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自梳女

点击:
第一章 当尸首

我八岁那年,下毒毒死了我爹。

我爹是个烂赌鬼。

我出生当天。他待在赌桌上,把我大姐输给了邻村的老瘸子。

我大姐当天晚上就被那老瘸子强行带走了。

当时。我大姐只有十六岁。

在我们那越生越穷越穷越生与世半隔绝地方,女子命贱如蚁。赌场上买卖人口现象很常见。

任凭我大姐哭的撕心裂肺,任凭我娘呼天抢地。也没哪个邻居多管闲事。

老瘸子是个虐待狂,不到半年时间他就把我大姐活活折磨死了。

我大姐被带走的那天晚上。我娘上吊死了。

家里,一下子就只剩下我和我二姐两个丫头。

我二姐去赌桌上找我爹,被我爹嫌晦气一脚踹的半天直不起身。

村里讲究入土为安。喊不回来我爹,有邻居帮忙用草席裹了我娘,把我娘埋在了后山。

等我爹终于回来,我娘已经入土为安两三天了。

我爹骂我是丧门星,拎起我的腿把我狠狠摔到地上。还不忘记再朝我啐上一口。

我爹那一摔,直接把我摔断气了。

二姐摸黑哭着把我抱到后山上,在我娘的坟边给我挖了个坑。

就在我二姐把我放进坑里埋到一半的时候,命大的我又活了过来。

二姐把我抱下山,等我爹走了才敢回家。

我爹后来知道我又活了之后,虽然没有再次弄死我,但也根本不管我。

比我大八岁的二姐为了养活我,到处去求有奶水的女人喂喂我。

靠着我二姐的嘴甜勤快,我没有被饿死。

二姐和我相依为命的活着,日子过的很苦。

每次我爹回家,是我最恐惧时间。

他动辄就会打骂我和我二姐,我和我二姐不敢反抗也反抗不了。

为了让我少挨打,只要一看到我爹进门,我二姐就把我藏到床底下,独自承受我爹的打骂。

我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的时候,总是会想,如果我爹死了多好。

等我爹走了,我才敢从床下出来。

每每看着二姐外露皮肤上那青紫伤痕,我会忍不住哭个不停,二姐总是笑着安慰我说,一点都不疼。

我那时候认为,最糟糕的生活,也就是要面对我爹的生活。

我没想到,在我八岁那年秋天,我爹会把我二姐给卖了。

我爹说,他早就想把我二姐卖了,只不过我二姐原来太小没人买。

二姐带着我连夜逃出了村子,然而最终还是被我爹捉了回来。

不想被我爹卖掉,二姐用刀子划花了自己的脸,我爹暴怒,把我二姐活活打死在了我面前。

我哭昏在二姐的尸体面前,我恨死了我爹。

后来的一天,我下毒毒死了我爹。

看着我爹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满嘴白沫,我心中惊惧同时,也有解脱的痛快感觉。

等我爹死透,我哆嗦着坐在饭桌上,去吃我爹没来得及吃完的被我下过毒的饭菜。

活着太累,我不想再活。

然而,我却没能死掉。

或许是桌上剩下的有毒饭菜太少,我只是肚子绞着痛了一会儿后,就再没有多余感觉。

一次没死成,小小的我已然没了再次自杀的勇气。

腿软脚软着绕过我爹的尸体,我出门告诉村里的人,我爹死了。

没谁追问我,我爹的死因,村里很快来了几个人帮忙处理我爹的后事。

男尊女卑的地方,女人死了会直接下葬,男人死了则要在家停尸七天后才会下葬。

我爹的尸体被摆在了堂屋里,有人交代我,我需要为我爹守灵七天,并把我收拾成披麻戴孝模样。

当人们散去黑夜来临,恐惧感觉席卷而来,我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我泪流满面却不敢哭出声来。

我杀了我爹,我怕他死了也不放过我。

第二天,我正呆呆坐在院子里时候,村长带陶姑过来了。

陶姑六十多岁穿着整洁的白衣黑裤,脑后梳着长长的辫子。

村长看起来对陶姑很是恭敬,这让我很是讶然。

看到陶姑朝我走来,我手足无措连忙从地上起来。

陶姑温柔声音说,她想借用我爹的尸体为姑婆屋的人当尸首,问我同不同意。

我没听懂陶姑的话,不过也立刻点头同意下来。

陶姑拍拍我的头说声乖,也就和村长一起离开了。

我站在大门口看着陶姑的背影消失后,去找人问陶姑是谁。

人人都嫌披麻戴孝的我太晦气没谁搭理我,我不再多问什么,回家的路上,我对陶姑是满心的羡慕。

黄昏时候,陶姑又来了。

跟着陶姑一起的,有几个村民,还有几个同样是白衣黑裤脑后梳着长辫子的女子。

陶姑让村民替我爹穿上古装新郎服,她带来的一名女子换上了古装血红嫁衣,其余女子则是在我家堂屋贴上大红喜字并点燃了两根红蜡烛。

陶姑拿出一张红纸,写上我爹的生辰八字再写上古装嫁衣女子的生辰八字后,口中念念有词把红纸搁在两根红蜡烛中间。

接下来,随着陶姑一声吉时到,村民们把我爹的尸体架了起来,和那穿着古装嫁衣的女子开始拜天地。

死人和活人拜堂成亲,怎样都是件令人惊悚事情。

我站在堂屋门口胆怯不已盯着我爹那一直耷拉着的脑袋,唯恐这一折腾再把我爹给折腾活了。

拜堂结束后,我爹的尸体被脱了新郎服重新摆在了堂屋里,和我爹拜堂的女子脱了嫁衣披麻戴孝跪在了我爹的尸体旁边。

写着生辰八字的红纸被点燃后,喜字被撕掉,红烛换成了白烛。

陶姑招呼我过去,让我跟那披麻戴孝的女子一起守灵。

有伴一起守灵对我来说当然好,我麻溜跪在了那女子身边。

陶姑带着其余人很快离开,我家里,就剩下我爹的尸体,还有我和那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挺害怕的,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讲话。

从和她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叫陈春喜,家是邻村的。

陶姑是,陶姑今晚上带来的女子都是。

,指的把头发像已婚妇一样自行盘起,以示终生不嫁独身终老的女性。

也称妈姐或姑婆,人们称呼都是姓氏加姑字。

多群居在一起,她们居住的地方称为姑婆屋,陶姑是她们那姑婆屋的主事人。

都是金兰姐妹,大家相亲相爱互相扶持,没谁敢轻易欺负抱团的。

想成为要经过自梳仪式,我也可以让陶姑给我自梳。

在得知我也能成为,我满心激动。

陈春喜让我稍安勿躁,说等我爹下葬后,她会带我回姑婆屋,再问我,我爹是怎么死的。

陈春喜的问题让我的激动心情瞬间荡然无存,我瞟一眼我爹的尸体,支支吾吾说我也不清楚。

我已经找到了生路,我不想让谁知道我杀人了,免得陶姑会不收我做。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有一种生叫做半死半生,还有一种生叫生不如死。

等到我爹在家停尸七天终于下葬后,我收拾好几件补丁衣服也就准备和陈春喜一起回去姑婆屋。

陈春喜的家人这个时候找来了,想让她在家住上一个晚上后再回姑婆屋。

陈春喜想让我跟着一起,她家人并不同意,说我一家人除了我之外都死绝了,我太丧气了点。

陈春喜拗不过她家人,迟疑着还是独自跟着她家人离开,临走时候叮嘱我别乱跑,向我保证她会在第二天过来接我。

我迫切想要逃离我的家,我想要立刻去姑婆屋,不过看到陈春喜那为难模样,我迟疑着还是点头说好。

在陈春喜离开后,我坐在大门口直到天黑才回屋。

我不知道姑婆屋在哪里,我唯一的一次离开村的经历,还是我二姐带我逃跑的那次。

我只能等陈春喜回来接我。

家里空荡的瘆人,回到屋里我直接躲到了床底下,不敢大声呼吸。

堂屋里有动静突兀传来,惊的我毛骨悚然瞬间屏住了呼吸紧闭了双眼,在听到随即传来的一声猫叫后,我才长舒一口气睁开眼睛。

我这一睁眼不打紧,黑暗中,我竟是看到了我爹的脸。

我爹的脑袋倒立着,双眼直勾勾盯着我。

我颤抖着使劲往后缩,我爹没有动静,就那么直勾勾眼神盯着我。

等我退无可退,我爹的脑袋从我视线中突兀消失。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爹没有再次出现,四周死寂一片。

在这样坏境下,我颤抖的更是厉害,目光时时关注床底外侧。

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我的夜视能力居然那么好,我的双眼竟是能清晰看见黑暗中的任何。

良久后,我的眼神余光不经意间看到,我爹不知道何时也已经到了床底,他穿着古装新郎服就待在我的右侧。

我情绪崩盘,尖叫一声快速从床底爬出去,再冲进院子冲向大门。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从外面推开,陈春喜双眼呆滞面无表情赤脚走了进来,她的身上,竟是又穿上了那身血红嫁衣。

我猛然停下动作转头去看,我看到,我爹正脚尖垂直地面悬空着朝我逼来。

第二章 鬼胎

看到我爹的动作,我顾不上多想什么。再次朝着大门冲去。

我经过陈春喜身边时候,陈春喜继续双眼呆滞面无表情的朝前走着。

冲出家门后。我忍不住再回头望了一眼,我看到陈春喜已经停下了脚步。我爹正站在陈春喜对面低头看着她,眼里带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清楚陈春喜很危险。太过惊恐的我自身难保根本不敢停下逃跑的脚步。

我边跑边频频回头看,我爹并没有追上来。

陈春喜的性格年龄都像极了我二姐。几天相处下来,我已经很喜欢她,我一点都不想她出事。

我越跑越慢最终在村口停下了脚步。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回去看下陈春喜。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27844.html