学楼,几栋宿舍。

虽然我们是新生对不,但是解剖课还是要上的所以东西两栋教学楼就把少量的尸体放在了东楼的楼底。

你们别说不知道为什么,东大楼从放进尸体的那一天起,就比西大楼温度低,这是事实。

无风无浪的过了一年。

第二年来了新的学生,尸体就不够了,后来学校做出了一个令我永生不忘的决定,从老校区搬尸体。

那天我准备去上课,刚上了楼梯就看见东西两栋大楼间,堆满了光溜溜的尸体。你们是不能想到那种震惊的程度。

尸体有横着的竖着的,密密麻麻的,散发着福尔马林的挥发的味道。

堆得有一人多高。当我迷迷糊糊走到教室的时候还不能忘记那一幕,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总是把这段回忆压在心底的深处不愿意去回想,今天回忆了以后,我会把这段记忆在此封存。

告诫后来的人啊,不管个人是否有热情,医学生或者医生对生命都有一定程度的漠视。

第三章 照相

我呢不太喜欢照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记得小学的时候以前还是可以的,所以我小学以前的照片也比较多。随着年龄的增长,照片就越来越少。

可能是我潜意识想要否定这个事实一样。但是总会有人提起来。

比方这一次,因为单位要拍工作照,这个没办法不能躲的,就去拍了。因为照片是不能当时取得,单位里照相是要单位的人事科统一去取得。

结果一拿回来,人事科小刘找到我说,你是不是找人代替你去照相啊?

“没啊”我就奇怪道。

“没,你看看照片上人是谁”小刘递给我。

我一看,果真又是这样,没办法把照片重新递给他说“没办法,这就是我。”

“是吗?”小刘看样子还是不相信,闷闷不乐的走了。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我的照片ps了。

总结了原因,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有一样的情况就是相片和本人根本不像。照片里的我脸像是水泡了很久一样,苍白,像是犯了毒瘾一样。我对天发誓我本人绝对是阳光青年。

现在的情况还是这样,每当我拿起照片的时候我都要问这个人是谁。后来我总算找到了一个科学的答案,因为本人太白了所以一照相五官就显现不出来。所以就变形了。

第四章 死亡

这些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起大伯父死前那一段时间的情景。

我大伯父早年呢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印证了那句话,男人有钱就变坏,所以结果就是家庭条件一好就开始外遇了。况且这个外遇是光明正大。可能中国的男人骨子就希望三妻四妾的。

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离了婚。离了婚后才是厄运的开始,大伯父的钱被外遇对象骗光了。情人也跑了,最后自己得了骨癌。

虽然大伯父在家里恨不得人心,但是呢我这人呢还是比较的富有同情心,当然脸上是看不出来的。

我一直记得大伯父死的那天。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傍晚,下班决定去看一下大伯父,前段时间刚从医院化疗回来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在门口敲了半天的门,没人答应,顺手推了推,门没关,一进去就看见大伯父歪倒在床上,我赶紧走上去掐了一下他的人中“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他半天缓了过来,没想到几天不见,就看见他脸上颜色蜡黄,额头上似乎有条黑线。双目无神。

“我这辈子真的后悔啊,年轻的时候不该对不起你大伯母,现在想看一下娟子都不行。”

娟子是我大伯父的女儿,就听见大伯父想要把一生的过往不管好的坏的都说了一遍。

我耐着性子听着,说真的我不喜欢这个房子感觉很阴森,突然感觉耳后一阵凉风吹过,似乎是有东西,我不敢回头,匆匆打断大伯父说“伯父我还有点事,那下次来看你啊。你自己多吃点,身体好了一切都有盼头。”

“好,能不能劝劝娟子的妈,原谅我吧”大伯父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说真的我真的不好劝。说完立马拿上东西冲出了大门。

出了大门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正巧那东西也回头看了我一下,魂飞魄散啊。耳边响起了“无偿办事,生人勿近”

第二天就传来了大伯父的死讯。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但是你们只要有机会守在快要死的人的身边的时候,你们就能感觉那种生命的流逝。感觉他们的身边会很冷。

第五章 中秋

今天是中秋节,我带了月饼去看我外婆,外婆一个人独居。说起来外婆真的是很坚强的女人。外公死得早,外婆一个人把5个子女拉扯长大。

一进外婆家门就看见外婆对着墙上的佛珠念经。自从她最小的女儿结婚后就开始信佛。

“婆婆,今晚去我家过节吧”我坐在外婆的身后,轻声问道。

“不用了,我一个人习惯了”外婆停了一下回答我的问题就又开始念经了。我就坐在她身后听着她念。

不多时我妈和小姨来了。说是今天和外婆一起过节。我没说什么,她们做菜的时候我打打下手。不多时外婆念完了经,也一起来打下手。

我呢,笨手笨脚的,洗菜的时候总是把水溅得到处都是。

外婆看不下去了,从我手里接下去,自己洗。边洗嘴里还边咕哝“小时候挺聪明的啊,长大了怎么变傻了。”

这个我从没听过就问道“婆婆,我小时候聪明啊?”

“可不是,那时候你是这里最聪明的小孩子。”说起这个外婆蛮自豪的。

“那我为什么变笨了。”好奇心一上来就要问到底。

“问那么多干嘛。”我妈打断我。没办法自己回房间里看电视了。

晚饭大家一起草草吃过没办法只有4个人。但也算是陪外婆过了一个节。本想留下来陪婆婆过夜的,但是外婆不让,说自己晚上要礼佛,人多了心不净,没办法。临出门前,我嘱咐外婆有事就打我电话。突然看见婆婆身后有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嘴角有颗痣,和外婆一起对我摆手。

回家路上,我问妈妈,外公嘴角是不是有痣。我妈说是啊,以前外公最喜欢自己的,如果外公还活着一定会最喜欢我。

心里偷偷有点高兴,为自己高兴,为外婆高兴,因为有人一直陪着她。你们说我外婆知道吗?

第六章 辞职

去年的今天其实是我最难过的日子,因为我从医院辞职了。原因是我和医院八字不合。

有人说医院是最多鬼故事发生的地方,这个一点没错。从我进医院工作开始,我的脸色就是蜡黄的,感觉全身的精气被吸走了一样。在医院3年,我瘦了20斤,实在熬不住了,就辞职了。为此很多人都感到惋惜,说白白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份工作。他们说起的时候我总是笑笑。

今天有个熟人在以前我工作的那家医院做手术。没办法起码我在那家医院还有点关系,帮忙让人照顾一点。现在办任何事不都是有熟人心里踏实点吗。

和手术室以前熟识的麻醉师打了个招呼,就进到了朋友做手术的手术室,陪着她。等她一麻醉,我就借口尿遁。毕竟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出了手术室,准备到厕所去抽根烟,但是看到眼前的东西,我真的很吃惊,连烟掉在地上都没察觉。怎么它还没走,它就是我辞职的原因,原来是我手上的一个胃癌病人,因为晚期了,家属强行要求开刀,结果死在了手术台上。那段日子,只要我进手术室它就在我身边晃悠,哀怨的眼神,没有感情只有恨意。我承认自己很怕,就辞职了。我知道它不能离开它死的地方太远,所以一直一来我绝对不来医院,原想时隔一年它应该早走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27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